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我的家乡我的塬  

2010-07-31 14:0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18年前考上大学,去古城西安上学后,我再也没有仔细端详过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塬了。

从渭南市区东边,沿着一条曲曲折折的简易柏油路,经过长长的龙尾坡,大约30分钟的车程,就能登上这个叫做东塬、长稔塬的地方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渭北旱塬,一个常年缺水、极度贫瘠的冲积平原,却被冠以“华阴、华州水浇田,不如渭南长稔塬”之说。

清晨,一声声鸡叫,将农人们从熟睡中叫醒,开始了一天的生活和劳作。一个年轻的少年,满脸稚气,挑着两个大桶,去邻人家的水井中取水。一圈、一圈,30多米深的水井和长长的井绳、辘轳诉说着生活的艰辛。少年吃力的搅满两桶水,蹒跚着担回家,然后,再过来,排队,搅水。

那个少年不是我,是我的哥哥,他长我两岁,却很早的为家庭分担忧愁。

这座生我养我的土塬,我童年一切的或痛苦或美好的回忆都是从这里开始。

春天,满塬上黄橙橙的油菜花是我最鲜亮的回忆了,那片黄,是最纯粹、最清亮的黄了。满眼望去,一片无垠。从四地聚集而来的养蜂人开始了一年之中最为忙碌的季节,他们是这片塬上最早收获的辛劳、甜蜜与幸福的人们。

当石榴花退去,柿子结出指头蛋大的果实的时候,是放暑假的时候,也是最惬意的时候。夜晚,躺在满园的苹果树下,任旁边的狗狂吠,我的叔伯大爷开始了关于这片土塬最早的回忆:从周处处三害、美丽善良的独孤皇后、渭华起义、先祖的或辉煌或暗淡的故事从冒着旱烟、长满胡须的嘴里娓娓道来。恬静、淡然、豁达,那些年代久远的故事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中。

望着树上红澄澄的柿子,苹果,地里还有些绿的玉米,我知道,一年中最高兴的时候到了。孩子们兴高采烈的在地里帮家人干农活,却在不注意间,嘴里塞满了一切可以下肚的东西。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柿子、红薯、苹果等等一切可以果腹的食物,都是小孩子和大人的最爱。

迎着漫天飞舞的大雪,吱扭的开了门,几个好伙伴相约一起去上学。天还没有亮,农舍里没有亮几盏灯,劳作了一天的人们还在熟睡,我们,却上路了。去求学,去寻求知识,因为,每个孩子都知道,这是他们摆脱这座贫瘠的土塬的束缚,到更好、更大的地方展翅翱翔的惟一机会。

当你不经意间,你会在前方看见两道绿光在闪动。你知道,那是野狼,大雪封山后,他们没有食物,下山寻觅来了。你不能后退,更不能逃跑,没有人能跑过它们。只有迎上前去,大喝一声,驱走它们和自己内心的恐惧。

早年,这座土塬给我的是厌恶、痛恨。这里常年缺水,吃水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贫瘠、贫穷的有些麻木的人们和数不清的沟沟坎坎。

我决心逃离这儿,于是,我拼命的学习,只有考上大学,我才能跳出农门,去更大、更好的地方。我知道,这是我惟一的机会。

1992年的那个夏天,我终于如愿以偿。经过四年西安城里生活的历练,我一惊褪去农气,开始城市化了。

18年后,当我早已熟悉了城市一切的时候,当我悠然的操着熟练的普通话与衣着光鲜、举止优雅的城里人壶筹交错,进退自如的时候,我却莫名的赶到了空虚。

儿子一天天长大,却对老家没有点点感情,我无言以对。

我决定在回到塬上,带上孩子,再去看看,看看儿时的玩伴、追忆童年的回忆,延续家乡的感情。

我的家乡我的塬。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