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那淡淡的紫罗兰香  

2011-01-14 21:4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过春节了,商场里的人很多,大家都在挑选年货,爱美的女孩三五一堆,挤在化妆品柜台前,挑选着自己喜欢的化妆品,叽叽喳喳的欢笑声如同如银铃一般回响在喧嚣的商场里。

我陪妻子、孩子也在商场里挑选年货,被一阵银铃般的声音吸引,回头看去,一个眉目清秀的姑娘站在柜台前爽朗的笑着,浅浅的酒窝、洁白的牙齿、修长的身材格外引人注目,似曾见过却浑然不识。一阵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是那样的熟悉,又好像已经陌生。哦,那不是紫罗兰的香味儿吗?

是的,是紫罗兰的香味儿,那是许久已经淡忘而又时常想起的淡淡香味儿。

闻到紫罗兰香,我想起了一个女孩,很久未曾谋面的同学、同窗。

24年前1987年的秋季,我在经历了炼狱般的中考后,战战兢兢的终于考上了我们长諗塬的最高学府-崇凝中学,成为一名高中生。那年我15岁,一脸的孩子气,稚气未退。

至今我清楚的记得当前的报名费是7元5角。报完名,分完班,我被分到了高一.一班。刚开学没几天,班里又来了很多同学,都是皮肤白皙、衣着光鲜的城里孩子,明显的和我们这些灰头土脸、补丁满身的土包子不一样。一打听,原来是一些城里孩子由于中考名额有限,没有考上高中,就转到农村中学就学的“落榜生”。

原来就不太宽敞的教室一下子就拥挤了。没办法,班主任重新排了座位。黑瘦、矮小的我被安排到靠墙角的第一排,同桌是一个瓜子脸、大眼睛、浑身透着灵气的城里女孩子。

胆小、怯懦的我不敢主动与她搭讪,在老师点名的时候才知道她叫刘宁莉。

刘宁莉性格活波,很主动、友好的与我打招呼。时间长了,我们就熟悉了。

他的功课的确不是很好,尤其是语文,课本上的许多文言文都看不懂,老师讲的很多历史典故她更是前所未闻,学习比较吃力。

语文可是我的长项。我从小语文就学的比较好,文言文自不再言,作文更是拿手好戏。很多次,我的作文被老师当作范文在课堂上朗读,刘宁莉每每投来羡慕的眼光。

她经常主动问我作业,我也毫无保留的告诉她,有时,还挤兑她,为什么初中不好好学?她总是咯咯的笑起来,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和两个浅浅的酒窝。

他脸上喜欢擦点化妆品,我不知道名字,坐在她的旁边,总是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儿。农村孩子的我,从来没有闻过这么好闻的香味儿,好闻极了。

一次,  她打开文具盒,一股浓烈的香味儿扑鼻而来。原来,她经常把擦脸油放到文具盒。我不禁好奇的问她,什么化妆品这么好闻?

她鄂了一下,看了我一眼,惊讶的问我:“你连这个都没见过”?

我的脸刷的红了,是从额头到脖子的全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我后悔问她了。

她看出了我的窘样,连忙不好意思的赔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我故作镇静的大度告诉她:“其实,我在我姑姑哪儿也见过,只不过时间长忘了。哦,对了,我姑姑是城里人,她在市里的小学当老师”。

她惊奇的看了我一眼,想说什么却又不好意思了。第一次的交锋我看似胜利了。

时间长了,我们混熟了,成了无话不聊的朋友。

由于我经常给她讲作业,看的出来,她对我的好感与日俱增,经常给我将她在城里上学的故事和她家里的情况。

原来,她还是我的小老乡,原籍在樊庄,跟我家-崇凝属于一个管辖区域。小时候,随父亲到渭南市上学,家在渭南通用机械厂。

日子久了,我总觉得有时她看我时总带着异样的感觉,可我并没有再往深想-那年,我才15岁,还没有青春期发育,还是个孩子。

时光一天天过去了,紫罗兰的香味儿从秋到冬,一直漂浮在我的身边。

转眼到了期末考试,考完试就放寒假了。刘宁莉也回城里了,紫罗兰的香味儿闻不到了。

整个寒假,我昏天黑地的和伙伴们玩,只有在夜里静下来,会想起那淡淡的香味儿。

过了春节第二学期开学了,大家又都兴高采烈的聚在一起,分享着过年的乐趣和好吃的东西。

那股淡淡的香味儿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慢慢地,我感觉到她有些变化,有时候故意不理我,那个女同学要是请教我问题,她总是马上凑过来,带着些许敌意的目光看着同学。

可我,仍然没有往深里去想,只觉得这样有些不好,自己也有些不安。

慢慢的天气暖和了,大家褪去了冬装。塬上的春天很短,一眨眼,热起来了。爱打扮的女孩子迫不及待的换上了裙装。一个个裙袂飞扬,白里透红的脸蛋儿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不得不承认,城里的女孩儿就是好看,尤其是刘宁莉,漂亮的脸蛋儿,洁白的牙齿、浅浅的酒窝,高挑的身材,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紫罗兰的香味儿,总是引来无数男孩子艳羡的眼光。

可我只觉得她好看,其余什么都没有感觉。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高一就要结束了。

一天,  她眼睛红红的告诉我,下学期,她就要转到城里上学了,毕竟家不在这儿,生活还是不方便。

我微微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终于,考试结束了,她要走了。

那天,她父母来接她,我老远的看着她们给她收拾行李,一辆小车就停在女生宿舍门口。

她也看见了我,飞快的跑过来,眼泪刷的流了下来,拉起了我的手,将半袋未用完的紫罗兰塞到我手里。

“我是男生,不用化妆品的”,我脸红的急忙推辞。

“宁莉,收拾完了,快走了”,她父亲老远喊她。

“记着我”。她坚定的将紫罗兰塞到我手里,转身跑过去了。

我呆呆的站在哪儿,汽车从眼前疾驰而过,看见刘宁莉从车窗挥舞的小手。

手里捏着紫罗兰,我怅然若失的站在那儿……

……

时间飞逝,转眼,高中生活结束了,我经过努力,在千军万马中考上了大学,到西安上大学了。我终于也跳出了农门,成为了一名城里人。

可我再也没有见过刘宁莉,只有同学聚会时谈起她,那就会想起她那洁白的牙齿、浅浅的酒窝,高挑的身材,还有淡淡的紫罗兰香……

 

24年过去了,我已经毕业、工作,娶妻、生子,从一个城市辗转到另一个城市,日子过得平淡而充实。可是每每回老家,路过当年的高中-崇凝中学,就会想起刘宁莉,想起当年的高一生活,想起淡淡的紫罗兰香。

宁莉,你在家乡还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