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家乡的小河  

2012-03-07 21:08:18|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童年记忆之三

 

过年回到老家,偶遇童年的几个玩伴,非常激动,免不了壶筹交错一番,一瓶六年西凤下肚,耳热酒酣之际,谈起童年的趣事、媿事,感动、激动之余,感慨万千。在无意之中,谈到了那年夏天到西塬下的小河捉鱼被人撵得跑丢了鞋的趣事,大家哈哈大笑,唏嘘不已。趁着酒劲我问道:那条河的水现在还清么?

玩伴们面面相觑,一个同学硬着舌头对我说,什么河,早都干了,连河里的石头都被人拉回家砌猪圈了。

“怎么,河干了?”我一下子没回过味来。你说的是西塬下的那条河吗?

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重复问了一句。

“是的,早都干了,现在连一滴水也没有了。”

我沉默了,无言以对。思绪一下子回到了童年,回忆起到河里戏水、捉鱼的快乐时光。

那条河位于崇凝塬的西边,叫什么名字我已经记不得了。可那时载满童年记忆的小河。

小的时候,经常和玩伴在放假的时候去河里嬉戏。春天去捉鱼苗,夏天去游泳,秋天去河边的玉米地里偷着烧包谷吃,到了冬天,冒着纷飞的大雪,在冰冻的河上滑冰,经常是滑得兴起,忘了危险,被岸边的大人高声叫骂。

记得小的时候,每年的春天的周末,几个玩伴拿着罐头瓶子和用窗纱做成的渔网,兴高采烈的去河边,用石头围城河坝,只在中间留一个小口,用渔网兜着,不一会儿,上游开闸放水,总有漏网的育苗游下来,用网兜兜了,装在罐头瓶子。半天的功夫,就装满了瓶子,然后带回家养起来。有时捞的育苗太少,几个玩伴还要轮流喂养,每天放学回家,大家争着给育苗喂些吃的,可是河里的育苗很难养,最多一个星期就死了,玩伴们还要伤心好几天。

夏天是最好的季节。一入夏,河里的水就涨了。到了盛夏时节,母亲就要拆洗被褥,然后几家约到一起,用架子车拉到河里洗,因为崇凝塬是非常缺水的。这是,我们小孩子非常高兴,大人们在河边洗被褥、衣服,小孩子们脱光了衣服,下河去游泳,也顾不上什么泳姿,全是狗刨。累了,躺在大石头上晒,一个个晒得跟黑猴子差不多。傍晚的时候,大人们的衣服洗完了,我们帮着收拾,再用架子车拉回家。走在月朗星稀、树影婆娑的小路上,两旁草丛中蟋蟀欢快的叫着,伴着青草的清香,凉风阵阵,十分的惬意。

秋天是最幸福的季节,红薯、苹果、包谷等都到了成熟的时候。在那个食物紧缺的年代,所有可以果腹的东西都是稀罕。有时趁着月色,几个玩伴钻到河边的苹果林里,脱了上衣,包上一堆苹果,坐在河边,边吃边聊,一直吃到再也无法下肚为止。或者搬几个包谷,在河边烧一堆火来烤着吃。总之,一切都围绕着一个目的,填饱肚子。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气候的变化,河两岸的高烟囱越来越多,河里的水慢慢变小了,变臭了,先是没有了鱼虾,后来,水也变成了黄色,进而变成了红色,最后彻底的断流了。

愤怒的村民忍无可忍,赶走了河边的厂子,可是,清澈的河水再也没有回来,地里的庄稼缺水,产量越来越低,无法养活村民。许多人都外出打工了,果园和庄稼都荒芜了,小河的河床裸露着,几年时间,连石头也不见了踪影。

那条盛满了欢乐和笑声的小河从自然中消失了,可是,他仍然存留在我的记忆中,还是那么清澈,还在那里流淌。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