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烧香的母亲  

2012-05-13 11: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从来不信佛,可是却为我烧过香。

那是在1992年,那年我第二次参加高考。由于1991年第一次参加高考没有考上,我不得不再一次的备战高考。

那个时代的大学不像现在,已经成为平民化的大学,只要你学习不是特别的差,终能考上二本、三本或者大专、中专。九十年代初的大学,还是精英化的大学,参加高考之前首先要参加预选考试,只有预选考试过关的学生才有资格参加高考,而在我所在的崇凝中学,能通过预选考试的只有三分之一。过了预选考试,再经过二个多月的强化训练,再参加高考,能考上大学或者大专、中专的,也不到十分之一,所以,竞争的残酷是可想而知的。

1991年,我作为应届毕业生参加高考,以十二分之差落榜,那年我19岁。

在农村,19岁已经成为完全的大人了,可以作为家里的主要劳力参加劳动或者外出谋生,参加村里的各项活动。可我,除了一肚子的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外,手无缚鸡之力,干不了农活,不会做生意,与人打交道都显得有些木讷。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复读,备战来年的高考。

可这样,家里的负担更重了。

家里的生活也很艰难,种些麦子、玉米等农作物只能糊口,种的苹果等经济作物由于农药、化肥等农资价格的飞涨而勉强保本。19岁的大小伙不能为家里出力还要依仗父母养活,父母和我的压力可想而知。

我深深的知道,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条道,只能考上,不能失败。失败就意味着我将永远的留在那个破旧、落后、贫穷的小山村,而父母因为我的两手空空、一事无成,一辈子在村里也抬不起头来。

那一年,我的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每晚挑灯夜战到十二点。父母读书不多,在学习上没法帮助,可他们在生活上尽一切可能为我做好服务。

终于,熬过了黑色的七月,高考结束后,报完志愿,就是在漫长的忐忑中等待高考分数的公布。

父母和我一样,每天早出晚归的干着农活,静静的等待。

一天,母亲对我说,她要上山一趟,我没有问,她去了。三天之后她才回来。

离我们村子四十多里之外就是山,在山的另一边脚下有座庙,据说很灵验,可是实在太远,山有特别的陡峭,村里很少有人去过。

终于在1991年7月22日,高考的分数出来了,我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大学,而且是一本。

全村都轰动了,我成为我们村里自文革推荐上大学外,第一个考上一本的大学生!

平时不善言词的父亲流泪了,爱说爱笑的母亲更是嚎啕痛哭。

我知道,那是高兴的泪、幸福的泪,也是压力突然释放后扬眉吐气的泪。

记得在领到入学通知书的那天,母亲特意做了一顿特别丰盛的饭菜,无意间,母亲给我说:“我特意去山上烧了此香,祈求菩萨保佑你能考上”。

我流泪了,烧一次香需要走多少里路,爬多高的山,历经怎样的千辛万苦。

这一切,都是为了我。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我早已读完大学,工作,成家。母亲也已经老去,与父亲孤独的生活在渭南崇凝那个偏僻的小山村。

可我依然记得母亲为我烧的那次香,为我所付出的一切。

母亲节到了,祝愿我的母亲身体健康,幸福长寿。

祝愿天下所有的母亲幸福、健康。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