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心安放处即为家  

2013-04-01 21:52:56|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1992年考上大学离开渭南崇宁长稔塬上的那个小山村至今,已经过去21年了。20多年来,我从西安的西北大学毕业到宝鸡参加工作,尽管间或在节假日回过渭南崇宁的老家看望父母,也会小住几天,但是,那毕竟是浮光掠影走马观花的农家乐假日游,临走还会带上好多自家产的土特产,就连熟识的邻人有时都会笑着说这是回来扫荡来了。

渭南崇宁的长稔塬号称是丰饶之塬、富庶之塬,远古的时候就被称为华阴、华州水浇田,不如渭南长稔塬。然而,尽管文学艺术上对这里的描写非常美丽、富饶,但是实际上,这里却是常年干旱、贫瘠,长期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忍受着贫穷与落后。我小的时候,父母就期望我好好学习,长大了考上大学早日离开这里。1992年,在经历了千辛万苦、千难万险之后,我终于考上了大学,离开了渭南崇宁,脱离了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20多年来,我上学、工作、娶妻、生子,在外地安家,可是在内心中始终为那个远在渭南崇凝的老家留了一块地方,每每与人谈起,我都会说出自己的祖籍,也会给哪些从未听说过的这块地方的人不厌其烦的讲述;在自己的履历表上的籍贯一栏,我会很自然的填上“渭南崇宁”;也会在节假日的时候,带上妻子孩子,背上大包小包,辗转不同的交通工具回到那个偏远的小山村,看望逐渐年事已高的父母。渭南崇宁,作为生我养我的家乡,已经成为我今生挥之不去的乡愁。

20多年来,尽管辗转多地,离家已经很久了,可是渭南崇宁那个偏僻落后而又山清水秀的小山村始终存留在我的记忆中,每每与人提起,心中只能够回激起莫名的激动,偶尔也会在电视里、报纸上或者网络里看到家乡的人或事,也会给予极大的关注。那片春天里黄橙橙的油菜花、夏日里随风翻滚的麦浪、秋日里挂满枝头的柿子苹果、冬日里白雪覆盖的农舍田野,连同童年里关于饥饿、贫穷和窘迫的生活,上高中时晚上下自习路边眼睛发着绿光的饿狼,都存留在我记忆的深处,成为幸福甜蜜、令人难忘的回忆,成为日后激励我成长、走出小山村到外边闯荡的动力。

家离得久远了,可是思念的情感却没有改变。如今,我也娶妻生子,在宝鸡安家落户。家的概念会不自觉的变到了宝鸡,然而,每每有人问起,家在何方?我仍然会不自觉的说到渭南崇宁。那里已经成为我的标签了。

常言说,心安放处即为家。如今我在宝鸡已经生活工作20多年了。20年来,宝鸡已经成为我的第二故乡。我已经深深的融入到这里的山山水水,人文环境,就连说话的口音、生活习惯,都变成地道的宝鸡人了。随着生活、工作的稳定,我或许会在这里生活一辈子。

宝鸡是一座山清水秀、风景优美的山城,这里的人们热情好客、勤劳淳朴,这里的生活安逸舒适,在这里生活的久了,自然会爱上它。

人的一生,注定不会是安分的。可是不管漂泊到那里,只要把心放平坦了,自然就会随遇而安。

家,其实不就是安放心灵的地方么。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