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故乡 异乡  

2013-08-26 21:19:14|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屈指算来,从我199220岁的时候考上大学离开渭南崇宁老家,到如今已经21年了。21年来,除了在大学的四年时间里因为寒暑假的缘故,每年可以再回老家住上个把月,参加工作后,再也没有常住过,尽管间或的也回老家,可那不过是在国庆、春节等黄金周的乡下几日游,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常住几日仔细打量端详这个生我养我的长稔塬了。

渭南处于关中平原的东部,是陕西省的东大门,自古土地肥沃、人杰地灵,历史上也出了不少的名人,如大诗人白居易等。渭南市的南边就是横亘在中国中部的秦岭山系,二郎山、蝎子岭等位居其中。从渭南城东顺着曲折蜿蜒的简易公路一直向南,约摸20分钟的车程,就到了号称“华阴华州水浇田,不及渭南长稔塬”的东塬――长稔塬了。而我的老家,就在长稔塬的中部,名曰崇凝,寓意“崇高、凝聚”。历史上有名的渭华起义就发生在这里。

我自小就在这里长大,在村中的小学接受的启蒙教育,在镇上的初中接受的初中教育,在塬上的最高学府-崇凝中学接受的高中教育。自出生一直到20周岁,从来没有离开过长稔塬。那春天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夏日田地里翻滚的金黄色的麦浪,秋日里挂满枝头的苹果柿子,冬日里早起离家去学校身后雪地上歪歪斜斜的两串脚印,都成为我终生难忘的记忆。我永远忘不了趴在隐村小学一年级教室里望着崭新的课桌傻乐的样子,忘不了上初中时冬日早起在路边那头双眼绿光的饿狼,忘不了高中时每周背着干粮去上学,每日就着开水下咽的窘迫。正是有了那些少小时代的艰苦生活,才磨炼了我的意志,锻炼了我的体魄,造就了我不服输的性格,这些宝贵的财富,使我受益终生。

20岁那年,经过两年炼狱般的奋斗,(我曾经复读过一年)终于考上了大学,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土塬。我记得那是1992年的910日,一个天朗气清、艳阳高照的雨后的早上,我穿着崭新的衣服,拿着早已收拾好的行李,怀着激动、憧憬而又忐忑的心情,离开了生活20年的小山村,到几百里之外的西安城上大学去了。我也清楚,这一走就是永远的离开,我再也回不去那个有些贫穷落后的小山村了。

21年来,我大学毕业,又到宝鸡工作,娶妻生子,辛苦打拼,期间间或回到塬上看看老人,可那只不过是在五一、十一黄金周的几日游。我所看到的、经历过的,远不是村中的乡亲所能了解和理解的。逐渐疏远的,不仅仅是地理上的距离,更是心理上的距离。

离老家久了,慢慢的就疏远了。偶尔在节假日回去,颇有些“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味道。日益破败的旧房子,稀疏的老人和陌生的孩子,成为我每次回家最深刻的印象。那些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们早已离开家乡,到百里之外、千里之外的城市打工去了,村口的田地仍在,却日渐荒芜,因为留守在家的老人和孩子已经无力耕种了。

这是城市化发展的必然后果。在这个飞速发展、日新月异的时代,很多的农村人都抛家离乡,到物质生活更为丰富的城里打拼去了。我也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位。

离家久了,逐渐的故乡也就成了异乡,不仅仅回去的少了,更重要的是逐渐的疏远有隔阂了,偶尔回家小住,也有些不太适应了。而目前所客居之地,确逐渐的有了家的概念,因长居而熟悉适应,反倒成了故乡了。

其实,故乡、异乡,都是挥之不去的永远的家乡。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