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我的秦腔记忆之三  

2014-03-23 00:16:50|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两个大型秦腔选秀节目《秦声飞扬》60强导师争夺战和《寻找王宝钏》淘汰赛正在陕西五套激情上演,台上一个个神采飞扬的演员在舞台上唱念做打,台下一个个整衣威襟的导师们麻辣点评,让人直呼过瘾。作为一个资深的秦腔爱好者,能看到这麽多的一个个几天前还在田地里伺弄庄稼的农民、在工厂的流水线上打工的农民工、在宽敞明亮的学堂里上学的学童、在装修豪华的写字间里忙碌穿梭的白领此时此刻放下锄头、丢下零件、装好课本、关闭电脑,来到豪华的舞台,以秦腔之名引吭高歌,唱响心中的梦想,的确是人生一大快事。

我对于秦腔的爱好,或者说与秦腔的第一次结缘,可以追溯到牙牙学语的孩童时期。那个时期正是文革结束、百废待兴的改革开放初期,作为“四旧”的秦腔刚被解禁,就受到了广袤田野里被压抑许久、文化生活极其匮乏的农民的热烈追捧。那个时候,各个县乡秦腔剧团恢复不久,很多演员从“牛棚”中解放出来,以空前的热情排练了很多的古装戏,马上迫不及待的到各个乡村轮番演出,所到之处盛况空前,受到广大农民的追捧程度并不亚于今天的天王巨星。小小的我在以秦腔作为为数不多的爱好的父母的带领下,冒着鹅毛大雪摸黑十几里路去看秦腔演出的场景至今仍然留在我的记忆中,并且印象极其深刻。尽管时至今日还是受到哥哥的鄙视,因为他坚称当年在所有的摸黑赶十几里路的观看演出,我都没有坚持到底,都是在观看演出的中途就睡着后被他背回来的。可是我并没有辩解和反驳,因为当年观看秦腔的盛况和很多经典的唱段,已经深深的烙在我的脑海中,非但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遗忘,反而因年代的久远和对儿时的留恋而更加的清晰。

上学后不久,对秦腔极其狂热的父亲买了台录音机和很多的秦腔磁带,当然代价不菲。每日吃过晚饭的闲暇时刻,父亲总会打开录音机,任哲中、肖若兰、马友仙等等秦腔名家的经典唱段就会从那个方匣子里传出来,听到高兴处,兴之所至的父亲还会和着吟唱起来。每到此时,我也会跟着听,因为那个时候没有电视机、变形金刚、流行音乐、更没有电脑互联网,以极其飞快的速度昨晚那仅有一点的作业后其实我也无事可干,只能跟着听听。所谓爱屋及乌,渐渐的我也爱上了秦腔,自然的也学会了一些唱段,后来还在班上的新年晚会上演唱过,这当然是后话。

慢慢的逐渐长大了,学校从村上的小学到镇上的初中,后来又到了塬上的最高学府--崇宁中学,功课自然也慢慢的重了,当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闲暇时间去听去看秦腔了。只是在每周末步行十几里路回家背馍的路上,能从路过的镇上的高音喇叭里听到《金碗钗》、《周仁回府》、《白蛇传》等等那些耳熟能详的秦腔戏,为了给摸黑赶路的自己壮胆,我就放开喉咙声嘶力竭的跟着喇叭吼,这样跟吼的后果就是我不仅喜欢“听”,而且更喜欢“唱”了。所以当我在今天的银屏上看到那些唱段时兴之所至的率性吟唱,总会引来对秦腔一窍不通甚至有些厌恶的妻子惊奇而异样的眼光,仿佛在看一个史前的蓝田猿人。而我能对于她的回击就是提高一个八度继续高歌,并且在唱完告诉她:秦腔就是用来“吼”的。

第一次写关于我与秦腔的故事,并不是现在,而是二十多年前上高中的时候,好像是高二,一次上作文课,教我们语文课的王世伦老师在一次作文课上,布置给我们一个很奇怪的作文题目,就是不受限制的自拟题目写出自己的爱好和兴趣。要知道当年我是极其厌恶或者说惧怕写作文的,因为肚子里的那点墨水实在太少,往往不是无处下笔就是草草收笔,总之作文从来都是对付的,当然也没有得过高分。可是那一次,我出奇的思如泉涌下笔若有神,在不到两节课的时间里写下了时至今日我仍然没有忘记的作文:《我与秦腔》。是记叙文,在那篇作文里,我写出了我听戏、学戏的经历,也写出了我的远在千里之外工作的大姑因思乡心切,来信要我们给她寄秦腔录音带的故事。谁也没有预料到的,王世伦老师在两周之后的作文点评课上给予我了那篇短文以极高的评价,并且在课堂上激情朗读。要知道,这可是自我上学十多年来,所写的作文第一次被当作范文当众朗读。那种带来的自豪感和满足感,过了二十多年仍然记忆深刻。

那篇作文不仅带来了自豪感,也激发出了我对作文的兴趣,仿佛在一夜之间,原本对我来说还是老大难的作文突然变得非常“easy”,我的学习自信心一下子增强了,学习也忽然开窍了,成绩也突飞猛进的提高,在众人的一片惊愕中我考上了大学,尽管专业是数学而不是文学。

顺利的大学毕业、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工作的忙碌和生活的压力逐渐增大,虽然从儿时起对于秦腔的爱好并没有泯灭,但是客观上听得看的还是少了,只是偶尔能从街道两旁商店的音响里听到些许,但是工作和生活压力山大的我还是将一些个人爱好悄悄的隐藏在心里,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和生活中,因为我不是只为自己打拼,背后还有日益年迈的父母和牙牙学语的孩子,他们都期待着我能为他们带来更加美好的生活,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终于,在多年之后,我的工作和生活安稳下来,再也不用为柴米油盐犯愁了,那些尘封多年的对于秦腔的爱好又悄悄的泛起,我终于能够放下工作到一些城乡结合部,再去欣赏那些虽然已有些式微的秦腔,或者坐在家里放上一张光碟,再次聆听收看那些昔日的名角大腕们的经典唱段,一段段尘封的往事自然的就会泛起,凭着对秦腔的爱好和对儿时的回忆,在前年和去年,我连续写下了两篇博文:《我的秦腔记忆》和《我的秦腔记忆之二》,放到我的博客里,不期而来的受到了很多博友的围观和点评,很多博友也给予了我很高的评价,我十分感激。实际上,与其说是我写的对于秦腔的记忆,倒不如说是人到中年之后对于过往旧时光的留恋和怀念,这种怀念和留恋并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湮灭,反而更加的清晰和强烈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我已年过不惑,已到了怀旧的年龄,那个生我养我的村庄、春日里金黄色的油菜花、夏日里翻滚的麦浪、秋日里丰收的场景和冬日里雪地里的那头与我四目对视的饿狼,那些儿时的经历和回忆都如同电影般的浮现在脑海中,一幕幕的在夜深人静的夜里,随着路边不时呼啸而过的汽车在眼前回放,只是每每此时,耳边总会想起“西湖山水还依旧”的唱段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