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我的遥远的隐村之六  

2014-04-19 15:40:4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

那是一个约摸刚擦黑的黄昏时候,在给刚收割完的麦地里送完牛粪之后,红利坐在地头喘口气、擦把汗、歇歇脚,准备结束一天的劳动收工回家吃饭了。这时,村长孙解放急急火火的走过来了,人未到老远就听见他特有的吼声,这声音好似秦腔戏里的花脸,看似低沉,实则高亮,极富穿透力,能传出去老远。“红利,你个狗日的,活没干完就坐下来,咋不歇死你呢”。

村长孙解放是退伍回乡的老兵,今年有四十多岁了,据说参加过珍宝岛自卫反击战,还打死过两个老毛子,得过功受过奖,是根红苗正的贫农。1969年战斗结束后不久,孙解放就光荣复原回乡参加农村建设了。回村后起先参加了村上的基干民兵队,由于他上过前线打过仗,比起村上那些只会耍枪弄棒假把式的愣头青们在军事训练上要好得多,不久就被公社抽取到各生产队专门搞民兵集训。孙解放一扫刚回村时的郁闷和不适应,仿佛重新找回了激情燃烧的战斗岁月,每天天不亮就出门,天黑才回来,披星戴月、风雨无阻,凭着铁腕从严治军、杀伐决断,将村上的一伙地痞二娃终于训练出了一支像模像样的民兵队伍,参加县上组织的比武时获得了好几个第一名,时任渭南县革委会女副主任王桂花曾给与高度评价,说孙解放退伍不褪色,训练出了一支能征善战英勇顽强的革命队伍,希望他继续发扬革命传统,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

王桂花也是隐村人,约摸30岁刚出头,早年也是隐村小学的语文老师,写的一手好文章,曾在《渭南日报》上发表过一篇《揪出革命队伍里的牛鬼蛇神》文章,矛头直指崇凝公社主任孙延安而名声大噪,被县革委会主任严东方慧眼识珠,坐火箭破格提拔进入崇凝公社任副主任,后不久因为毛主席“要重用年轻人”的指示精神和革命斗争的需要进入县革委会,成为三号人物,一时风生水起,主管民兵建设。

得到王桂花的表扬和称赞,孙解放训练的更起劲儿了,直练得那帮小伙姑娘哭爹喊娘,叫苦连天,整天向公社报告要求撤换孙解放,孙解放仍不为所动。直到一次出问题之后。

那天,孙解放照例在训练女兵背枪匍匐前进,一个女兵死活做不好,要不腿动,要不胳臂动,就是协调不到一块儿。孙解放留下那个女兵单独训练,天都黑了,那个女兵还是做不好,孙解放情急之下骂了女兵几句,趴在女兵身上给做示范,恰巧被收工回来的女兵他妈一伙看见了,娘两个哭天喊地的告到村长那里,说孙解放把她的黄花闺女强奸了,有一大群下工回家的妇女为证。

强奸罪在早年间可是重罪,孙解放就是长了一百张嘴也难辨。村长还没有调查清楚,姑娘他妈又告到了公社,说还要告到县上去。一时孙解放山雨欲来无计可施。

这事恰巧被回村探亲的王桂花听到了,孙解放可是她一手竖立起来的典型,还四乡八村的巡回训练辅导呢,可不能让他这个典型标兵倒了。孙解放要是倒了,往小里说军事训练没人抓了,往大里说是县上用人失察啊。

王桂花不愧是县级领导,尽管是个女人,头脑活络,手腕高明,她把村长叫来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番,就让先前还是愁眉苦脸的村长马上眉开眼笑了。

王桂花到底是怎样给村长说的,外人不得而知,只知道后来孙解放不仅没有被判刑还娶了那个姑娘,坏事变成了好事了。

不久之后,孙解放就因为作风干练、年轻有为当上了队长。一晃几年过去了,仍然不改高喉咙大嗓门的本色,做事仍然风风火火,满怀激情,只是地位高了,说话的脏字越来越多了。

红利看见队长过来,连忙站了起来,唯唯诺诺的说“村长,牛粪刚送完”。

“牛粪拉完就没事了?去,给牛圈里拉车土回去垫圈”。

“好”,说着,红利拉着架子车一溜烟的跑走了。

“狗日的,还耍奸溜滑,非好好收拾一下不可”,解放村长望着红利远去的昏暗的背影狠狠的说道。

可怜的红利刚休息了一会儿,就被村长吼起来了。也难怪谁让他那么老实巴交的好欺负呢。

红利心里郁闷极了,上了好多年学,空有一肚子学问没处施展,回村务农吧还经常被人耻笑。所以他这几年的话越来越少了,整天耷拉个脑袋只顾闷头干活,也不爱与人闲聊交往,有些心里话无处发泄就只能给饲养场的牛说,那些犍牛母牛牛犊们一边看着红利说话一边吃草,不住的点头。

话说红利拉着架子车往回走,正寻思着到土壕拉些干土,不料走过了。这时天已经黑了,月亮还没有升上来,天上闪着几颗星星,影影绰绰的。红利头也没抬,走到一个地方看见前面有个被人像似挖过土的痕迹的地方,往手心吐了口唾沫,抡起镢头挖开了。

挖着挖着只听见咣当一声,不知挖到一个什么东西。红利停下镢头,凑上前凭着微弱的亮光一看,前面有个黑洞,好像是个骷髅头一样的圆东西从里面滚落下来,紧接着一阵腐臭味儿从黑洞里穿了出来。

红利打了个冷战,连忙抬头往四周瞅瞅,天已经黑下来了,不远处是一片树林,旁边一条小路。红利突然回过神了:“怎么到南甸来了?”

尽管红利早年上学不在村上,可是关于南甸、关于祖坟绝不许动土的传说他是知道的,那些由于冒失的跑进南甸挖土而遭来横祸的各种传说自小时候他妈也就是瓜婶也给他讲过的。

红利想起了那些传说中由于在南甸挖土动了龙脉而丢掉性命的小伙子,不由得害怕起来,后退了几步。这时黑洞里突然冒出了几星白色的磷光,一闪一闪的,飘到了红利面前。

看到此景,红利吓得丢下镢头,连滚带爬的往村里奔去,还没到村口,就看见孙解放正站在场面上手叉在腰间训人哩。

“羞先人哩,一个个都是些懒怂,不想出力还想挣工分,你以为天上会掉白面馍馍?”。

“村长村长,大事不好了”。红利带着哭腔老远就喊开了。

“喊个球哩,可又咋啦”?村长不耐烦的吼了一句。

“那边……那边冒出了东西”。红利上气不接下气语无伦次的又喊了一句。直到跑到村长跟前,一下子瘫倒地上再也叫不醒了。

起初孙解放并没有觉得是什么事儿,一个平日里蔫不出溜的小屁孩儿能有多大事。所以红利刚瘫倒他面前的时候他还用脚踢了几下:“屁大个事儿,看把你吓成这样了”。

然而,被踢了几脚的红利并没有什么反映,仍然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身子不停的抽搐。孙解放一看不对,连忙俯下身子仔细一看,心里暗暗叫道“坏了,出事儿了”。

只见红利直直的躺在地上,口里吐着白沫,不停的抽搐着。孙解放连忙边掐人中边对站在旁边听他训话的男女劳力们喊道:“快去,拿碗水来”。

一时人群突然慌乱的跑开了,又去到饲养场找水的,有到村里喊人的,也有回家找瓜婶的,还有去找架子车喊赤脚医生的,一时场面上混乱开来。

我正提个满满一笼草往回走,突然听到场面上一阵喊声和混乱的脚步声,赶紧就跑了过去。这时村长正端着一碗水深吸一口,迎着红利的面门喷去。

这时,赤脚医生王富贤穿个白大褂背个药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急忙俯下身子查看红利的病情,孙解放一口水没憋住,一下子喷到了王富贤的后脑勺。

王富贤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正想张口骂几句,一看是村长,一句话刚到口边硬生生的憋回去了,只小声嘟囔了一句“你个狗日的”。

王富贤和孙解放素来不和,一是王富贤作为村上为数不多的文化人,平日里看不惯孙解放飞扬跋扈趾高气扬的样子,二是据说孙解放和他老婆经常眉来眼去勾搭在一块儿,但他没有当面抓住,只是私下里恨死了孙解放。

王富贤暗骂了一句,也没理会孙解放,从药箱里掏出听诊器打在红利的胸口听了听,又在红利的人中上掐了几下,接着,又掏出了几卷纸,擦拉擦红利嘴边的白沫,深吸一口气对着红利的嘴吹了进去,又在胸口按了几下。就这样往复了几遍,红利还是没有反应。

“我的娃呀,你是咋的啦”?一阵尖厉的女声从由远及近,瓜婶――也就是红利他妈拉着哭腔从家里奔来,看见红利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一下子扑到红利面前。

王富贤看都没看瓜婶一眼,仍然对着红利不停的吹起、按胸、掐人中。

“瓜婶,没事,你没看王赤脚正治着病哩”。孙解放忙拉住瓜婶。

不一会儿,场面上围满了人群,都俯下身子看着王富贤-也就是平日里的王赤脚在捯饬着。

好一阵忙乎,红利终于慢悠悠的正看了眼睛,看了看四周围过来的人群。人群里大家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可把人吓坏了”。

红利睁眼看了几下,又闭上了眼睛。王富贤看见红利醒过来了,这才住手,忙里偷闲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挥了挥手,止住了人群中的嘈杂。

突然,红利从地上做了起来,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又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指着王富贤和众人,扭动着腰肢,尖声叫着:“看你们这些瞎怂,害死了我,把我胡乱埋了,可我不是又出来了吗”?

这身段、这声音,分明是一个女人的样子。红利怎么成这样子了,众人突然都被吓住了,一动不动的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红利扭动着腰肢谩骂着……

 

待续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