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我的遥远的隐村之七  

2014-05-14 22:11: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利扭动着腰肢像一个女人的模样不停的骂着,将一旁围观的众人惊的是目瞪口呆。大家都是长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平时蔫蔫的红利怎么了,让那个女子附了身,也不知他说得是谁,是谁把谁害了,又胡乱埋了。

孙解放到底是村长,脑袋瓜子转的快,看出了问题,马上呵斥道:“你个哈怂,胡喊啥哩,拿个男人看你歪怂势子。走走走,都走,逑大个事,各回各家”。孙解放用一连串的脏话葬花呵斥散了众人。只留下了在抹眼泪的瓜婶和收拾东西的王富贤。

王富贤和王红利是一个门子的,论辈分红利把王富贤叫哥,王富贤平日里对红利也比较关心,当然也看不惯孙解放飞扬跋扈、趾高气扬的样子,可也是敢怒不敢言。因为在村上,孙姓是大姓,而且一直把持着支书和村长这两个至关重要的位子,王姓虽然在外边当官的比较多,可县官不如现管,在村上还得听孙姓的。所以当他第一眼看到红利这个样子,他就知道,红利肯定是让那个女子附身了,要不然就凭平时蔫不出溜的红利肯定不会在众人面前这样子的。可又是谁呢?王富贤一边收拾医药箱子,一边沉思。

“想起来了”。王富贤把大腿一拍,肯定是鸭蛋。

鸭蛋是二蛋他姐,狗蛋――也就是孙老师他妹,大名叫孙华利,年纪与红利相仿,其实也是同班同学。上过学的人都知道,小学生之间,男女界限是很清楚的,基本上都是老死不相往来,所以,从小学到初中,尽管红利和鸭蛋一直在一个班上,但基本上说的话并不多。

鸭蛋小的时候就是个美人坯子,圆圆的脸蛋、高高的鼻梁,一双忽闪忽闪会说话也总能猜透别人心思的大眼睛,笑起来两个小酒窝,从小就很讨人喜欢。

然而,鸭蛋虽然长得模样俊俏,但学习成绩却不行。两人尽管都在一个奔上上学,也在一个村上住,家离的也不远,可是上小学的时候也没有说过几句话,基本上平淡无奇、相安无事。等上了初中,都到镇上的崇凝初中了,才慢慢在一块儿走路,其中的原因很简单,镇上离隐村比较远,夏天还比较好办,大冬天的天不明就要上学,大人不放心。所以蛋婶――鸭蛋她妈就央求红利和她女子早上上学时一块儿,相互有个照应。起先红利非常不愿意,毕竟男女授受不亲的老传统还在,他不想让别的同学看笑话。

尽管如此,毕竟两人在一个村上,红利不好拒绝蛋婶的央求,再说每天早上蛋婶送姑娘出门上学的时候,偶尔会偷偷的在红利的书包里塞上两个鸡蛋-也就是人家鸭蛋她叔在外边工作,有钱,换个别家,一年也难得见个鸡蛋星星。

看在吃人嘴软、拿人手软的份上,红利才每天不情愿的早起几分钟,到鸭蛋家门口吼几声,叫上睡意朦胧的小姑娘一起上学。尽管一起走,但也不并排,红利走前面,鸭蛋落在两步之后紧紧的跟着。

就这样头一年相安无事,两人平平安安的上学,晚上下完晚自习后继续相约一块儿回家,自然的红利在前面走,鸭蛋在后面跟着。人常说,日久生情,好多次,情窦早开的鸭蛋向红利暗示过几次,可是还未开化的红利懵然不懂,只顾在前面走,全然不管落在后面紧紧跟着的漂亮姑娘。

一次偶发的事件终于改变了两人的关系。那是在上初三的时候。到了初三,功课明显的紧张了,毕竟要考高中。红利的成绩还行,虽然县城的重点高中有些困难,可是以他的成绩考长稔塬上的普通中学海还有把握的;鸭蛋的成绩不行,可是毕竟念了这么多年的书,还想努力一把,再说在县城工作的二叔也说了,只要鸭蛋的分数能上高中线,他想办法把鸭蛋转到渭南县城去念高中。能到县城去念书见大世面的诱惑还是很大的,鸭蛋还想努力一把,试火一下。

二叔之所以不惜犯错误也要为鸭蛋办这等好事也是为了报恩。鸭蛋的二叔大名孙克敏,在小的时候学习就很好,可是父母去世的比较早,从小跟着长兄孙克敬――也就狗蛋、鸭蛋和二蛋的父亲,是大哥一把屎一把尿,既当兄有如父般的把克敏拉扯大,两人尽管年岁相差了十多岁,可是感情一直很好。后来孙克敏考上了大学,到东北上了四年大学,回来后分配到了渭南县城工作,据说现在是县革委会常务副主任,二把手,在整个渭南县城也是个能掀起风浪的人。由于大学要全国考试,拿成绩说话,狗蛋没能考上克敏也无能为力――毕竟一个小小的县革委会副主任的能量在日鬼上大学上还是有点困难,所以克敏一直觉得对不住大哥,也觉得在村上很没有面子。再说二蛋还小,所以他想着怎么着呀要把侄女鸭蛋上县城高中这事给大哥办了――再说,以他那样的高官,连个小小的高中都办不了,往后清明节的时候他咋有脸回去给去世的父母上坟哩。

那是一个冬日寒冷的早上,一夜的大雪整整下了一夜,天蒙蒙亮的时候停了,可以还未放晴,灰蒙蒙的,冷凄凄的村道里连个人影也看不见。这么冷的天,也没有多少农活,南甸地里的牛粪也不着急的拉。村长孙解放扒开窗子一看-雪虽然停了,雾蒙蒙的,嘴里嘟囔了一句:“算逑了,再睡一会儿吧”,倒头又睡了。

红利要上学,不敢贪睡,天不亮起来,胡乱的擦了把脸,从笼里摸了个包谷面黄馍就深一脚前一脚的出门向鸭蛋家走去。

走到鸭蛋家门口,红利照例扯着嗓子喊了声:“鸭蛋、鸭蛋”,尽管鸭蛋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可是村上人都一直叫小名,全然不顾这个小名的背后涵义。不一会儿,红利听见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是铜脸盆哗啦哗啦的倒水声,好一会儿过后,蛋婶和鸭蛋才走出来,鸭蛋好像还未睡醒的样子,不停的揉眼睛,蛋婶照例趁鸭蛋不注意,在红利的书包里塞了个鸡蛋,临了喊了声:“注意点,别滑到了”,扬了扬手,看着鸭蛋和红利走远了才折回屋子继续睡觉了。

下了一夜的雪,尽管现在已经住了,路上还是有些滑,红利和鸭蛋  跌跌撞撞的往前奔,大雪已经将村路和旁边的农田全部染成了白色,分不清那里是路,那边是农田,两人只能踅摸着大概的方向往前走――毕竟这条路已经走了两年多,太熟悉了,不会走错。

两人一前一后的深一脚前一脚的往前走,渐渐的走出村子,走过苹果园。突然,走在后面的鸭蛋失声“啊”了一声,吓得走在前面的红利一跳,连忙回头,只见鸭蛋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嘴巴张的老大,一支胳臂直直的指着前方。红利顺着她的胳臂的方向望去,不禁也吓的半死。因为他看见一只狼直直的支着前腿站在两人不远的路边,两只眼睛发着绿光直直的看着两人......

待续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