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规矩  

2014-06-13 22:29:19|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于规矩最初的理解,是从性格倔强、脾气暴躁、做事却很讲规矩的爷爷那里得到的。

我小的时候家在农村,家里较穷,一日三餐尽是包谷面和黑面,一年到头也看不见白面馍的影儿,到开春青黄不接的时候,也只能拿各种野菜叶子顶粮食,能填饱肚子就行。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一种叫做钢丝秴珞的食物,就是将包谷面通过机器挤压成面条状,用水煮熟,连野菜吃。上过初中学过植物学的人都知道,包谷面的蛋白质非常少,主要是淀粉,根本做不了面条。用机器挤压出来的形似面条的包谷面,极硬、且糙,极难下咽也不好消化。所以在那个时候,能吃饱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按理说,在这样的环境下,对于怎样吃是无法讲究的。可是我的爷爷却很较真,对于吃饭的礼仪非常看重,每次吃饭,他必端坐在擦拭的乌黑发亮但实际上已经很破败的八仙桌的上手,父亲也就是他的儿子陪坐在下手,若是来了客人,客人按照辈分,若高于爷爷那就坐在上手,若低于爷爷就坐在下手,这时父亲一本就陪坐在旁边。由于爷爷的辈分较高,在我的记忆中一般都是他坐在上手。八仙桌摆在堂前,前堂的郑重挂着一幅松鹤仙图,两边分别挂着“耕读传家远,诗书继世长”的对联。几十年过去了,我仍然能清楚的记得爷爷和父亲正襟危坐在八仙桌前的样子。

由于物质条件匮乏,桌上摆的尽是辣子、醋、盐之类的调料,最多再摆个凉拌罗卜丝。可是爷爷依然要求严格,我和哥哥每次要双手将各种小碟子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桌上,依次给爷爷和父亲将饭承上,然后坐在灶前的小板凳上吃饭,坐在桌上吃饭是万万不能的,会招来爷爷的呵斥。

爷爷尽管对我和哥哥在吃饭的规矩上要求严格,但其实他不是一个古板、偏执的人,相反他其实很和蔼。记得在八十年代初刚包产到户的时候,那几年风调雨顺,麦子的长势非常好,爷爷整天念叨是共产党给了农民吃饱饭的机会。然而,长势良好的麦子到收割的时候却有了问题:麦子齐刷刷的都熟了,家里仅有爷爷、父亲和母亲三个人能割麦,人手不够了,只能去找麦客。

那个时候长稔塬的麦客大都来源于陇东一代,都是皮肤黝黑、沉默寡言,干活及其麻利的中年男子,父亲顺利的从镇上找到了两个麦客,讲好了价钱,两人就一头扎进麦地里割起麦来。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到下午的时候,天气突变下起雨来,自然无法再割,只好收工回家。

雨一直下了三天,麦客无事在我家住了三天。其实按照麦客的规矩,如果两天下雨无法收割,麦客就要结算完工钱离开住家,然而,爷爷却很厚道,一直没有让那两位麦客离家,让他俩在家里住了三天。按照爷爷的话说,下苦人出门在外不容易,不能落井下石。麦客也是人,天下这么大的雨,他们无处可去,出了家门,只能栖息在镇上街道的屋檐下,容易生病。

这两个麦客也感觉到很温暖,经过这场雨,和爷爷交上了朋友,我记得以后很多年到麦收的时候,他俩都来我家帮忙割麦,有个麦客甚至还带着他的孩子来过我家。

尽管已经过去很多年了,麦客也已经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收割机已经将这种古老的行业已经淡出了,然而,冷冰冰的机器无法带给人们那种温暖内心的亲情。

几十年过去了,爷爷也已经作古很多年。但是那种讲究吃饭的规矩正襟危坐的样子,那种厚道为人不惜打破对待麦客规矩的做法,却一直教育这我:对己严格,对人厚道。这么多年,我也一直谨记,不敢须臾懈怠,也尝试着教给自己的孩子,凡是必须讲规矩,但也不能被规矩所束缚。

 

后记:今年北京市的高考作文是讲如何对待“老北京规矩”的材料作文,闲来无事,戏做之。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