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爱是慈悲  

2015-01-17 12:0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来无事,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近代文学家、书法家、律宗十一世祖弘一法师的故事,讲的是他出家后与妻子最后的一段情缘,大意是这样:

1918年农历正月十五,弘一法师正式皈依佛门,剃度出家。几周后,与之有过刻骨爱恋的日本妻子携子千里迢迢从上海来到杭州灵隐寺,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企图劝回丈夫。然而,决意归隐的弘一法师连寺门都没有让妻子与孩子进去,妻子悲痛欲绝,无奈准备离去,最后只身对着寺门责问法师:“慈悲对世人,为何独独伤我?”在已知唤不回丈夫的情况下,便要与之再见最后一面。

寒冬的西子湖上,薄雾笼罩,烟雨迷蒙,两舟相向,妻子唤道:“叔同,李叔同……”,法师答道:“请叫我弘一”。

“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妻子又问道。

“爱,就是慈悲……”。法师回答后,默然泛舟离开,决意而去,不再回头,只留下泪眼婆娑执手相望的妻子。从此天各一方,不再相见。

从此,世间少了个丈夫、父亲,少了一位文学家、艺术家、画家和音乐家,一位却多了一位得道高僧。那一年,他38岁。

读到此处,我不禁潸然泪下。

其实,历史上的弘一法师不仅精通棋琴书画,音律诗词,而且是个多情男,两人一见钟情,对妻子的感情很深。

1905年,26岁的李叔同因为追随新文化革命的先驱蔡元培先生而被通缉,万般无奈之下东渡日本,考入东京美术学校西洋画科,开始学习西洋绘画,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房东的女儿――雪子。

那年的深秋,正在学画的李叔同正在练习绘画,他送饭的房东女儿正好从他身边走过。那女子身着和服,凹凸有形,别有一番风采。正在苦苦寻觅裸体模特的李叔同眼前一亮,觉得这个姑娘就是自己心中绝好的模特。于是,他开口央求雪子作自己的模特。虽然很突然,可是冰雪聪明、暗恋叔同已久的雪子还是爽快的答应了李叔同的要求。

从此,雪子成了李叔同的模特,相同的爱好,真诚的相待,两人开始了6年的相伴相依,一起度过了一生中最静美的爱情时光。尽管李叔同在故国家园已有媒妁之约的妻室,但两人依然彼此相爱,无怨无悔。

1911年,李叔同即将从东京美术学校毕业回国。李叔同回国前,雪子正式提出了与李叔同结婚的要求,并决定同他一起回中国。回国后的李叔同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授课。1918年,因醉心于佛法的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寺出家皈依佛门。皈依前,他将半屋西洋油画、美术书籍送给北京美术学校;将印章送给杭州西泠印社;将平生收藏的字画送给夏丐尊;将几十年收集的音乐、书法作品送给学生刘质平;自己带了三件简单的衣服、两袋梵典、一杖一钵一芒鞋,引入佛门。

他选择了从绚烂至极归于平淡。从此,滚滚红尘里少了一位翩翩公子,佛门里多了一位弘一法师

其实,剃度出家不是李叔同一时兴起的率性而为,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和周密部署的,他在出家前前曾写给妻子一封信,详细讲述了自己出家的原因:

……

“做这样的决定,非我寡情薄义,为了那更永远、更艰难的佛道历程,我必须放下一切。我放下了你,也放下了在世间累积的声名与财富。这些都是过眼云烟,不值得留恋的……

“对你来讲硬是要接受失去一个与你关系至深之人的痛苦与绝望,这样的心情我了解。但你是不平凡的,请吞下这苦酒,然后撑着去过日子吧,我想你的体内住着的不是一个庸俗、怯懦的灵魂。愿佛力加被,能助你度过这段难挨的日子……。”

……

他在出家前曾预留了三个月的薪水,将其分为三份,其中一份连同自剪下的一绺胡须托老朋友杨白民先生,转交给雪子,并拜托朋友将妻子送回日本。从这一细节可以看出弘一大师内心的柔情和歉疚以及对妻子的温情。

对于李叔同出家的原因,坊间曾由很多猜测和说法,但我认为只有他的学生丰子恺的解释最为可靠和可信,丰子恺是这样解释的:

“他怎么由艺术升华到宗教呢?当时人都诧异,以为先生受了什么刺激,忽然遁入空门了。我却能理解他的心,我认为他的出家是当然的。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三层楼。懒得(或无力)走楼梯的,就住在第一层,即把物质生活弄得很好,锦衣玉食,尊荣富贵,孝子慈孙,这样就满足了。这也是一种人生观。抱这样的人生观的人,在世间占大多数。其次,高兴(或有力)走楼梯的,就爬上二层楼去玩玩,或者久居在里头。这就是专心学术文艺的人。他们把全力贡献于学问的研究,把全心寄托于文艺的创作和欣赏。这样的人,在世间也很多,即所谓知识分子学者艺术家,。还有一种人,人生欲很强,脚力很大,对二层楼还不满足,就再走楼梯,爬上三层楼去。这就是宗教徒了。他们做人很认真,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必须探求人生的究竟。他们以为财产子孙都是身外之物,学术文艺都是暂时的美景,连自己的身体都是虚幻的存在。他们不肯做本能的奴隶,必须追究灵魂的来源,宇宙的根本,这才能满足他们的人生欲。这就是宗教徒。世间就不过这三种人”。

以我等凡夫俗子,终其一生都无法体悟弘一法师的道心和境界。他出家既不是破产、遁世,也不是失恋、政界失意,而是为了传经授禅,普度众生,舍弃小爱,传播大爱。

爱就是以慈悲为怀,以众生为象,追求内心的宁静。

最能理解弘一法师的估计要数中国近代另一名旷世奇才苏曼殊,这位曾三次剃度为僧,又三次还俗的和尚、诗人,也曾与日本女子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诸事幻灭后,他曾写下了一首《本事诗》,与李叔同的心境最为相同:

乌舍凌波肌似雪,亲持红叶索题诗。

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