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大嫂  

2015-11-14 20:49:5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不要上电视台把这事说出去,让他们帮着找?”陈德水自言自语着拿起桌上的暖瓶,给自己倒了杯水。桌上是一碟中午的剩菜,半个馒头和两双碗筷。老伴已经去世好几年了,可吃饭的时候老陈还会不由自主的放两双碗筷,习惯了,很难改。

思索了半天,老陈还是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几个上海的老战友。虽说已经退伍近50年了,可当年的战友情还在,时不常的他们还在一起聚一聚,只是近些年来经常有老战友故去,能参加聚会的越来越少了。

 “我看可以试一试,都过去50年了,再不找,恐怕就再也找不着了。连长嫂子当年对咱们那么好,给我还补过袜子呢。唉,算起来,他也快八十岁了,不知道还活这么?” 电话那头是肖备战的声音。老肖是老陈当年一个班的战友,对老陈的心思猜的很透:“连长就是为救你才死的,我知道你有心理包袱,可是都过去50年了,再说嫂子也是明事理的人,不会为难你的。”电话这头,老陈能听出老肖诚恳的声音。

放下电话,陈德水坐着没动,沉默了半饷,只是用手捶了捶受伤的左腿。腿上的伤,就是那场事故落下的,至今遇到阴雨天还会隐约的疼。

天色越来越暗了,初冬的上海,阴冷的风夹杂着小雨,从弄巷吹进来,屋里湿漉漉的,衣服洗了好几天老不干,手摸上去还是潮乎乎的。老陈站了起来,茫然的看着阁楼的屋顶,一盏昏暗的灯泡被风吹得来回摇晃,把屋子照的影影绰绰。

年纪越来越大了,腿脚越来越不利索了,耳朵越来越背了,瞌睡越来越少了,陈德水估摸着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不行了。到底是摸上七十了,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咋不叫我和你一起走呢。”老陈嘟囔了几句,抬头望了望桌子正上方,照片里的老伴正慈眉善目的看着他,咧着嘴笑。

老陈走到了床前,床上很凌乱,是刚才他摊开的一叠资料,一个已经泛白的红色塑料皮的退伍证刚翻开,一面印着:“因革命工作需要,陈德水同志光荣退伍,特发此证。”落款是新疆军区34师,正中间的红五星依然清晰看见;另一面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的黑白照,头戴着五角星的军帽,英姿逼人。不用问,这个小伙子就是陈德水。退伍那年,他才二十二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老陈收拾了下床,和衣躺下了。老伴去世后,这屋子越来越冷清了,孩子们都在国外,几年才回来一次,小孙女见了他的面,吓得连忙往后退,都不认识了。

躺下根本睡不着,50多年了,那个惨烈的场面时常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很多次把他从梦中惊醒。有一次他在梦里哭喊着“连长、连长”,把老伴都惊醒了,满脸满头都是水,分不清是汗还是泪。

“试试吧,再不试可能真的没有机会了,自己真的就要带着悔恨和遗憾离开人世了。”想到这儿,老陈翻身慢慢的起了床,挪到桌前,抄起了电话,又拔通了老战友肖备战的电话……

几天后,电视台来电话,同意他们的想法,电视台还派了名年轻的小记者还专门到他家里详细的了解了当年的情况,并且问了问连长安葬的地方和嫂子的情况。连长安葬的地方他很熟悉,就在宝山革命公墓,他和肖备战等老战友每年清明节都去,而嫂子的情况他就了解的不多了,只记着连长是山东莱芜人,去世后,嫂子来过部队一次,可那也是最后一次。

“嫂子可勤快了,每次来部队探亲,对我们新兵还照顾,知道我们年纪小,不会照顾自己,经常给我们洗衣服,缝袜子,包饺子,烙煎饼。有一次,肖备战到农田里干活,不小心受伤了,当时卫生员刚好又没在,还是嫂子帮他包扎的伤口哩。”看着年轻的女记者,老陈仿佛又回到了50年前刚入伍当兵的状态,手舞足蹈,滔滔不绝,两眼放光,整个人的身体状态都不一样了。

“一次我们在训练扔手榴弹的时候,当时由于害怕,我把手榴弹没扔远,扔到距离我只有5米左右的水洼地里,手榴弹嗤嗤的冒着白烟,我都看傻了,还是连长反应快,将我一下子按倒,扑在了我身上,后来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只是腿上钻了个弹片,没啥大事,可连长,连长他……”陈德水讲到这里的时候,泪水还是禁不住的从他浑浊的眼中流了下来,手也垂下了。旁边的小记者也禁不住感动的拭了拭泪。

“后来,我们安葬了连长,连同他身上有几十块弹片我们一起安葬在宝山公墓。安葬那天嫂子来了,哭得昏天黑地,我们看了都心疼。再后来,嫂子就回老家了,临走的时候,战友们都去送别了,可我没敢去,怕她责怪我。”

“唉,50年过去了,我们也老了,不知道嫂子还在不在,我们都很想念她,很想对她说声‘对不起’。小同志,我知道你们电视台有办法,你们能帮我找到她吗?”说道激动的时候,老陈拉住了小记者的手,眼泪再一次的流下来。

电视台的小记者也被老陈感动了,连忙答道“老大爷,我们一定帮您事先心愿。”

几天过去了,电视台没有音讯;十几天过去了,依然没有音讯;两个月过去了,电视台依旧音讯全无…

只有老肖时不常的还打电话过来,询问电视台是否找到了大嫂。电话这头,老陈沉默不语,他心里明白,都50年了,当年的大嫂不知还活着没,如果活着,也已经80多了。再说,当年连长的老家他记得也不清楚,只记得是山东莱芜,可莱芜那么大,上哪儿找啊。

就在老陈已经放弃的时候,电视台来电话了,让老陈把他们当年的老战友都叫上到电视台来,准备录节目。什么节目,电视台也没说。估计说了,老陈也不已经弄得明白。

于是,老陈挨个打电话,还几个要么去世,要么身体不好行动不便,最后,能跟老陈一起上电视台的,只剩下6个人了。

“要知道,当年我们去大西北的上海兵,足足拉了一火车皮哩。”在电视台的演播厅里,聚光灯下,老陈将自己当年如何去当兵,如何扔失手榴弹的故事又讲了一遍,台下年轻的观众都跟激动,也很感动。

“我们今天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可是连长牺牲没有赶上啊。我们怀念他,每年都去看望他。可嫂子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我们也能想念她啊……。”老陈的一席话,引起了6位老战友的共鸣:“恳请电视台能帮助我们这些老兵找到嫂子,让我们对她当面说声‘谢谢’,你们一定要找到她啊。”

台下的观众一片的唏嘘。

这时,上次去老陈家的那位年轻的女记者走上来:“大爷,您的故事很让我们感动,我们领导很重视,专门派出了几路记者,到山东莱芜去找您们的大嫂,您往前看,那是谁……。

这时,演播厅的大门徐徐拉开了,一位头发全白,身材矮小的老太太在小记者的搀扶下走上了演播台。老陈和他的六位战友连忙站了起来,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右手,眼泪再一次的流了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