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前世缘 今世情之五  

2015-02-11 21:21:5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多少人萍水相逢匆匆而过,多少人初次相逢却一见倾心。人生就是如此,有前世的因,才会结下今世的果。那些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其实在前世早已注定,走过鬼门关,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前世的事虽然留在了前世,但因缘却已经结下。

杜文学满腹狐疑的和婉儿踏上了进京科考的漫漫征程,过宣城、经巢湖,越商州,走南阳,一路上风雨兼程、风餐露宿,虽说十分的辛苦,杜文学也没觉的有什么,只是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让他震惊、感叹。那些朱门内的奢靡淫逸,茅屋下的饥寒交迫;那些横行街头的官府老爷,路边哀鸿遍地的累累白骨,杜文学看到的听到的是过去十几年来在书本上从未看到和学到的知识和经历,如此的反差让杜文学很是唏嘘。因为自小衣食无忧的他从未想过世上还有如此的景象,悲天悯人的他早就没有了刚从福州出发时的闲情逸致,每日早起赶路,夜晚歇店,将自己一路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血气方刚的他想着有朝一日必要向圣上陈情,告诉文帝百姓的疾苦。

婉儿倒也乖巧,一路上精心的伺奉着杜文学。杜文学自小随母亲长大,而后又随杜化龙研读圣贤经典,心底单纯,没有那些私心杂念,两人倒也相安无事。只是几次,杜文学想问清婉儿为何要女扮男装甘愿受苦随自己上京,却都被婉儿巧妙的化解了。杜文学一看婉儿口风甚紧,索性不再问了。

逾冬经春,隋开皇十四年初夏,经过近半年的长途跋涉,风尘仆仆的杜文学终于赶到了大兴城(注:即长安城,隋代成为大兴城,到唐代才改成长安城),稍事安顿,杜文学便到吏部上交了福州府尹范自永亲笔书写怀牒就算报到,领了号牌,开考的日子也定下来了,是那年四月初八。

距离开科还有十几天的时间,杜文学想着一路上赶路,没有再访名山大川,觉得有些对不住婉儿,现在已经到了大兴城,无论如何也要领着婉儿走走看看了。大兴城规模宏大、气势雄伟,城内南北11条大街,东西14条大街,形成网格布局,其间108坊分列两边,浐河、滈河、潏河水绕城而过,风景秀丽,气象万千。杜文学每日清早苦读圣贤,下午和婉儿饱览大兴城的名胜古迹,也算调理身体,为会试作最后准备。

科考的日子终于到了,杜文学和各州府推荐的门生一起来到了吏部,领了试策,入住考舍,今科题目为《略论立纲陈纪》。杜文学联想到一路所见所闻,一下子思如泉涌,下笔如神:“洪惟我太祖高皇帝,睿智原于天授,刚毅本于性生。草昧之初,即创制设谋,定万世之至计……;后世语精明者,首推汉宣,彼其吏称民安,可为效矣!而专意于检察,则检察之所不及者,必遗漏焉,故伪增受赏所从来也……;四海之穷民,十室九空,非不颁赈恤也,而颠连无告者,则德意未宣;而侵牟者有以壅之,幽隐未达;而渔猎者有以阻之,上费其十,下未得其一。何不重私侵之罚,清出支之籍乎?四夷之内讧,西支东吾,非不诘戎兵也……。”洋洋洒洒,饱含感情,字字千金,写到激动之处,杜文学不能自已,将自己平生绝学和一路所见所闻倾注到试策中,洋洋洒洒,饱含感情,字字千金,写到激动之处,力透纸背。三个时辰过去了,杜文学第一个起身,交卷了!

回到馆舍,杜文学仍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拉着婉儿讲述着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听所写,慷慨激昂,听得婉儿都入迷了。

月余,吏部放榜,杜文学又以一甲一名中举!消息传来,大兴城哗然!因为,自隋开皇五年开科,一甲一名始终为中原学子垄断,从未有南方学子得中高魁,更遑论福州那样的南蛮之地了。此次杜文学一鸣惊人,得中榜魁,一下子杜文学的名声在京城传开了。

杜文学不知道,其实,他这篇包含激越之情的《略论立纲陈纪》曾在吏部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吏部主考李国生见此文立义高远,行文流畅,但似有犯上之意,不敢专断,思索良久后上报吏部侍郎郑善果。郑大人不愧为朝廷重臣,认为此文切中时弊、关切民生,能为朝廷谏真言,陈实情,便力排众议举为一甲一名!并将此文中上报了文帝,文帝一看此文虽言词激越,却也无心冒犯,便朱笔一批,同意了!

放榜这天,杜文学早早的来到了吏部,老远就听见人声鼎沸,杜文学挤到人群中到跟前一看,衙门口贴的大红纸上第一个就是自己的名字!顿时,他激动不已,眼眶湿润。他赶紧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一路飞奔到客栈,想与婉儿分享自己的好消息。

到了客栈,却未见到婉儿,杜文学以为婉儿出去游览了。这半年来,婉儿也受苦了,一个素未平生的弱女子跟随自己风餐露宿,担惊受怕,他觉得很过意不去,无论如何,今晚要和婉儿对饮一杯,聊表心意。

直到天擦黑,婉儿还是未见归来,杜文学慌了神,连忙去问店家,在门口正忙乎着招呼客人的店家一看是杜文学,连忙答道:你问婉儿姑娘啊,她早走了,你不知道?”。

杜文学一听脑子一下子懵了,连忙拉住店家询问;“怎么婉儿不辞而别了?也没有告诉我一声啊”

店家一听杜文学也不知此事,也糊涂了,连忙问杜文学是怎么回事儿。杜文学就把如何与婉儿相遇相识的故事告诉他,店家一听,原来如此,急忙倒头就拜:“小人不识金镶玉,原来今科是杜大人高中榜魁,真是天大的好事,杜大人能屈身小店,也是小店的荣光啊,失敬失敬。”

“你先不要恭喜,我问你婉儿姑娘去了那里?”杜文学打断了满脸堆笑的店家的庆贺,急忙问询起婉儿的行踪来。

“你走后,婉儿姑娘只说出去一下,让我将这个行囊给你。”说着,店家急忙从柜台下面拿起一个小巧的行囊,交给了杜文学。杜文学一脸狐疑的打开了行囊。行囊里没有装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有一封书信,上面是纤细的字迹,一看就是出自女孩子的手笔:“杜文学先生亲启。”

杜文学赶紧大开了信封,果然是婉儿书写的,其文曰:

杜大人钧鉴:

小女陈文婉本是佛前灯芯,前世为杭州城沈光之女,名曰沈婉。那年上元节灯会,小女携母亲大人出府赏灯,突遇大雪,小女与母亲失散,走投无路之时,幸遇先生相救,亲送小女回府,一家人得以团聚。先生不惧夜黑雪飞,如此义举,小女和父母大人甚为感激,先生悄然而去,无以为报。今世在灵隐寺前堂舍粥之时,偶遇先生,文婉便觉得不能错过,随陪伴先生来到京城,参加科考,了却心愿。今早已知先生高中榜魁,可喜可贺。以先生之才华,今后定能辅佐圣上,福荫黎民,成就大业,也不枉小女一片痴心。

此次先生高中,小女心愿已了,悄然而去,清风明月,陪伴我佛。愿先生今世安好,愿来世相见。

                                                                                                                                       小女陈文婉敬上

                                                                                                                                         开皇四月初八

看见此信,杜文学终于知道了婉儿的来历,可前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如何在风雪夜救的婉儿,他不得而知,他只知道,今世遇见的婉儿,是前世积下的因缘,缘聚则相聚,缘灭则人散。

杜文学收起书信,刚才兴高采烈的神态一下子没有了。这半年来,虽说婉儿始终以书童面目示于他,可毕竟两人相伴近半年之久,青春年少,一阙懵懂的情愫暗自在生长,刚刚破土而出,却被一场大雪捂了个严严实实,实在叫人暗自心伤。

杜文学茫然的走出了店门,一个人忙无目的的在街上四处寻找着婉儿,从东市到西市,到处遍寻,不见婉儿的踪迹。此刻,一阵厚重的钟声传来,原来,他无意间来到了无漏寺。

杜文学一下子想起了婉儿的那封书信,想起了自己无数次在梦中遇见的那个红衣女子,突然,他悟到了什么。

杜文学漫步走进了大雄宝殿,一尊释迦佛宝相庄严,神圣柔和,单手合十,一手开示,目光注视着远方,好像俯瞰着芸芸众生。杜文学走了进去,双腿跪地,拜服于蒲团上,感恩着这一段人世因缘。

这一拜,杜文学泪眼模糊,不仅为自己几十年来的付出,为自己今日的高中,也为这一段惊世骇俗的因缘。阵阵佛乐中,浴佛节的庆典开始,一张宽大的供桌陈列在佛像前,两边两注香烛静静的燃着,火烛不时随着轻烟摆动,好似精灵一般舞着。

杜文学看着、听着,脑子里回想起了去年在灵隐寺舍粥时看见的那个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脸衬桃瓣,发丝飞扬,一袭清绝的红衣的女子,回想起了少女婉儿那封情真意切的书信,回想起了明一法师和碧钵法师曾经讲授过的《圆觉经》:

“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由妄想我及爱我者,曾不自知念念生灭,故起憎爱,耽著五欲。若遇善友,教令开悟净圆觉性,发明起灭,即知此生性自劳虑。若复有人,劳虑永断,得法界净,即彼净解为自障碍,故于圆觉而不自在,此名凡夫随顺觉性。…”。

 

                         终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