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悲情李清照  

2015-02-25 10:48:27|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其实这些不如意大都是自找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然而,如果您饱读诗书,淡泊名利,每日清风明月,采菊东篱,是否就可以悠然自得呢?

不能。

人生中还有另外一种痛苦的事情,就是你身处思想的制高点,能洞察出别人看不到的事情,追求到别人追求不到的境界,但是却处于社会的底层,难免就会有超越不了时空的孤独和无法解脱的悲哀,难免要忍受苦难。

比如李清照。

李清照在中国历史上的贡献有二:其一是人所共知的词,是婉约派的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其词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史称“易安体”;其二是金石,曾与夫赵明诚合著《金石录》,著录了夏、商、周三代至五代金石拓片二千种,补正了前人金石着作的阙失、订正史籍的讹谬、录存大量文献失载的史料等,后世评价甚高。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擅长书画,通晓金石的“词家第一大宗”,其一生却极为坎坷,充满了悲情。

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进士出身,官至礼部员外郎,是当时极有名气的作家,深受文坛宗匠苏轼所赏识;夫君名叫赵明诚,是一位金石学家,每日夫妇二人沉迷于秦石汉瓦,怡然自得;公公赵挺之,秘阁校理,迁监察御史。可以说,李清照的家世宽厚,家庭优越,完全可以生活安逸。然而,人生的不确定性在她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突如其来的就是一件尴尬事:

宋徽宗崇宁元年,李格非卷入了所谓的“元祐党人案”,受到朝廷的排斥,被罢官远徙。更要命的是审理这间案件的主审是与李格非“持不同政见者”的赵挺之――李清照的公公!

可以说,这一下子李清照和赵明诚这对夫妻推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一方父亲若要保持名节,另一位父亲必然失去名节,并且这种你死我活的格局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无法躲避。

在接下来叙述李清照的应对之策之前,先科普一下所谓的“元祐党人案”。北宋元丰八年,宋神宗去世,年仅九岁的哲宗继位,由宣仁太后同处分军国事,同年司马光任宰相,全面废除王安石变法、恢复旧制。前后历时九年。至此,支持变法的政治派别,被时人称之为元丰党人,反对变法一派,则被称之为元佑党人

按说,这种政治上的“变法”与“守制”之争很正常,历朝历代都有,做为人臣,自有其判断是非的标准。然而,身处政治漩涡的臣子,一旦判断失误,就会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不幸的是,李清照那位精于诗文,纳于周旋的父亲李格非却陷了进去,并且连累了女儿一生!

李清照见此尴尬情景,一时乱了分寸,竟大胆给公公修书一封,让他以“父子情”为虑,顾及儿子、儿媳以及亲家的脸面,不要做让大家寒心的事情。

赵挺之十分的犹豫徘徊,一方面有与李格非不同的政治主张,有朝廷的命令,另一方面有家人、亲情的顾虑,犹豫再三,无法周全。最后自己也受到派争的打击,遭到罢黜,家产查封,连儿子赵明诚也无法幸免,被罢免官职。两家人同遭大难。

其后,李清照夫妇返回青州居住,移情诗书金石,赵明诚更是了得,四游仰天山,三访灵岩寺,一登泰山顶。或题名,或拓片,获得了大量的碑文资料。经过多年的亲访广集,在李清照帮助下,完成了《金石录》的写作。这是一部继欧阳修《集古录》之后,规模更大、更有价值的研究金石之学的专着。着录所藏金石拓本,上起三代下及隋唐五代,共2000种。《金石录》30卷。前10卷为目录,按时代顺序编排;后20卷就所见钟鼎彝器铭文款识和碑铭墓志石刻文字,加以辨证考据,对两《唐书》多作订正,是研究古代金石刻必资之书。

然而,这对神仙眷侣终究无法逃脱政治和时局的影响,受金国的侵扰,宋朝一再败退,宋高宗从越州,到明州,经奉化,过温州,又返回越州,一路逃窜。李清照夫妇舍不得穷尽一生艰难收集的金石文物,带着全部古董,跟随着被进兵一路追逃的宋高宗逃难。在颠沛流离间十余年间,所携文物损失大部。并且那位沉湎于金石生性懦弱的丈夫病逝,年近五十的李清照国破家亡,在世上成为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即便如何的才高八斗,性情高傲,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李清照无法承受生活的重压,失去亲情的痛楚。赵明诚死后,李清照行无定所,身心憔悴,思虑再三后,再嫁给了一个叫张汝舟的小吏。起初,张汝舟还算是彬彬有礼的正人君子,结婚后对李清照照顾的还算不错,后来李清照发现,张汝舟其实是看上了她身边尚存的文物,所谓结婚,只是一个诈骗的手段,文物到手后,便对李清照拳脚相加,百般虐待。

万般无奈之下,可怜的李清照无法再顾及世俗的眼光,结婚三月后,向官府提出上诉,要求解除婚约。但依宋朝法律,女人告丈夫,无论对错输赢,都要坐牢两年。李清照是一个在感情生活上绝不凑合的人,她宁肯受皮肉之苦,也不受精神的奴役。一旦看穿对方的灵魂,她便表现出无情的鄙视和深切的懊悔。她在给友人的信中说:猥以桑榆之晚景,配兹驵侩之下材。最后,婚约解除,张汝舟被发配到柳州,李清照也随之入狱。可能是李清照的名声太大,当时又有许多人关注此事,再加上朝中友人帮忙,李只坐了九天牢便被释放了。但这件事在她心灵深处留下了重重的一道伤痕。

进入晚年的李清照,犹如一叶孤舟在苦海中无助的飘零,没有孩子,守着一孤清的小院落,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偶尔有一两个旧友来访。她一辈子关心国事、著书立说、传道授业,收集的文物汗牛充栋,她学富五车,词动京华,到头来却落得个报国无门,情无所托,学无所专,别人看她如同怪异。李清照感到她像是落在四面不着边际的深渊里,一种可怕的孤独向她袭来。人生行将结束,她吟咏出了自己晚年的代表作《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后世有人评价说:“李清照的悲剧就在于她是生在封建时代的一个有文化的女人。作为女人,她处在封建社会的底层,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她又处在社会思想的制高点,以平民之身,思公卿之责,念国家大事;以女人之身,求人格平行,爱情之尊。无论对待政事、学业还是爱情、婚姻,她决不随波,决不凑合,这就难免有了超越时空的孤独和无法解脱的悲哀。”

这种悲哀,不仅仅是李清照的悲哀,更是千百年来许多读书人的悲哀,饱读诗书,风华绝代,仍不免颠沛流离,在风雨中看西风黄花,雨打芭蕉,在孤独中了却一生。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