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前世缘 今世情之三  

2015-02-02 21:31:5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这一晚,杜文学时睡时醒,他不知道今日在殿内看见的那个女子究竟是何人?思来想去却没有半点线索,迷迷糊糊之间,更声已起,窗外已鱼肚白了。

杜文学连忙起身,梳洗完毕,推开禅房门,一股寒气袭来,不禁打了个寒战。原来,昨晚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从天而降,大殿、禅房的屋顶上,树木花草上,全都笼罩在白蒙蒙的大雪之中,整个灵隐寺成了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

说来奇怪,江南钟灵毓秀温润之地,冬季很少下雪,然而,昨夜的杭州城却难得一见的下了一夜大雪,此刻仍未停息。雪片像鹅毛似的,轻飘飘慢悠悠地往下落,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像天女撒下的玉叶、银花,那样晶莹,那样美丽。杜文学自幼居住在福州,很少见到雪花,如此大雪更是见所未见,不禁连声感叹:“真乃好雪啊”。随即口占一首:

漫天梨花舞云烟

随风飘落覆碧颜

待到风清转暖日

化雨轻落暗香间

“好诗、好诗啊”。一声叫好声由远及近,打断了杜文学的思路。原来是碧钵法师欲去前殿舍粥,路过禅房,听见杜文学的吟诗,不禁击节叫好。

“阿弥陀佛,法师早安,欲与何往?”杜文学连忙双手合十,向法师施礼。

“今日腊八,禅寺依例舍粥,老衲欲往前堂赈济众生,偶听得施主吟诗,觉得甚好,不料唐突出声,惊扰了施主,打扰了,阿弥陀佛”。碧钵法师微笑着看着杜文学,是那么的慈眉善目,面带温柔。

“哦,小生闲来无事,法师若不嫌弃,小生愿随法师前往,为弘扬佛法尽绵薄之力。”杜文学深鞠一躬。

“施主有如此慈悲心肠,绝非池中之物,他日长安科考,必能高中榜魁,到时老衲静听施主佳音啊。哈哈哈……,如若不弃,请随我来。”碧钵法师一手捻着佛珠,另一只手做了个请字,便径直前行了。杜文学一看法师应允,连忙跟在碧钵法师和随从师傅的身后,随法师前往前堂了。

此时的大殿前堂的广场上,五口大锅正热气腾腾的冒着热气,老远就能闻到腊八粥的米香,锅底的松木柴火旺旺的烧着,锅里各色大米、红豆、红枣、枸杞、花生仁之类的米蔬正在熬着,旁边几个身强力壮的师傅拿着巨大的木勺、木铲在来回搅动,防止粥粘到锅底。每口锅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各色信众、居士已经冒着大雪从四面八方汇聚到灵隐寺,聚集在大殿前堂,都想讨一碗腊八粥,为自己和家人讨来“福慧”。

看到寺院主持来到,僧众和信众都双手合十,向碧钵法师施礼。法师面带微笑,也双手合十还礼。然后走到中间的大锅前,接过寺院饭头递来的木勺,依次为信众盛起腊八粥。每位信众接过法师盛的腊八粥,都合十向法师施礼,法师颌首以示还礼,诺长的队伍无人喧哗,井然有序。

杜文学一看不敢怠慢,连忙站在另一口大锅前,拿起木勺,开始为长长的信众队伍盛起粥来,盛完粥,学着法师的样子,依次为信众还礼。

领粥的队伍里,各色人等都有,有老迈的婆婆、龙钟的大爷,也有中年、青年人;有种地的农夫,做买卖的商贾,也有书生模样的读书人;有男子,也有趁机出来的妙龄女子,大家都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愿,讨一碗腊八粥,为自己和家人祈求吉祥。

过了两个多时辰,大雪不知不觉间已经小了,雪花也已经从鹅毛变成了盐粒,领粥的队伍逐渐变短,此时已经到了午饭时候。杜文学已经觉得腹中饥饿,他回头看了看碧钵法师,法师还在聚精会神的舍着粥,额头已经渗出汗来,可全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杜文学一看不好意思,心中暗自佩服法师的定力,又卖力的舀起粥来。

此时,排在杜文学这口锅前队伍中的一个书童模样的年轻男子引起了杜文学的注意,那年轻男子一袭青衫, 容貌秀丽,清秀绝俗,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步履轻盈,体态婀娜。那书童拿着口碗,来到杜文学的面前,双手将碗奉上,杜文学依例将粥盛上。那书童的双手皓肤如玉,犹如透明一般,看得杜文学有些呆了。双目对视间,只见那书童眼如点漆,晶光粲烂,闪烁如星。杜文学看着面熟,似曾相识,就是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那书童看见杜文学顿时两眼大睁,双目放光,嘴唇微启,好似要说些什么,还没等说话,粥已经盛到自己的碗里,后面的信众已经将他挤到了旁边。杜文学回头又看了看书童,点了点头,那书童施完礼,转身走了。

大约又过了半个多时辰,终于讨粥的信众已经稀少了,此时法师停下了木勺,交给了旁边的师傅,腾出手来擦了把汗,对旁边的僧众说道:“信众依然稀少,各位法师可以轮换着到斋堂用饭。”说完,又招呼几位前来帮厨的居士和杜文学一起到斋堂用过午饭。

尽管是腊八节,可是灵隐寺的斋堂午饭依然很朴素,念过“食存五观”,僧众们端起饭碗,默默的用食,没有人大声喧哗。午餐后,杜文学收拾行囊,和法师和总僧众告别,踏上了继续前往都城长安赶考的路途。

刚下过雪的道路泥泞,湿滑,杜文学走的很艰难,但是,为了自己的荣光和家族的荣耀,他又义无反顾的踏上了漫漫征途。

走了大约两个时辰,雪停了,天色将晚,杜文学准备找一户人家投宿。可是方圆几里,全是山路,道路泥泞,杳无人烟。杜文学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渴了,抓一把雪塞进嘴里,饿了,吃点碧钵法师临走时送的干粮,就这样,杜文学不停的往前走,天色愈来愈黑了,直到夜色完全降临,杜文学却还是没有找到一户人家,他不免有些心慌了。

脚底的靴子早湿透了,雪水渗了进来,双脚冰冷,头顶却冒着热汗。杜文学住着一根捡来的柴棍,跌跌撞撞的继续前行。他知道,无论如何他必须找到一户人家,否则在这荒山野岭上就会被冻死。

终于,前面有点亮光,杜文学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下来又来了力气,继续跌跌撞撞的向前奔去。果然,前面是个小院,院子里有一间茅草屋。杜文学连忙上前叩响了草屋的门扉。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院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老者提着一盏灯笼出现在杜文学的面前。杜文学连忙深施一礼:“小生杜文学,上京赶考,路过此地,想讨口热水喝,不知老伯能否应允?”

那老者上下打量了一下杜文学,看到他模样周正,一身书生打扮,不像是山野莽夫打家劫舍的,这才放下心来,说了句:“好的,请随我来”,将杜文学让进了屋内。

茅草屋内陈设简单,中间一个八仙桌,两张椅子分列两边,桌子上方悬挂着一幅孔圣人画像,两边一幅对联,杜文学隐约看见是极传统的“耕读传家远,诗书继世长”。屋内摆放着一个火炉,炉内炭火烧的正旺,杜文学顾不得斯文,赶紧凑上去烤起手来。

老伯一看,赶忙给杜文学倒了杯热水,和他攀谈起来。原来,老者名叫陈胤,曾任前朝南陈侍中,隋灭南朝后,陈胤与家人散居于此,读书种地,倒也逍遥自在。前些年,老伴过世,目前仅有一女与他相依为命。

杜文学听完老者讲述,不觉肃然起敬,忙起身又施一礼:“原来是吴兴王,失敬失敬。”

那老者-陈胤也起身,伸手扶起杜文学:“吴兴王乃前朝旧职,不可再称呼。先生急冲冲的深夜赶路,不知意欲何为?”

“明年朝廷开科,小生上京赶考,夜晚赶路,路过此地,想讨口水喝。”杜文学满脸凝重的答道。

“哦,读书人求学上进是好事,当今朝廷开明,选贤用能为国效命,此乃读书人之福分,先生此去长安,如能高中,为国效力,也算不枉人世走一遭啊。先生夜晚赶路,可能还未用膳,老汉略有粗茶淡饭,先生若不嫌弃,可略微充饥。”陈胤手捻胡须,微笑着对杜文学说道。

“小生风雪之夜赶路,早已饥肠辘辘,真是多谢了。”杜文学一听大喜过望,连忙对老者答道。

“婉儿,有客人到了,可将饭菜端上来。”说着,老者向里屋朗声说了句。“好的,稍等片刻。”一声绵言细语从里屋传来。

不一会儿,一个姑娘模样的女子从里屋走出来了,双手端着一个案盘,上边连个素菜,一碗米饭,走到了八仙桌前。

杜文学趁着桌子上的烛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姑娘,只见那姑娘身穿红色衣裙,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脸衬桃瓣,发丝飞扬,深邃的眼眸里泛着幽幽光华。杜文学不看不要紧,一看大吃一惊,这女子不是在灵隐寺领粥的那个年轻书童吗?

那姑娘低着头,双头将饭菜摆好,眼睛瞄了杜文学一眼,也大吃一惊,原来是你……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