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前世缘 今世情之四  

2015-02-08 18:30:1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人生充满了很多的偶遇,然而这些偶遇其实都是一段因缘,那些大街上匆匆而过的路人,生育养育的父母,白头偕老的至爱,那些给予我们关怀、鼓励和希望的朋友,都是前世的因缘注定,今世的每一次相识、相遇都是那样的不容易。佛说过: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前世的五千才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片刻厮守,而前世的五万次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我侬你侬。所以,我们都要珍惜在短暂的一生中遇到的任何人,因为无论这辈子我们爱与不爱,下辈子都不再相见,即便相见,也不相识;即便相识,也不相爱了。

杜文学看见这个姑娘很面熟,原来就是早晨在灵隐寺舍粥时遇到的那个年轻书童,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书童,其实是女儿身。这其中必有蹊跷,只是他不得而知。

陈胤一看两人惊讶的神态,也觉得奇怪,连忙问道:“怎么,你两人认识?”杜文学一听老伯惊讶,赶紧答道:“今日清早,小生在灵隐寺舍粥,看见一位读书人,器宇轩昂,神态不凡,便有些注意了,谁料今晚在这荒山野岭相遇,却不料是吴兴王的千金,真是失敬失敬。”

“这么说,婉儿,你又私自下山去了。”吴兴王陈胤一脸揾色。

“父亲息怒,每年四月初八舍粥乃灵隐重大的法事,孩儿不想错过,也替我娘了个心愿。”婉儿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赶紧走到父亲身边,扯了扯陈胤的衣袖连忙答道。

“哈哈,老夫值此一女,真是宠惯坏了,让先生见笑。”陈胤一看有外人在此,只得打个圆场,再说姑娘毫发无损的从灵隐寺回来,也不好发作了。

“先生赶紧用餐,些许有些凉了。”陈胤一看杜文学有些尴尬,连忙扯开了话题,招呼他用餐。

冰天雪地的赶了半天山路,此时的杜文学真有些饿了,看见老先生招呼,也就不客气了。

用餐完毕,杜文学和陈胤围坐在火炉旁,品着香茶,攀谈起来。陈胤问了问杜文学的家世,杜文学也没有忌讳,一一作答。

杜文学乃福州西郊怡山人氏,自幼父亲早逝,与母亲相依为命。杜文学从小聪慧好学,跟随乡亲杜化龙先生学习《论语》、《孟子》、《大学》、《中庸》等圣贤经典,以期登科中举,改变命运,光耀家族。

那杜化龙也不是泛泛之辈,弱冠之年便通过乡试,成为秀才,后不料家中突遭变故,父母亡故,兄嫂起了歹心,霸占家产,将其赶出了家门。杜化龙遭此打击,精神有些恍惚,稍有疯癫了。还是西禅寺的主持明一法师心善好心收留,将其安顿在禅寺内,每日供他食宿,又采撷草药为其医疗。经过几年的医治,杜化龙的病情好转,不再恍惚了。后明一法师念其也是读书人,便在寺院的禅房内开了学堂,一来给杜化龙有个安顿,二来也可教化乡里幼童,也算是一举两得吧。

那杜化龙当年也曾豪情万丈,也想参加科考,求取功名,经此变故后,也就熄灭了心中曾经的理想,从此安心教学,以求弟子中能有善才,了却自己的心愿。怎料福州怡山乃偏远蛮荒之地,乡里子弟虽多,很多也曾参加科考,也有通过乡试的,却从未有过学生能通过州府会试,更遑论还能到京城参加殿试的,这让杜化龙好生郁闷,哀叹自己空有一身绝学,却后继无人,直到遇到了杜文学。

早年杜文学家也算富庶,但自父亲过世后,逐渐衰落了。可到底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家中遗留供母亲和杜文学日常开支到还够用,加之父亲临终前曾有交代,让杜文学一定要读书,考取功名,以光宗耀祖,福荫后世。有此遗言,杜母不敢懈怠,自文学年幼时起,便早早的送到了乡邻杜化龙的门下,研习圣贤经典。杜文学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十三岁便通过了乡试成为秀才,一时轰动福州城,被县令周天通赞为“神童”,更提笔书写了“光耀怡山”四个金字悬于杜家门庭,让多年门前冷落的杜家也热闹了许多。杜母一看儿子将来会有出息,将来一定能成就一番事业,便每日到西禅寺拜佛请愿,以求佛祖保佑。而杜化龙更觉得此子绝非池中物,他日一定能高中榜魁,也更加的勤加教学,严加督促。隋开皇十三年,十七岁的杜文学以怡山县有史以来最年幼秀才身份参加了福州府的会试,又以一甲一名成绩得中贡生,又一次震惊了福州城。

次年七月,隋文帝开科,福州府尹范自永亲到杜家,劝说杜文学上京参加科考,因为自文帝开科以来,福州城还未有贡生中举,范自永听闻杜文学天资聪慧,又用功勤学,觉得参加科考一定能得中高魁,便来劝说,以广大福州城的名声,并资助了来回的盘缠。

杜文学和母亲以及老师杜化龙一商议,杜化龙觉得杜文学已经成人,到京城见见世面一时好事,再说,凡成大事者不能死读书,也要行万里路,访查民情,了解民意,将来入阁也能为民分忧。

杜文学辞别了母亲和老师,便走上了到京城科考的路。这一路,他遍访名山大川,所见所闻让他眼界大开。腊月时分,杜文学走到了杭州城,早年间听说过灵隐寺香火鼎盛,山寺含翠,便来拜访,才有了这一段因缘。

陈胤听到此处,手捻胡须:“看来老夫没有走眼哪,先生果然才学过人,此去京城,必能得中高魁,老夫敬候佳音,哈哈……”。

“岂敢,岂敢,让吴兴王见笑了,小生此番上京,前途未卜,即便侥幸得中,也是托您的福气,无论中与不中,此等恩情,必当回报。”杜文学赶紧躬身答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性正酣,不觉以至深夜,陈胤安顿杜文学住下,杜文学眼见荒郊野外,无处安身,也就没有客气。

这一夜,窗外寒风凛冽,大雪纷飞,窗内炉火正旺,温暖如春。杜文学睡的很香,梦里又梦到了供桌上的那个红衣女子,梦到了眼前这个可人的婉儿,他觉得十分眼熟,又很蹊跷,却又不知详情如何,胡思乱想间,又沉沉而睡……

第二天,天气放晴,杜文学辞别了陈胤,又踏上了上京的道路,只不过他没有看见婉儿的身影,他以为女孩儿家不便出来送行,也就不以为意了。

雪后初晴,一轮暖阳惨淡的照着,雪水融化,道路依旧泥泞,加之路况不熟,杜文学深一脚前一脚的往前赶,荒郊野外杳无人烟,杜文学边走边朗声咏读《中庸》,为自己壮胆:“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走出二里地,杜文学老远看见道路中间站立一人,一袭青衫,丝带飘飘,随风舞动。走到近处注目观看,他大吃一惊:“这不是婉儿吗,怎么她来到此处?”

站立路边的正是婉儿,只不过她又是一身男儿装打扮,站在路旁,风姿绰约,清秀绝俗。

杜文学连忙躬身:“不知小姐为何来到此处,这身打扮意欲何为啊?”

“听闻先生上京赶考,小女愿随先生前往,一路服侍先生。”婉儿答道。

“这,这这不太妥当,你乃姑娘家,咱二人前行有所不便,再说吴兴王没有托付小生,小生不敢,万万不敢。”杜文学闻听此言,连忙摆手。

“你有所不知,我已与父亲大人言说过,他也有此意。”婉儿又答道。

“不可能,绝不可能,昨日在你家,眼见你父家教甚严,不可能让你前往,你赶快回去吧,不要为难小生。”杜文学又躬身一揖。

“我确已与父亲言说,他确已同意,无论如何,我意已决,定要随你前往,恳请先生应允。”婉儿也躬身给杜文学深施一礼。

“这是为何?吴兴王为何同意啊?”杜文学满脸的疑惑。

“你别再问了,这或许是天意,命中注定的因缘,你是读书人,应该懂得的。”婉儿正色答道。

“既已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此去京城路途遥远,男女同行有所不便,还请小姐见谅。”杜文学一看婉儿意志非常坚定,说服不了,只好同意。

“没事,我愿为先生的书童,你看,我这身打扮不就是一个书童吗?”婉儿一看杜文学应允了,露出了调皮的神色。

那好吧,你我一起前行吧。杜文学哀叹一声,随手做了个请字,便继续前行了。婉儿赶紧跟在杜文学身后,继续朝着京城的方向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