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我们需要更多的汪诗来慰籍心灵  

2015-04-29 13:32:09|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随着被誉为“最后一个辉煌的诗人”汪国真的离世,一向远离大众躲在某个角落里的中国诗坛像是被大了一针强心剂,空前的活跃起来,众多的诗坛大佬穿过大半个中国以撰文、发布微信消息等各种方式来纪念他。其实不仅在诗坛,在整个文化艺术界,在民间的数以亿计的普通的诗歌爱好者之间,大家都以各种方式在悼念这位早逝的诗人、书法家和作曲家,网络上、微信圈里,汪国真当年的代表作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再一次的被人们提及、转发,反复传颂。与此同时,各种针对汪国真诗歌艺术含量高下的争论文章如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争得个不亦乐乎,让一向沉寂的诗坛再一次的为人们所注目。

仔细探究这些文章,其观点无外乎两种,一种以小说家,文化批评家马小盐为代表的专业学者认为“汪诗是社会主义传统美学的一部分,而非改革开放的新事物,其诗歌美学几近零度,……对其鸡汤的过度依赖和赞美,则是文化赤贫、审美扭曲的后果。……是一种媚俗式的符号认同。”另一位以凤凰网评论频道编辑叶鹏为代表的独立评论员认为“汪国真并非九零时代的郭敬明,……不管你对汪国真的诗看法怎样,但他的诗确实是曾与年轻人的心灵接近过,感动过那个时代。……缅怀他的诗,更该缅怀他对生活的热爱。”更多的则是广大的诗歌爱好、文青、被温润的汪诗慰籍过的“70后”们则一边倒的怀念这位曾经风靡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著名诗人,转发他的代表诗作,借以重温曾经走过的青春岁月。

的确,看着郭敬明、韩寒、饶雪漫、张嘉佳等等的作品长大的“90后”、“00后”们很难想象当年汪诗的火热程度,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个火热的激情岁月,无论男女,大家都在争相购买汪国真的诗集,在以传抄、借阅等方式争相阅读,那个时代流星的明信片上,如果不印上诸如“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心海/掠过飓风/在贫瘠的土地上/更深地懂得风景”等等汪国真的诗句,大半销量是不会好的。二十多年过去了,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在上高中的时候,我是如何的省吃俭用,用省下来的一点钱,买了本在当时看来比较贵重的塑料皮的笔记本专门纪录认为比较好的名言警句和诗句,那里面多半是汪国真的诗歌。还斗胆模仿着写下过十多首自认为还比较不错的所谓诗歌,在毕业的时候送给曾经并肩奋斗三年的同学们。那个塑料皮的笔记本一直被我保留着上完大学、工作,只是在一次搬家时才不甚丢失的,为此我还懊恼过很长时间,因为,我丢失的不仅仅是一本诗歌摘抄,而是整个学生时代的青春回忆。

其实,深究汪诗之所以流行的原因,无外乎有三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通俗易懂,第二个特点是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第三个特点是经得起品味。他的诗歌,在主题上积极向上、昂扬而又超脱,其着眼点是生活的导向实践,并从中略加深化,很符合年轻人的特质,所以一经问世,很快的就传颂开来。反对他的,主要是因为他的诗歌“不但是无法直面现实、直面历史、直面创伤的社会迫切需要的心灵鸡汤,还是一碗抛洒给大众的喝了即忘的孟婆汤,它给予人们一切都很美好、很向上、很励志的新闻联播一样的虚假的幸福幻象。

其实,当下的社会已经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整体氛围完全不同,诗歌的教化功能更加的弱化,可是,诗歌做为“心灵的舞者”,在讴歌时代的变迁,抚慰人们的心灵方面所起的作用并没有减少。只不过由于手段的多元化,诗歌在其中所占的份额减少而已。当卡拉OK、流行歌曲等等消费文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行开来,诗歌和小说等形式就会式微。但是,对于当代诗歌的被矮化、被边缘,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诗坛的专业人士的审美情趣发生了变化,而其中的变化并不为广大诗歌爱好者所接受导致。也就是说,问题并不在诗歌这种艺术形式本身,而在于从业者作品的质量。

我们先来看看这些年的中国诗坛各种所谓流行的诗歌形式吧,当诸如以“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极其白/贼白/简直白死了/——”等等“废话体”诗歌和以“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其实小时候我和她住得特近/一墙之隔……”等等“羊羔替”以及以“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等等“惊悚体”的所谓流行诗歌充斥整个中国诗坛的时候,我们能对这样的诗歌对普罗大众的讴歌、慰籍作用有什么期待,这种所谓的诗歌在国际上都是“旷世奇谈”,这样的“群魔乱舞”式的诗歌被广大的诗歌爱好者所抛弃是必然的,所以向汪国真这样的有所抱负的诗人愤然放弃诗歌,改行去作曲、练书法是必然的,当汪国真去世的时候,人们才会豁然大悟,原来汪诗才是真正的诗歌,那浅显的语句、铿锵有力的节奏、富有哲理的句子才会再一次的让人们怀念、记忆、传咏。因为诗歌不仅仅是一排排短句子的罗列,而是情感的表达,是与心灵的沟通,是直达人们内心深处最柔软地方的慰籍。

就在五一劳动节即将来临的这几天,央视推出了一档五一特别节目《工人诗篇》,以诗歌画面的形式,介绍了分布在各行各业可歌可泣的产业工人,用他们的诗记录着这个时代的发展足迹,抒发情怀的感人诗作,以及对诗歌的那份热爱、执着与坚守的信念。对我印象特别深刻的的一名叫马兆印的铁路巡线工,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写作了大量以铁路和铁路工人为题材的诗作,并发表了多部诗集,其中的一首《有一种铁》我非常感动:“有一种铁,一直绵延千里/它穿越的城镇乡村,有比铁还硬的内核/男人跟着铁前进,女人则刚柔相济/紧随一声汽笛/抵达远方……。”在这首诗中,这位业余诗歌爱好者以挚热的的情怀、朴素的情感讴歌了铁路职工的不畏艰难和无私奉献,读后让人热血沸腾,很多人看了这个报道后对这首诗和这个作者报以热烈的赞扬。究其原因,因为这样的诗歌最接底气,最能与人们的情感沟通,也最能引起人们的强烈共鸣,这样的诗歌受到人们的追捧就不足为奇。所以不是诗歌这种文学形式式微了,而是我们的很多诗坛从业者脱离了生活,陷入了一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低级趣味中,而被广大读者所抛弃了。

行文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路遥的代表作《平凡的世界》,按理说,描写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平凡的世界》中的时代背景、人物命运、故事情节等等和现在的社会已经大不同,可是还有那么多的人喜欢这部小说,这部小说的销量还会长期高据排行榜的前列,所改编的电视剧还会受到人们的关注,是因为人们从孙少平、孙少安等主人公身上看到了整个社会的变迁,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已经成为众多青少年励志的榜样,所以他的经久不衰依旧不足为怪了。

其实,诗歌也是同理,我们现在所期望的诗歌,就是如同汪诗这样讴歌火热的时代,抒发真情、传达正能量的诗歌。这样的诗歌在当代诗坛,是很多的人所写不出来的,所以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汪诗来慰籍心灵。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