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一场流觞曲水的记忆  

2015-10-01 18:59:55|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来惭愧,第一次读到《兰亭序》,竟也是念大学的时候的事儿了。

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了,我正在西安读大学,尽管是的专业是数学,可是我一直对文学艺术类的课程感兴趣,而我所就读的西北大学恰好就是以文学、历史、艺术等人文科学著称的大学,贾平凹、迟子建、雷抒雁等一大批知名的作家、评论家等曾在此就读,所以这里的人文科学的氛围一直比较浓厚。而我能和这些著名人物在一个学校就读真实三生有幸了。

那年,西北大学的著名书法家倪文东老师开了一门书法选修课,倪老师是当时在西大乃至陕西高校中比较有名的青年书法家,所以一时报名者众多。可是倪老师对报名选修的学生有特殊要求:就是所有学生必须有一定的书法功底,而且必须由倪老师亲自面试,面试合格者方能选修。我凭着小时候跟随父亲习过几年毛笔字的底子,很幸运与其他十四位同学一起从上百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倪老师的弟子,其中还有多位从日本、韩国来留学的留学生。

倪老师的授课比较独特,他将自己保留的《兰亭序》进行复印放大,然后发给我们,每次授课只讲其中的几句,让我们临摹、研习、体会,而且要求我们必须背诵下来,每次上课还要检查。倪老师是性情中人,每次讲授的时候,不仅给我们示范,而且结合《兰亭序》的形成背景给我们讲授作者王羲之的逸闻趣事以及《兰亭序》的沉浮命运,让我们这些理工科的学生听的很是津津有味。

倪老师的考试也很独特,一年下来,到课程结束的时候,他让我们每个人选一幅集《兰亭序》字的对联,反复临摹,然后书写在宣纸上,从中挑选出优秀者悬挂在当时西北大学校校园主干道的走廊橱窗里。我又很幸运,所临摹的一幅“竹因临风情思畅,兰以当清气亦和”的集王字对联被倪老师选中,悬于校园的橱窗里,成为学校的一段佳话,也成为我大学生涯的一段难忘记忆。

尽管几年后,我毕业了,但是喜欢研习书法、喜欢《兰亭序》的习惯却保留了下来。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无论我走到那里,在什么地方,只要看见有《兰亭序》的场合,我都会忍不住驻足,仔细的观赏,心中默念起“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的千古名句来。

只是也有遗憾,至此后,虽有幸和倪老师有过几次书信来往,却始终再未曾谋面,更不用提再次聆听教诲了。而当年和我们一起跟随倪老师研习《兰亭序》的日本、韩国留学生更是天涯海角,不得相见了。

至今我仍然觉得,在倪老师的那届学生里,就数日本和韩国的那几位留学生学的最认真,书法水平最高。

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三月三日,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在山阴(今浙江绍兴)兰亭“修禊”。那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阳光透过茂密的竹叶洒在溪水上,曲折的溪水清冽,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文人们弹奏唱乐,饮酒赋作乐。酒至酣处,其中,谢安作诗云:

相与欣嘉节,率尔同褰裳。

薄云罗阳景,微风翼轻航。

醇醪陶丹府,兀若游羲唐。

万殊混一象,安复觉彭殇。

孙绰一看谢安的诗句,连声叫好,忍不住自己也诗兴大发,随口占一首:

流风拂枉渚,停云荫九皋。

莺语吟修竹,游鳞戏澜涛。

携笔落云藻,微言剖纤毫。

时珍岂不甘,忘味在闻韶。

其他的曹华、华茂、孙嗣、孙统等人也不甘人后,趁着酒劲,也摇头晃脑的吟咏起来,后来他们将这些诗收集在一起,结集为《兰亭诗集》,共三十七首。公推当时书法最好的王羲之为诗集作序。王羲之沉吟片刻,看着周围的自然美景,想起了祖上的刀光剑影和自己的身世浮沉,心中无限感慨,提起鼠须笔,在蚕茧纸上一气呵成,写下了千古名作《兰亭序》,“……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做为他们宴乐诗文的序言。只是谁也未曾料到,这篇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一挥而就甚至还有些许涂改的《兰亭序》手稿,竟成为被世代咏诵的名篇佳作,成为以后中国书法一个至高无上难以逾越的坐标,也称为中国书法史的绝唱。后世的虞世南、褚遂良、冯承素、米芾、赵孟頫、董其昌等历代书法名家,甚至唐太宗李世民、宋高宗赵构、清高宗乾隆帝等皇帝看到此贴都爱不释手,反复临摹,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直到今日,也是后世的书法爱好者临摹的经典,尽管它的真迹早已无从寻觅,。

只是后世很多人不知道,在那场著名的酒会上,其实王羲之本人也做了一首诗,其诗曰:

“代谢鳞次。忽然以周。欣此暮春。和气载柔。咏彼舞雩。异世同流。迺携齐契。散怀一丘。悠悠大象运。轮转无停际。陶化非吾因。去来非吾制。宗统竟安在。即顺理自泰。有心未能悟。适足缠利害。未若任所遇。逍遥良辰会。三春启群品。寄畅在所因。仰望碧天际。俯瞰绿水滨。寥朗无涯观,寓目理自陈。大矣造化功。万殊靡不均。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亲。猗与二三子。莫匪齐所托。造真探玄根。涉世若过客。前识非所期。虚室是我宅。远想千载外。何必谢曩昔。相与无相与。形骸自脱落。鉴明去尘垢。止则鄙吝生。体之固未易。三觴解天刑。方寸无停主。矜伐将自平。虽无丝与竹。玄泉有清声。虽无啸与歌。咏言有余馨。取乐在一朝。寄之齐千龄。合散固其常。脩短定无始。造新不暂停。一往不再起。于今为神奇。信宿同尘滓。谁能无此慨。散之在推理。言立同不朽。河清非所俟。”

很可惜,这首以景咏怀的名作却被作者自己在不经意间书写的序言的光芒永远的掩盖起来,时至今日,也少有人还能提及。

这是书法家王羲之的幸运,也是诗人王羲之的不幸。

流觞曲水,觞:古代酒器;曲水:弯曲的水道。古代的风俗,夏历三月上旬的巳日,在水滨聚会宴饮,以祓除不祥。后泛指在水边宴集。古人每逢农历三月上巳日于弯曲的水渠旁集会,在上游放置酒杯,杯随水流,流到谁面前,谁就取杯把酒喝下,叫做流觞。

“流觞曲水”的风俗习惯到底从何而来?有无特定的文化内涵?至今没有定论。

有人说起源于西周初年。据南朝梁吴均《续齐谐记》:"昔周公卜城洛邑,因流水以泛酒,故逸《诗》云“羽觞随流波”。战国时,秦昭王循此古俗,于三月初三置酒河曲,忽有金人自东而出,向其献“水心剑”,日“令君制有西夏”。后秦国称霸诸侯,便在此处立“曲水祠”。汉武帝承袭秦制,凿建周长六里、水流曲折的曲江池,供皇家贵戚流水曲觞之用。隋改名芙蓉苑,唐复名曲江,并整修扩建,池面方圆达七里,亭台楼苑,鳞次相接,成为京都的一大风景区。唐人诗文中有许多曲水飞觞的描写,皆以此作为背景。

也有人说起源于东汉。《续汉书·礼仪志》“是月上巳”刘昭注:“一说云,后汉有郭虞者,三月上巳产二女,二日中并不育,俗以为大忌,至此月日讳止家,皆于东流水上为祈禳自絜濯,谓之禊祠。引流行觞,遂成曲水。”刘昭引述此传说后曾驳斥:“郭虞之说,良为虚诞。假有庶民旬内夭其二女,何是惊彼风俗,称为世忌乎?”有人认为它反映了古人视三月初三为“恶日”,乃至将孪生女婴看作“不祥”的迷信观念,因之曲水流觞的本义则是祓除邪祟。

还有好几种说法,这里不足而举。只是无论如何,流觞曲水都是一种风雅。

再回到《兰亭序》,后世对它的传说很多。据说当时王羲之写完之后,对自己这件作品非常满意,曾重写几篇,都达不到这种境界,他曾感叹说:“此神助耳,何吾能力致。”因此,他自己也十分珍惜,把它作为传家之宝,一直传到他的第七代孙智永。智永少年出家,酷爱书法,死前他将《兰亭集序》传给弟子辨才和尚。辨才和尚对书法也很有研究,他知道《兰亭集序》的价值,将它视为珍宝,藏在他卧室梁上特意凿好的一个洞内。后唐太宗李世民喜爱书法,尤爱王羲之的字。他听说王羲之的书法珍品《兰亭集序》在辨才和尚那里,便多次派人去索取,可辨才和尚始终推说不知真迹下落。李世民看硬要不成,便改为智取。他派监察御史萧翼装扮成书生模样,去与辨才接近,寻机取得《兰亭集序》。萧翼对书法也很有研究,和辨才和尚谈得很投机。待两人关系密切之后,萧翼故意拿出几件王羲之的书法作品给辨才和尚欣赏。辨才看后,不以为然地说:“真倒是真的,但不是好的,我有一本真迹倒不差。”萧翼追问是什么帖子,辨才神秘地告诉他是《兰亭集序》真迹。萧翼故作不信,说此帖已失踪。辨才从屋梁上取下真迹给萧翼观看,萧翼一看,果真是《兰亭集序》真迹,随即将其纳入袖中,同时向辨才出示了唐太宗的有关“诏书”。辨才此时方知上当。辨才失去真迹,非常难过,再加上惊吓过度,不久便积郁成疾,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此后又有唐太宗派“萧翼计赚兰亭的传说……唐太宗对王羲之书法推崇备至,敕令侍臣赵模、冯承素等人精心复制一些摹本。他喜欢将这些摹本或石刻摹拓本赐给一些皇族和宠臣,因此当时这种”下真迹一等“的摹本亦”洛阳纸贵”。此外,还有欧阳询、褚遂良、虞世南等名手的临本传世,而原迹,据说在唐太宗死时作为殉葬品永绝于世。史书记载,《兰亭序》在李世民遗诏里说是要枕在他脑袋下边。那就是说,这件宝贝应该在昭陵(唐太宗的陵墓)。可是,五代耀州刺史温韬把昭陵盗了,但在他写的出土宝物清单上,却并没有《兰亭序》,那么十有八九《兰亭序》就藏在乾陵(武则天的陵墓)里面。是否是真,已不得知。

 

1600多年过去了,那场聚会早已风清云散,就连聚会的场所也杳无踪迹,人们只能从史书中觅寻当时的盛况。会稽兰亭,却因那场集会和那篇不朽的佳作成为后世文人墨客心中的圣地,每年的暮春之初,都会相聚在此,凭栏远眺,追古思今:“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虽已毕业二十多年,每每看见《兰亭序》,就会想起倪文东老师,就会想起那段特殊的求学生涯。而对于书法,对于《兰亭序》的偏好,更成为我一辈子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