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送寒衣之一  

2016-11-19 20:47:3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刘德水蹲在地上,手里用一根随手从旁边捡来的树枝拨弄着地下的那一堆火,看着五颜六色的纸衣、纸被、纸褥、纸袜子、纸皮鞋、纸运动衣等等被褥衣服以及标有“冥国银行”面值从一元到千亿不等的冥币在火光中慢慢的变黑、变灰,火势逐渐变大,映红了他和跪在地上的妻子张海霞的脸,纷飞的纸灰借着火势在空中乱舞,飘落在墓碑跟前摆着的饺子、蒸馍、苹果等供品上面,白生生的落了几个黑点。张海霞一边将一叠叠冥币捻开扔进火堆里,一边不停的念叨着:“爹,天冷了,你和俺娘在那边还好吧,我给你把衣服被褥和零花钱送来了。你不用担心,我们都好这哩,我知道你惦记平山娃,娃来电话说了,在福建庙里也好着呢。你和俺娘多保重……”。

一会儿,纸衣、纸被、纸褥、纸袜子、纸皮鞋、纸运动衣以及一厚沓冥币便全部在火势中逐渐起卷变黑变灰,火势逐渐变小到完全没有了火苗子,只剩下忽明忽灭的火星在闪烁。等火星子也灭了,刘德水才停止了拨弄手上的树枝,和张海霞一起磕了个头,又从兜里掏出了带着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块湿抹布,用抹布擦拭着落满灰尘的墓碑。张海霞默默的看着,一会儿的功夫,墓碑上“父亲张宝祯母亲王美好之墓”几个清晰的隶书大字显露出来。刘德水仔细的将墓碑擦拭干净,又将坟墓周围的野草拔了拔,绕着坟头看了一圈,看看没有漏水下沉的迹象,这才拉着张海霞的手,准备离开了。

张海霞依依不舍的边走边回头,嘴里念叨着:“爹、娘,俺走了,过年的时候再来看您。”话说着,不自觉的眼泪又流下来了。刘德水见状掏出了一包纸巾,递给了妻子。张海霞默默的擦了把鼻涕眼泪,眼睛深情的张望了下刘德水。自从去年爹得病住院,多亏了丈夫,要不是他,老爹还活不了这么长时间哩。

张海霞的爹张宝祯是去年生病住院的。起先,老爷子觉得老是胃疼,饭量急剧减小,而且老爱打嗝。到啤酒厂的卫生所看了几次,跟老张相识了几十年的卫生所的赵大夫瞧后说不碍事,还调侃老张是怕死爱钱没瞌睡,球大的毛病都来医院,要是别人都像他那样,自己还不得累死。张宝祯听了自然不高兴,心中暗自骂道:“想当年老子年轻的时候,跟部队去西藏平叛什么苦没吃过?什么事没见过?老子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过,还怕个病?”于是输了几次赵大夫给开的液体后再也不去医院看病了。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眼见着身体瑜愈加消瘦,精神头也愈来愈差了,女儿张海霞看老爷子情况不妙,赶紧和丈夫刘德水合计,把老爹准备送到市里的大医院去瞧瞧。

张海霞也是啤酒厂的工人,这几年厂子的效益不好,工资有时都不能按时开出来,于是自己索性办了内退,姑娘刘娟还在上大学,一家子的重担都在丈夫刘德水的身上了。刘德水当过兵,上过老山前线打过仗,负过伤但不碍事,后来转业到县城的磷肥厂当了一名工人,厂子里情况还算可以,再加上老家就在县城附近,家里有几亩菜地,平时下了班伺弄点菜,日子还算可以。

刘德水一听妻子的想法,自然不会有异议,于是两人赶紧找了出租车,把老爹拉到市里大医院了,一路上还在联系亲戚朋友,看有没有熟悉的大夫。终于,二爸家的幺儿子刚刚在电话里说他的一个朋友的大哥在市医院,联系好帮忙给大伯看下。

大医院的人多、规矩多,经过繁杂的查血象、粪尿、心电图、脑电图、CT、胸片等等各种化验折腾了一遍,那位主治的钱大夫拿着CT片子在荧光灯下仔细的看了好几遍,又向张海霞确认了老爷子吃饭爱噎着、打嗝等细节,在刘德水搀扶着老爷子上厕所的档口,一把拉住张海霞的袖子,脸色凝重的说道:“老爷子情况不好,可能是胃癌晚期”。

张海霞一听大吃一惊,眼泪刷的就流下来了,赶紧问钱大夫:“我爹退休了十几年,每年体检都好好的,怎么可能得这种病?”

“体检那种大胡噜的弄法,怎么可能瞧得出来。”钱大夫答道“动手术还可以活个三五年,不动手术也就是一年半载的,你们家属商量商量吧”。

张海霞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片乌黑,忍不住呜呜的放声哭了起来。钱大夫一看也慌了手脚,连忙拉住她:“大姐,好我的大姐哩,不敢哭,这是医院”。张海霞一听也觉着不妥,这才止住哭声,说话间的功夫,老爹和刘德水从厕所过来了。一边走张宝祯一边大声嚷道:“大医院人真多,尿个尿都要排长队,把人急求死了”。

张海霞一听破涕为笑“你当这是你家里。”张宝祯一看钱大夫还在,觉得不妥,笑了笑:“大夫,我咋样么?没甚毛病吧?”

“好着哩,就是胃部有些溃疡,得住院瞧瞧。”钱大夫不愧见多识广,连忙打掩护。

“就是哩,我能有甚毛病。想当年在西藏平叛的时候,班上好多人吃不惯藏民的半生不熟的牦牛肉,都拉肚子,就我好好的,排长还特意奖励了我一个牦牛帽子,要不是她婆生病,我还不想回来呢。”张宝祯嘟囔道。

“哎呀,好了爹,别再讲你的英雄革命史了,让旁人笑话。德水,赶紧划价缴费,到住院部再说。”张海霞连忙打断老爷子的话,搀起爹的胳膊,和钱大夫告个别,向住院部走去。

顺利的办好手续住下,张海霞才将钱大夫的话向刘德水转述了一遍。说话间,忍不住眼泪又流下来了。“你赶紧给你哥打个电话,让他到医院商量一下。”刘德水还算冷静,连忙提醒道。

“给他不打!平时都不甚管爹,这会儿他会来?”

“屁话。那是你哥,你家主事的,这会儿这么大事不给他说你想怎样?不说,小心以后落下埋怨”。

一听这话,张海霞沉默不语了。掏出手机,给她哥张海波打了个电话,信号不好,声音非常嘈杂。张海波听出了老爹目前的状况,沉默了数秒,电话里说:“我跟你嫂子商量一下。”

“商量个锤子,爹都躺倒医院了,还商量个屁,真他妈不是个东西。”听到妻子转述的张海波的意见,刘德水忍不住对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大舅哥骂道。

“我就说不给他打电话,你非要打……”。张海霞刚又开口,被刘德水打断了:“让他快点明天就会来到医院来!把钱带上。”

张海霞不敢再言语了。不一会儿,张海波的电话来了,刚跟媳妇商量好了,给单位请个假,明天到医院来。

张海波原本也是啤酒厂的工人,厂子效益不好,就买断工龄辞职下海了,原先还意气奋发的想做生意,开公司,无奈没有文化又没本钱,几年下来就把厂子给的那点买断工龄钱花光了,无奈之下只好去榆林小舅子开的矿上看仓库,也算有点收入。

第二天晚上时分,张海波赶到了医院。刘德水对这个平时来往不多也不甚管爹的张海波态度冷冰冰的,没太搭理。张海霞把爹的病情又讲了一遍。张海波低头半响无语。

“你倒是拿个主意啊。”张海霞急着问道。“那就做手术吧,得多少钱?”张海波憋了半天,开腔了。

“我问大夫了,手术费加上后期护理得两万多。”

“这么多?那要不……”张海波吞吞吐吐起来。

要不啥?心疼钱,你不愿意咱咋爹做手术了?张海霞一脸的愠色。

唉,做就做吧,七十好几的认了,我是害怕咱爹受不了那罪。

手术很顺利,钱大夫为了保险起见,不仅把张宝祯老汉被癌细胞已经包裹的的胃全切除了,而且上边的食道也切了一小段儿,癌细胞已经有点转移到食道了。手术后,又在医院恢复了半个月,期间张海波伺候了几天,借口单位叫上班,就溜回榆林了。刘德水和张海霞两口子轮流照顾,医院的医生护士和病友都夸奖,这个女婿比儿亲。

出院后,刘德水索性将老丈人接到自家去住。张宝祯的老伴王美好早年间就已经去世了,老爷子就和大孙子张平山住在一起,如今平山已经在福建出家住在庙里了,而儿子张海波和后娶的妻子李玉梅以及二孙子张平水在城里买了房搬出去住了。如今偌大的房子冰锅冷灶,空空荡荡,看着就让人心慌。

女婿刘德水的家倒也不远,恢复期的张宝祯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没事的时候到外边溜达溜达,下下棋,打打麻将,倒也自在。只是到夜晚的时候特别想大孙子平山,这孩子是自己和老伴一手带大的,都上了大学了,却突然不想上了,怎么劝也不听,后来就再也不给他打电话杳无音讯了,张海波对这个儿子从来不闻不问也不管,最后还是刘德水专门到学校里和同学打听才知道平山到福建出家了。起先还不敢告诉老丈人只告诉了妻子,后来一次闲聊张海霞说漏嘴才说了平山的状况,把老爹张宝祯气了个半死。

张宝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戎马一生,革命一生,一辈子不信神不信鬼只相信马列主义,而孙子却到庙里出家当和尚了,这不是给自己打脸嘛。本来自己刚动过手术不久还在恢复,加上孙子平山这件事的折腾,老爷子不到半年,就去世了。

葬礼办的很简朴,张海波作为唯一的儿子主办了此次老爹的葬礼,亲戚朋友全来了,可是他的妻子李玉梅却发飙了,因为老人的遗嘱要把身后的抚恤金和安葬费留给出家的孙子平山,而自己的亲儿子平水一分钱都没有得到。李玉梅心有不甘,拒不披麻戴孝,张海波本来就是个妻管严,也无可奈何只能随她。张海霞和刘德水两口子看在眼里狠在心里,碍于亲朋的面也没有发作,葬礼完后,就彻底的和张海滨断了来往。

转眼间,就到了阴历十月一日烧寒衣的时节,刘德水和张海霞也没有和张海波打招呼,独自买了纸衣等来给爹上坟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就在他们离开坟地的时候,有一双眼正在不远处的槐树背后正盯着他们两口子。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大舅哥张海波。

 

待续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