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送寒衣 之三  

2016-11-27 11:29:3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庙里的生活规律而枯燥,对此平山已有思想准备,然而,明目繁多的清规戒律还是让初来乍到的他有些不适应,不过好在自小到大一个人清静惯了,适应起来也快。不过,尽管已经是快二十岁的出家人,可是自小到大从没有离家这么长时间,私底下的孤独和想家时难免的。

他想爷爷奶奶,是爷爷奶奶一手把他拉扯大的,伺候他吃喝拉撒睡,接送他上学,给他买衣服鞋袜交学费,晚上陪他点灯熬油做作业看书,生病的时候给他看病吃药打针,操碎了心。然而,毕竟是年龄相差近六十岁的隔代,爷爷奶奶再好,也替代不了父母的关爱,更走不进自己的内心。

他恨母亲王秀华,尽管她给了自己生命,却在自己五六岁最需要关心陪伴的时候狠心离开了自己,也离开了家;他更恨父亲张海鹏,自小就从未真正关心过自己,不仅吃喝拉撒不管,生病上学很少过问,好像这个孩子从来都是多余的,有了小弟平水后更是如此。他恨班上的同学们,每日看着爸爸妈妈到学校门口接送兴高采烈的样子,而自己却只有年迈的爷爷每日佝偻着身子骑着自行车来接送,他忘不了冬天风雪交加的夜晚,爷爷被冻得哆哆嗦嗦的样子和乌青的脸,也忘不了夏日里爷爷穿着大裤衩来接送,自己被同学们嘲笑的窘态。

可怕的是,逐渐长大的自己意识到了家庭的分裂和自己的处境,却始终对这种窘迫的生活和无尽的嘲讽无能为力,慢慢的,他沉默了,将自己埋进了一大堆的书中,企图用看书来寻找自己的出路,逃离眼前的困境。

上小学的时候一天放学,碰巧爷爷有事没来接他,独自一个人回家,走在路上,一个衣衫褴褛的和尚问路,起先他有些害怕,因为他从未见过一身僧衣身背褡裢如此打扮的陌生男子,待他回答完僧人的询问准备拔腿快跑的时候,那位僧人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对他说:“孩子,你和我佛很有缘啊,长大后你我必为同门”。

他懵懵懂懂的明白了和尚的意思,只是从未放在心上。几年后上初中的时候,一日在书店买参考书,无意看到一本《圆觉经》,他突然想起了和尚的话,于是混在一大堆的复习资料中买回家,半夜起来在被窝里偷偷的看,似懂非懂,不过他却异常喜欢这种感觉。

慢慢的,看的多了,他发现自己有些喜欢甚至有些憧憬书中描写的那种清静孤寂的僧人生活,甚至,他曾偷偷的到临近的三官庙里去跪拜参拜过,当然,作为班上的尖子生和团员,这一切都是瞒着老师同学和爷爷奶奶的。

顺利的升上高中,看的佛经越来越多,自己对家庭的现状越来越感到无力和无助:体弱年迈的爷爷,生病卧床的奶奶,整年都见不到面的父亲,日渐印象模糊的母亲,从来不待见自己的后妈……。

还好,姑妈张海霞和姑父刘德水以及姐姐刘娟有时过来看看,给自己买些衣服和学习用品,自己和姐姐刘娟还比较亲,能说到一块儿。然而,自从姐姐刘娟上大学后,自己的玩伴儿就没有了。

他怕自己随时被大家抛弃,更怕自己长大了无人照顾,于是他装病想引起大家对自己的重视,咬破嘴唇装吐血,夜晚不盖被子冻感冒不去上学……,逐渐的,老师看出了他的异样,连忙将张宝祯叫到学校,说孩子有心理疾病让去瞧瞧心理医生。张宝祯不懂什么心理疾病,更不知道去哪儿看。于是去找女儿女婿,还是刘德水见多识广,带着去一家心里诊所看了几次。尽管年轻,然而熟读各种心理学书籍和佛经的平山对这些三脚猫功夫的医生根本嗤之以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各种的心理测试丝毫不放在心上,医生根本瞧不出毛病,张宝祯只好作罢。

只是这样折腾了两年,平山的学习成绩不出意料的直线下降,从起初的全年级前几名一直下降到班上中游,生性好强的平山自觉脸上无光,更不愿上学了,张宝祯无奈,只好由他。高三一年,平山没去学校几次,都是在家里自学的。好在高一高二的底子还在,最后高考勉强上了二本线,被本省的商洛师范学院化学系录取了。

平淡的大学生活根本引不起平山的兴趣,他的心气很高,自觉自己是“985”或者“211”学校的水平,不料造物弄人录到了这所偏远山区的二本大学,他看不上这所学校,也看不上周围那些整天逃课上网打零工谈恋爱的同学。大学尚且如此,毕业后又能怎样?他慢慢的对学习彻底失去了兴趣,也对自己所学的化学专业失去了兴趣,经常逃课不去,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里发呆,陷入了无边的苦闷之中。

一次偶尔的机会,他到了学校的图书馆里,发现了在中国文化系列的从书中有很多的佛经的注解,他突然来了兴趣,于是便借阅了很多,泡在图书馆里自己一个人啃,偶尔的学校举办的关于佛学的学术讲座也去旁听,他发现这里面有很多的学问可以探寻,有很多的人生疑问在这里能找到答案。

图书馆里不仅佛学的经典很多,还可以免费上网,平山经常在网上浏览各个名刹古寺的官网,了解当下佛学发展的动态,慢慢的,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自己的脑海中形成:既然上这样的大学没有意义,自己的家庭又是如此的状况,自己何不出家修行,隐退山林,也落得个眼不见心不静。

刚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自己也觉着害怕,出家当和尚,这是在电影电视里才能看见的境遇,自己怎会有这样的出格的想法,自己出家了,奶奶去世了,年迈的爷爷怎么办?谁去伺候?

可是,这种出家的念头一旦在脑海中生根,便不停的疯长,自己根本控制不住,他偷偷的浏览了各个寺院对于出家的规定后,瞅准了福建天姥山的平兴寺,这所寺庙概依南山律宗旨授受,仪轨多依律宗正范,正是自己心仪的佛学殿堂。于是在寒假的时候,他瞒着爷爷和姑姑姑父以去福建打工为名,到平兴寺考察,但见这儿群山竞秀,奇石生姿,殿堂楼舍,梵刹庄严,确是出家修行的好去处,便央求着师父能收留自己,了却心愿。师父问询了几个关于律宗方面的问题,见平山确实对律宗有所研习,遂有了惜才爱才之心,答应他来年能正式出家受戒,这让平山异常高兴和兴奋,他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回家过年,他不露声色的和爷爷准备年货,只是对于各类肉菜再也不吃了,姑姑起先还问他小时候这么喜欢吃肉的,怎么上了大学不吃了?他笑说在学校吃多了胃口不好,等好了再开肉戒。就这样将尴尬化解了。

年过完,准备开学了,他流着泪和爷爷告别,张宝祯起先没在心里去,以为孩子留恋家,还宽慰平山要好好学习,等长大了给自己养老送终,一句话说的平山的眼泪更多了。

开学一个月后,平山便买好车票,瞒着老师同学以及爷爷姑姑,去福建出家了。法号:道隆。

几个月后,当刘德水寻访到平兴寺的时候,平山将自己的想法简单的给姑父讲了讲,说自己主意已定,不愿在留恋尘世,希望姑姑姑父能照顾好爷爷。刘德水见状,知道平山的犟脾气,也就不在强求。

又过了几个月,他刚下晚课,接到了姑姑张海霞的电话,这才知道爷爷因病去世的消息,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的往下落。在平兴寺的卧佛大殿里,他跪拜在佛像前,回想起这么多年爷爷受的苦,回想起姑姑姑父的照顾,回想起自己支离破碎的家,那些已经尘封在脑海中的儿时记忆瞬间复活了……。

十月一日寒衣节到了,他又想起了爷爷,于是将寺庙里发给自己的生活费全部捐给了功德箱中,期待佛祖能保佑爷爷的在天之灵,让天堂里的爷爷奶奶生活的幸福。他又想起了姑姑姑父,想让姑姑替他给爷爷奶奶烧几张纸,送几件寒衣,让爷爷奶奶不在受冻。

于是,他拨通了姑姑的电话,可是电话那头始终没接通,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种不祥的预感在萌发。

他的眼泪又止不住的留下来。


        (完)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