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怀念陈忠实先生  

2016-04-30 12:00:44|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无论这个事实多么残酷以至至今仍不能被理智所接纳,这就是:
   
一颗璀璨的星从中国文学的天宇陨落了!
   
一颗智慧的头颅中止了异常活跃异常深刻也异常痛苦的思维。”

这是二十多年前文坛巨匠路遥去世时,时任陕西作协主席陈忠实的哀叹。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当陈忠实先生永远的离开我们的时候,作为一名普通的文学爱好者,一名与陈忠实先生年纪相差29岁,同样生长于西北黄土塬上有着相同生活习俗和风土人情,相似经历和命运的农民的儿子,在感叹生命无常、岁月无情的同时,竟一时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话来表达自己对于陕西痛失一位旗帜性的文学巨匠,自己失去一位从未谋面但最为崇敬的老师的悲痛心情,只得借用二十多年前陈先生惋惜路遥的这句话送给他:

一颗璀璨的星从中国文学的天宇陨落了!

一颗智慧的头颅中止了异常活跃异常深刻也异常痛苦的思维。

对于如我一样的普通文学爱好者和读者来说,陈先生最为大家熟知的就是被称为“令人震撼的真实感和厚重的史诗风格”的《白鹿原》。这部耗费陈忠实六年艰辛创作的50万字的煌煌巨著,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细腻地反映出白姓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浓缩着深沉的民族历史内涵,1997年荣获第4茅盾文学奖,已被改编成同名电影、话剧、舞剧、秦腔等多种艺术形式。著名学者范曾评价说,陈忠实先生所著白鹿原,一代奇书也。方之欧西,虽巴尔扎克、斯坦达尔,未肯轻让。著名作家白烨称,“《白鹿原》本身就是几乎总括了新时期中国文学全部思考、全部收获的史诗性作品”;评论家雷达称赞道,“我从未象读《白鹿原》这样强烈地体验到,静与动、稳与乱、空间与时间这些截然对立的因素被浑然地扭结在一起所形成的巨大而奇异的魅力。” 19936月出版后,其畅销和广受海内外读者赞赏欢迎的程度为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所罕见。

尽管对于出生在红旗下,成长在改革开放里的我来说,这段描写清末民国关中道上的农村家族恩怨纷争的历史有些隔阂和生疏,然而,小说中对于关中农民生活习俗、风俗习惯乃至人物心理状态的描述最为我叹服,因为这是我迄今为止看到过的所有的文学作品中最为精到,最为深刻,也最为真实的描述:那些翻地、拉车、割麦、打场……等农民的田间劳作,无不是在关中农村长期生活过的我最为熟知和最为亲切。同时,作为有着五十年生命体验和生活体验的陈忠实(写作白鹿原时陈忠实五十岁)也借用小说人物之口,表达了他对于农村、农民生存状态的思考和分析,对于生命态度、生活态度乃至于为人处世的看法,这些看法就其思想容量还是就其审美境界而言,都有其独特的、无可取代的,也深深的影响着我。

――“世上有许多事,尽管看得清清楚楚,却不能说出口来。有的事看见了认准了,必须说出来;有的事至死也不能说。能把握住什么事必须说,什么事不能说的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好好活着!活着就要记住,人生最痛苦最绝望的那一刻是最难熬的一刻,但不是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熬过去挣过去就会开始一个重要的转折开始一个新的辉煌历程;心软一下熬不过去就死了,死了一切就都完了。好好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活着就要记住,人生最痛苦最绝望的那一刻是最难熬的一刻,但不是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熬过去挣过去就会开体验呼唤未来的生活,有一种对生活的无限热情和渴望。”

――“凡遇好事的时光甭张狂,张狂过了头后边就有祸事;凡遇到祸事的时光也甭乱套,忍着受着,哪怕咬着牙也得忍着受着,忍过了受过了好事跟着就来了。”

……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二十多年过去了,时至今日,我仍然能够清楚的记得第一次阅读《白鹿原》时的情景,隆冬时节,就在西北大学2#公寓逼仄的公寓里,冒着窗外纷飞的大雪,裹着单薄的被子躺在床上,就着昏暗的灯光阅读《白鹿原》,白嘉轩、鹿子霖、黑娃、鹿三等等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在脑海中闪现,我竟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与距离白鹿原仅几十公里生我养我的长稔塬上所发生的一切,竟是那样的相似和熟悉。这种第一次阅读《白鹿原》带来的奇特体验和丰富联想是如此的记忆深刻,以至于二十多年后的去年,年逾不惑的我凭借对于《白鹿原》的热爱和对于家乡的怀念,提笔写下了《从长稔塬到白鹿原》一文,放在我的博客里,意料之外的获得了大量的好评,甚至还有博友进行了转发。至今回想起来,与其说是对于《白鹿原》的热爱和对于家乡的怀念,倒不如说是人到中年之后对于过往旧时光的留恋和怀念,这种怀念和留恋并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湮灭,反而更加的清晰和强烈了。

坦率的说,陈忠实先生对于我最大的影响是在散文上,他的几部散文集我都读过,特别是经典文章《我的秦腔记忆》、《原下的日子》、《连接地脉》、《白墙无字》等等,我都是反复阅读,反复学习,反复体会。这些生命中的最初记忆和最重要的记忆,都通过他的指尖流淌出来,看似“老派”和“笨拙”,却都是用一双沉静的眼睛观察,用一颗明澈的心思考和写作,用一颗安静而敏感的心,逐字逐句地品咂,才有可能从泥腥味中感受到他独特的有着大西北地域特色的文字“气场”。这些年来,我曾很多次学着陈先生的笔法去写作,尽管还很是粗躁和稚嫩,但也学到了不少。

陈忠实先生不仅饱览诗书,博通古今,而且爱好广泛,尤喜秦腔、足球,与我很有很多相似之处。如今,斯人已去,我们不仅失去了一位文学大家,而且失去了一位尊敬的长者,一位老师。

向陈忠实先生致敬!

“长安犹存《白鹿原》,人间再无陈忠实!”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