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暗夜之上  

2017-12-25 21:25:57|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黑漆漆的都市楼影夺尽星空,窗外无月,夜正深沉。思绪在暗夜里神游,身心却有一种透明的感觉。提起笔来,能想起的却还是小时候的事情。

早年为生计念,走过很多地方,但大多都是匆匆而过,无心对它不值一顾;唯有对其中的钟情者,如强力的磁石,念念不忘。只可惜,这样的地方太过于稀少。

然而,心中念兹在兹的、最柔软的地方,却还是故乡。

 

第一次对玄幻的夜空发生强烈兴趣的,却还要追溯偶到遥远的孩童时代,约莫是刚上初中的时期。

那是北方冬日夜色尚暗的早上,刚开房门,一股挟裹着凛冽寒风的雪扑面而来,不由让人打了个寒颤。

约上几个同学,向学校的方向吃力的走去。一路上,脚下的雪很松软,踏下去扑哧扑哧的,很费劲。迎面风吹在脸上如刀割一般的生疼,不由得裹紧了衣服,皱皱眉头,继续前行。

那一天的长稔塬上,漫天的大雪如倾如斜,呼啸飞舞着落下来。天空一片鸽灰,与远处白茫茫的大雪连成了一片,路上的积雪尚未有人走过,将往日凹凸不平的崎岖土路掩盖的平整整的。残存在旷野里光秃秃的树木和玉米的枯杆,呈着一种平地突兀而起,勉强能分辨轮廓的淡影,在远处静卧着,一片神秘。雪片不断扰乱视线,我辨不清路边缘的线条,跌跌撞撞的向前走着。

忽然,前面貌似有个活物蹲在路边,两道绿色的弱光射来,我不仅打了个寒战,停下了脚步,心中陡然恐惧起来:万一是条狼呢?

我们这里南依逶迤的秦岭山系,早年间曾是狼虫出没的地方,很多的老年人都见过此物。夏夜在晾麦场上乘凉疯玩,大人们总要叮嘱早点回家,小心狼来了把孩子叼走。说得次数多了,也就信了,仿佛此物距离晾麦场不远似的。

那两道绿光死死的盯着我和小伙伴们,一动不动。我们都害怕了,想往回跑,万一跑不过咋办?往前继续,可也没有那个胆儿。真是进退维谷,直愣愣的停在那儿,这样大概僵持了有半分钟的样子,那个活物动了下,站起来顺着路边从我们身边走掉了。我和小伙伴们大气儿不敢喘一声眼看着它向我们身后走去。不知是谁突然间大喊了一声:真是狼!

我的心猛然间提了起来,心跳的更加快了。那活物好像也听到了喊声,加快了脚步,跑的更远了。

 “你咋知道是狼?”

“你没看见那长尾巴耷拉在地上么。“眼睛里放绿光的肯定是狼,我爷给我说过的。”

我们都沉默了,其实在心里已经默认了他的判断。尽管都没有见过狼,可是关于狼的一切特征,都在很小的时候从大人那里知道了。可能描述的有所差异,但不会差很远。

那头狼或许是前夜趁着夜色下山来觅食的,不料雪大路阻,只得在暗夜里独自寻觅,碰上我们的。

“快走吧,小心迟到了。”不知是谁喊了声,大家如梦方醒,便加快了脚步,匆匆的向学校的方向赶去。

走到学校的时候,天色已经放亮,雪似乎也小了些。学校门口那盏往日看起来弱小昏暗的的路灯,那天早上仿佛是救命灯似的,也较以往亮了很多,也让我们长舒了一口气。我走到路灯下,身体沉浸在灯光之中,感到了一种抚淹摩漫,一种强大的托扶。

 

尽管天色微明,但那天给我印象深刻的,除了那头发着绿光的狼,还有的就是暗夜里空渺的天与地,以及漫天飞舞的大雪。

(二)

抵达这个城市之前我曾想过一句话:至少可以像一条鱼,默默的游过去,再默默的游回来。

谁也未曾想到,这一过去已有二十多年的光景,却再也没有游回去的念想了。

我知道,这条鱼无论溯流而上或者顺流而下,都只是单程,无法洄游。

弄懂了这一切的同时,我陷入了一种淡淡的、也是深刻的悲哀之中。

 

夜已经很深了,但是这个城市夏日的夜晚喧嚣依然,不远处传来夜市上喧闹的吵杂声,人们在闷热的夏日夜晚享受劳累一天后短暂的狂欢。今天是周末,今夜无人入眠。

我坐在床边,照例打开电脑,联通网线,进入我的个人博客,看看近期朋友们的留言,和素未谋面的异乡朋友们在心灵上约会,打开心扉,畅谈友情、感悟人生,享受难得的片刻宁静。

手指在键盘上不停的敲打,一个个字符在手指尖流淌出来,那是情感的真实表白,是几十年人生阅历的反映,是来自民间对时局的真实看法,无关对错,无论好坏,内心的自然流露远比虚伪的面具更具真实感和亲和力。

透过床边的窗户,低沉的夜色在漫天的灯光映照下有些黯淡,没有月亮,看不见星星,楼下孩子欢快的呼喊声和汽车的汽笛声混在一起,不远处高速路上呼啸而过的汽车在提醒着我:理想虽然丰满,但现实依然骨感。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在虚幻的世界里,在网线的另一头,我坚信,终有一群人和我一样在键盘和指尖的敲打中享受着孤独,体味着一个人的狂欢。

指尖在键盘上有节奏的敲打,那时这个世界上最曼妙的声音之一。片刻的宁静也是宁静,日益物质化的人们需要心灵上的慰济,哪怕只是心灵鸡汤,但也远比赤裸裸的利益要好一些。

在虚幻的世界里,我徜徉在自己的个人王国,紧张繁忙的工作已经抛在了脑后。这是属于我的时间和空间,尽管短暂,但很享受。

年过不惑,对家乡的思念愈加浓烈,春天盛开的油菜花,夏日翻滚的麦浪,秋日火红的柿子,冬日里白雪覆盖的山村,求学路上那头露出绿光的孤狼,泥泞的山路上冒雨吃力前行的孤影,日渐凋敝的山村,衰老的父母,都已经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中。

富士康的十一连跳曾经让我义愤填膺,王家岭的高效救援让我感动不已,异彩纷呈的世界杯、欧洲杯让人热血沸腾,乔布斯的离世让我黯然神伤,黄果树、甘南和望鲁台的匆匆一游又令人难忘,这些都通过指尖,流淌在我的博客里,与朋友们分享。

尽管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不尽相同,但是对于美好事物的分享,对道德情操的坚守,对理想信念的追求是一样的,不因时间的流逝和空间的转换而湮灭。

夜已经很深了,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声已经消失,对面楼上的灯光已经稀疏,只有高速路上汽车的呼啸声依然,这是真实的世界,也是真实的自己。

指尖还在跳跃,电脑还在闪烁,我的思维还在不停的思考,朋友们还在围观,热闹依然。这也是真实的自己。我正在享受着短暂的幸福,哪怕只有几个小时,我也很满足。

 

只可惜,这样的宁静太过于短暂。在暗夜里,情感或许能变成一种触角,在茫茫的混沌中,一阵微弱的喧嚣正在逼近,它清晰可触,似有似无,等待着你。

(三)

不知不觉中,2017年即将结束了。年初的憧憬期盼,仿佛还在昨日,但转眼间竟是岁末,寒气料峭。

大概这就是时间的力量,也是岁月的残忍之处。似乎在不经意间,就改变了一切。正如余华在《活着》中写道的:“没有什么比时间更具有说服力了,因为时间无需通知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

时过境迁,任谁也无法逆转。岁月的确残忍,但也温柔,它拿走一些东西,也会给与另一些补偿。

譬如孩子。

那晚和孩子在暗夜下的行走,却是难得的。

约莫是五年前的夏夜,一家人在院中乘凉。漫天的繁星布满满了天际。“快看,北斗七星”,孩子惊讶的嚷嚷着。我抬头一看,果然,北斗星正在头顶,那个勺尖正对的不远处,便是闪闪发亮的北极星了。

真替现在的孩子们可惜。那些在我看来极为平常的繁星在孩子的眼中也成了稀罕之物。是啊,在此起比邻摩肩接踵的高楼大厦中,在那些霓虹闪烁光怪陆离的城市的上空,除了漂浮的尘埃,繁星早已看不见了。难怪孩子们会如此的惊奇。

突然,一个念头在我的心头涌起。我便对儿子说:“要不咱们现在到田地里走走如何,让你见识一下夜色中的田野风光”。孩子立刻惊奇起来,连声说好,兴冲冲的找来手电筒,拉着我飞一般的冲出了家门。急得父母还在后面直喊,要注意安全。

尽管天上繁星密布,可是由于田地里没有路灯,仍显得黑漆漆的。然而,这毕竟是小时候无数次走过的乡间小道,尽管这些年有些变化,但是大概的路线没有多大的改变。我凭着小时候的记忆,和孩子摸索着前行。

乡间的小路一般都比较狭窄,一般只能通过一辆拖拉机。路两边不时有高大的植物,从外形能看出来是苹果树。于是我一边走一边给孩子讲述着苹果树的栽种知识。孩子很兴奋也很好奇,一边走,不时的询问着问题。我都一一作答。

尽管是夜晚,可毕竟是暑天。从南边吹来的热风热烈而又干燥,两边的苹果叶沙沙作响。路两边的蛐蛐在欢快的叫着,不远处公路上的汽车呼啸而过,是那么的安逸。

四周寂静无人,好多年没有这么走过了。我和孩子一边走一遍给孩子讲着小时候的逸闻趣事,孩子听得很入神,不时插话询问。

走着走着,走到一个丁字路口,我对孩子说:“上初中时,有一天晚上上完晚自习回家,就在这个路口,我碰到了一只狼。”孩子顿时来了兴趣,连忙问道:“是你一个人吗”?

“是的”我微笑着答道。

“那你害怕不”?孩子又问道。

“说不害怕是假的,肯定有点儿,但是碰到狼千万不能跑,你在跑得快,也跑不过狼”。我顺便给孩子传授起了御狼经验。

“那你最后被狼吃了么”。孩子又天真的问道。

我哈哈大笑起来,“被狼吃了哪还有你么”。

“那你最后怎么样了”。孩子又问道。

“遇见狼千万不要害怕,你一害怕,狼就看出来了。要知道,狼是很聪明的。于是我两眼直盯着狼,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狼看见我毫不畏惧,只好顺着路边走掉了。等狼走老远了,我就撒腿一口气跑回了家”。

我装着毫不在乎的样子给孩子讲述着小时候求学的一段经历。其实,当时的我内心充满了恐惧,然而,在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在夜路上碰到狼,没有人可以帮你,只能靠你自己。很庆幸的是,我战胜了恐惧,也战胜了饿狼。

“今晚咱们会不会再碰到狼”?孩子又忽然问道。

“再也不会了,现在狼已经很少了,都被人赶到深山去了,咱们村现在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狼了”。感到孩子有些恐惧,我连忙安慰起来。

就这样边走边聊,不一会儿,看见一排排房子和从窗子透过来的灯光,我知道,我们又回到了村子里面。

孩子连蹦带跳的走到家,一进门就直嚷嚷:“刚才我看见狼了,我看见狼了”。

“是吗”?母亲惊奇的问道。                     

“当然没有了”。我是骗你的。

哈哈……。一家人哄然大笑起来。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当年在风雪交加的夜晚,一个人吃力的前行去学校求学的场景,梦见了路边的那头饿狼。只是那个少年的脸却幻化成了孩子的模样。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记忆和那些过往的时光一起,像再也不被打扰的石子,慢慢地,静静地,在心湖里越沉越深,深到几乎没有理由提起,而曾经的热血都溶进了平凡的柴米油盐中,愈加的沉稳踏实。

幸好,还有关于暗夜、关于故乡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