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咖啡馆之二  

2017-02-26 11:15:1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丁媛斜躺在沙发上,脑子里还在回味着与罗阳在咖啡馆见面的场景,电视里韩剧的悲欢离合一点儿也没有感染到她。

冰箱里有中午吃剩的比萨和水果,这是她中午叫的外卖。在脑海里,她从沙发上起身,将比萨用薄膜盖好,放在微波炉里加热,在将苹果洗净再用刀削皮,然后将比萨、苹果以及苹果皮吃掉---这是当年和大伟在一起的时候,大伟教给她的古怪的吃法。然而,实际上,她一动没动,仍然在沙发上。

这个小居室不大,也就60多平米,是她上班后和大伟一起租的,当年两人看了很多二手房,最后还是大伟拍板在距她上班较近的地方租房。只是这样苦了大伟,每天上下班来回跑,风里来雨里去的,丁媛心疼坏了,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两人就这样将就了好几年。

她依稀听见了门口咔咔的皮鞋声,好像是大伟回来了,连忙爬起来去开门,一只拖鞋都跑丢了。可是,门打开后,楼道空无一人,分明是自己的幻觉。

这种幻觉已经出现过很多次了,她老觉着大伟还没有死,还可能回来,就像往常一样,大伟开门进来后,径直抱起她扔到沙发上,不容分说地搂着她亲吻,直到嘴皮发麻才分开,每次她都极力反抗,挣扎着脱开后用粉拳去捶他。

她失望的返回到沙发上,继续蜷在沙发上,电视里全智贤的楚楚动人,眼泪簌簌地掉落下来,以往她都会依偎在大伟的身旁,感动得稀里哗啦,大伟不停的拿纸巾给她,还一边取笑她,气的她不停的打他,可他从不反抗,任他无由来的闹。

“滴答、滴答”,全智贤的眼泪还在流。不对,好像是厨房龙头的水滴吧。唉,龙头漏水已经好长时间了,大伟答应过这个星期就去修,可是再也不会了。

“唉,这都是命啊。”她在心里暗暗地又哀叹了一声。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可是那晚的经历依然历历在目:那辆横冲直撞而来的卡车,大伟在斑马线上一刹那间将她用力的一推……,相亲相爱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两个人,却永远的阴阳两隔……。

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总觉着大伟还活着,还会回来,还会像以前一样,下班回来后两个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互相的打闹、取笑,甚至共赴巫山。她依稀记得,大伟的胡子很硬,扎在她的脸上,乳房上,肚脐上,有些疼,也有些痒,还有些麻酥酥的感觉,她很愉悦,也很享受。她喜欢他趴在自己的身上,腻味她,粘着她,哄着她,她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起风了,阳台的窗户没关,窗帘被海风吹的舞动起来,像是姑娘的裙摆,窗外有些黑,四周楼房星星点点,像极了那晚的舞池。丁媛记着第一次和大伟去跳舞,那次她穿了件性感的连衣裙,酥胸微露,莲藕般洁白的胳膊搂着大伟,大伟竟然有些害羞的不知所措。在舞池中转圈的时候,裙袂飞扬,大伟都看呆了。那晚,她成了舞池中最闪亮的明星,很多的舞者年都不停的鼓掌,吹着口哨,起哄,她得意极了。她也记得,就是在那晚跳舞回来之后,在沙发上,她将女孩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大伟。

大伟的工作很忙,每晚回来的都很晚。每次她都要给大伟熬粥喝,大伟喝的很甜,她也很有成就感。她觉着两人应该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也该去见见双方的家人,可是每到这个时候,大伟总是拿别的话题岔过去,丁媛有些疑惑。

断续的,丁媛从大伟的口中知道了他家里的情况:父母离婚了,母亲再婚另组了家庭,父亲一个人过,生活不太好。

一天晚上,大伟像是换了一个人,扭捏的对她说:想周末带她去见一个人,是谁?她问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是他母亲。她觉得有些好笑,去见未来的婆婆,有什么好怕的。

见面的地点就在一家咖啡馆,原本她觉得大伟如此的省吃俭用,家境可能不太好。其实她也不是嫌弃大伟,只觉得大伟能真心实意的爱着自己,就心满意足了,生活的贫苦不算什么,只要两人能共同奋斗几年,就一定能在这个城市里立足,她有这个信心。

然而,见面之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那是一家非常豪华的五星级宾馆的咖啡厅,她坐在卡厅里,大伟去接妈妈了。她换环顾四周,咖啡厅装修的非常典雅,有小桥流水,大厅里一个穿着晚礼服的姑娘正在优雅的拉着小提琴,洁白的胳膊上下翻飞,就像莲藕,她突然想起了跳舞的那晚的自己,想起了那个美妙的初夜,不觉脸涨红了。

这时,大伟领着一个中年妇女进来,介绍到:这是妈妈。丁媛赶紧起身,阿姨好。

都说岁月如流水,带走了时光,也带走了女人的容颜。可是,岁月并没有在艾云的脸上积淀下什么,依然是光滑的脸庞,精致的妆容,波浪般翻卷的长发,加上那身恰到好处的旗袍,一条细细的钻石项链将脖颈衬托的格外白皙,只是眼角的鱼纹提醒着这是一个人到中年,孩子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妈妈。

艾云落座,上下打量了丁媛好几眼,看的丁媛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大伟看出了尴尬,连忙介绍到:这是丁媛。

艾云的心里五味陈杂,孩子大了,尽管好多年没有见面了,可是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候能想起妈妈,总是让人觉得幸福。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孩子成长的每一步,自己都没有亲眼见证,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的确让她很内疚。

那天,三个人聊的很愉快,艾云拉着丁媛的手,对着未来的儿媳妇说了很多祝福的话,最后,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寄给了丁媛: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们能够白头偕老,幸福美满。

说这话的时候,艾云有些哽咽,看的出,她是真心实意的。丁媛也有些激动,可她还是清醒的,没有伸手去接。

大伟开口了:“谢谢妈妈。您的心意到了,这钱我们不能要。”

“为什么?嫌太少吗?你们买房了吗?要不买房的钱妈掏?”艾云不解的问道。

“谢谢妈妈。我们走了。说完,大伟拉起丁媛走出了卡厅,走出了酒店。丁媛被眼前的一切弄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记着被大大伟拉着尴尬的对艾云说:再见阿姨。

丁媛看的出,大伟有些生气了,可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什么提到钱大伟就如此的愤怒,她觉得这不像平日里见过的大伟,有些陌生。

回到家里,大伟才平复下来,对丁媛说道:“对不起,让你惊讶了。”

为什么你如此的对待你的妈妈?”

“不为什么,只因为她在我小的时候,在和父亲最需要她的时候她抛弃了我们。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每个家庭都是一本曲折离奇的故事。”丁媛突然想起了不知在什那本书里看到过这句话。于是,就不再问了,可是她心里的疑问更重了。

……

两个人的生活就这样平静的过着,大伟一如既往的忙碌,她也一如既往的疼爱着大伟。很快,两人就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紧锣密鼓的找房子,置办衣物和生活用品,热烈的讨论着婚礼的仪式和蜜月行程,憧憬着两个人美好的未来。

只是,在潜意识里,她觉得婚礼应该请大伟的妈妈来参加,只是她在经过那次见面后,却不知道如何向大伟开口。

然而,一切的一切,在那辆如醉酒般横冲直撞而来的大货车面前戛然而止……。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