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咖啡馆之一  

2017-02-03 17:19:4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蒙娜丽萨婚纱影楼提醒您,罗敷站到了,有去往太平洋百货、青铜器博物馆、星巴克咖啡屋的旅客,请在本站下车。

一阵地铁播音员甜美的声音将罗阳从拥挤的地铁中拉回了现实,最近脑子里总是恍恍惚惚的,他记着从家里到世纪广场,乘地铁共十站路,怎么还没坐多久就到站了。

罗阳怔了怔神,慢慢站起来,赶紧往地铁门口移动。正是下班晚高峰的时段,罗敷站是换乘站,在本站下车的人很多。刚才一直站在自己面前的小伙子也要下车了,刚好排在他的面前,小伙子个儿高,穿了件酒红色的阿迪达斯的运动衫,背部有硕大的“adidas”字样,刚好与罗阳的眼睛平齐,那几个英文字母直接映进了罗阳的眼帘。

“大伟好像也有一件这样的衣服,跟小伙子的一模一样,不过大伟的个头高,有些干瘦,比小伙子显得精神”,罗阳暗自沉吟。

恍惚之间,一股巨大的洪流裹挟着罗阳出了地铁门,又一股洪流急迫的涌了进去,罗阳打了个趔趄,差点儿没站住。身后的地铁门砰的关上了,轰轰隆隆的驶向了下一站。

好多年没来过了,依稀是D出口。罗阳定了定神,踌躇了一下,跟着脚步匆匆的人群向D出口走去。旁边墙上广告牌上,穿着红裙子的模特撩起玉手,戴着闪着光亮的戒指向来往的行人展示着,露出甜美的微笑,口红很漂亮,也很性感。

“星巴克咖啡厅在哪儿呢?”罗阳站在罗敷广场,扶了扶眼镜,环顾四周。四周一片错落有致的高楼,各色霓虹灯在卖力的闪烁着,拼命的吸引人们的注意,就像按摩屋门口搔首弄姿摆出各种撩人姿势的站街女。

“地铁三号线罗敷站下,罗敷广场东北角太平洋百货一楼”。丁媛的短信中将见面的地点描述的很详细。“真是个细心的孩子,唉,可惜了。”罗阳叹了一声,顺着夕阳拉长的身边匆匆而过的行人的斜影,依稀判断着方位,随手将手机揣进了兜里。

提前来了十分钟,咖啡馆的人不多。罗阳找了个僻静的桌子坐下来,方格子暗纹的桌布很漂亮,也勾起了罗阳的回忆,大伟十岁的时候,第一次带他喝咖啡就是这个地儿,这么多年了也没怎么变。记着那次大伟刚喝了第一口,喊着苦、苦,顺手就将咖啡泼在了桌布上,褐色的咖啡迅速在暗方格的桌布上漫延开来,绘成一幅抽象的油画。“哎呀”,罗阳叫了一声,赶紧就用纸巾去擦,瞬间咖啡的香味儿四散。

“先生,您好,请问您点些什么?”一个带着红色头巾,系着红色围裙的姑娘站在罗阳面前,干净的脸上露出了职业般甜美的微笑,轻声问道。

罗阳拿着菜单随手在翻,菜单上各色诱人的咖啡依稀冒着热气,底下是一行小字,稀奇古怪的名字和不菲的价格让罗阳不知道该怎么点,他其实对咖啡不太懂,依稀记着那次还是妻子艾云帮他爷俩点的,好像叫“拿铁”,对了,就是这种。罗阳刚翻到这一页,对着姑娘指了指。

艾云是老牌大学生,前些年在家里的时候生活情趣很高,家具尽管很破旧,但经常收拾的一尘不染。只是非常喜欢喝咖啡。有时他也看不惯,觉得自己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整天的喝那玩意儿太不对劲了,再说还是李勤寄过来的,为此两人吵过好几次,甚至,他还动了手。

 “好的,稍等,马上就来。”依旧是一阵甜美的声音,姑娘的皮鞋踩在木地板上“咔,咔,咔”的很好听,宛如轻快的爵士乐。

罗阳正在环伺四周打量着这个咖啡店,这时正在电话响了:“叔叔,您到了吗?”依旧是很甜美的声音。

“到了,到了。”罗阳忙不迭声的答道,扭头向门口望去,看见一个身着碎花连衣裙高挑的姑娘站在门口,正打着电话。罗阳估摸着她应该就是丁媛,于是用力的挥了挥手,以期引起姑娘的注意。果然,姑娘发现了正在挥手的罗阳,忙关了电话,一会儿,又一阵有节奏的“咔咔”声由远及近,直至他的面前。

“请坐,您是丁媛姑娘吧?”罗阳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示意姑娘坐下。丁媛坐了下来,对着刚给罗阳端来咖啡的服务员说说道:“再来杯拿铁”。

这是罗阳第一次见到丁媛,觉得在这个地方见到儿子的女朋友有些尴尬,局促的搓着手连忙说道:“我也是刚来,害怕不点人家不让坐,就胡乱点了杯,没想到,咱俩点的一样,嘿嘿”。

叔叔,最近您还好吗?丁媛看见了罗阳的局促,连忙岔开了话题。“还行,还行,你还好吗,工作找好了吗?真的感谢你,要不是你,大伟可能连毕业都挨不过。唉,你是个好姑娘,他没福气啊”,看到了眼前这个个头高挑,轮廓分明,眉目清秀的姑娘,罗阳又想起了已经去世的儿子,尽管已经几年没有来往了,可是想起临终前的那几句话,不禁眼眶有些湿润了。

“叔叔您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您要节哀。今天您请我来有事吗?”丁媛也有些黯然,不过她很快调整了下情绪,岔开了话题。

“今天请你来,我,我就是想问问,大伟有没有在你面前提过我?”罗阳很局促的问道。他实在弄不明白,那个自小很听话也很懂事的儿子,怎么上大学后如此的执拗,对他这个父亲如此的冷若冰霜,和他好几年都没说话了。他想来问问儿子的前女友,是否和他妈妈离婚有关,是否还爱着自己。

丁媛怔住了,她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也就是大伟的爸爸竟然会问这个问题,她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回想着这几年和大伟交往曾经说过的话,想着各种回答后的后果,她实在不想再伤害这个刚失去儿子的父亲,于是,她红着脸压低了声音:“提到过,他对你很崇拜。”

“是吗?他真提到过我?他都说些什么?”罗阳有些兴奋,脸瞬间红润了,刚才还在搓着的双手一下子挥舞起来,连嗓音都提高了。

“是的,他经常说起您,说他小的时候带他出去玩,能看出他对您很崇拜。”丁媛到底不擅长撒谎,脸越涨越红,声音越来越低了。

“哦……”罗阳回过味儿了,他看出了姑娘的局促,也听出了其中善意的谎言,顿时他觉得自己很傻,自己的儿子怎么会不了解呢,还需要问别人。

“感谢你,姑娘,你真是个好孩子。唉,大伟,没福气啊……”。罗阳突然觉得自己很愚蠢,也很失败,不禁有些潸然了。

“叔叔您别太难过了,大伟真的提到过您好多次呢,不骗您。”丁媛一下子也懵了,也有些不知所措。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在几年的交往中,大伟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爸爸,她一直以为他是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的。

“没事,谢谢你,姑娘,多保重,我走了”。罗阳觉得自己有些控制不住眼泪了,赶紧起身,对丁媛说了句,就向门口走去。全然忘记了咖啡才刚端上来,还没有喝一口。

出了咖啡店的门,这时,夕阳已经完全西下了,落日的余晖被四周的高楼遮挡住了,只有头顶的云彩泛着酒红色,就像是刚才地铁中小伙子那件adidasi的外套色。

当罗阳回过神,想起来去结账的时候,才发现丁媛在临走时已经结过了。

“真是个好姑娘,唉……”。罗阳有一次的黯然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