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咖啡馆之三  

2017-03-11 11:30:5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淅淅沥沥的秋雨还在一直下,阴冷的风一阵阵的袭来,连绵不绝,渗的人故土发冷。艾云静静的站在儿子的墓碑前,一动不动。今天是大伟一周年的忌日,他不能不回来看看儿子。墓碑上的照片上是一个棱角分明、眉目清秀的帅小伙子,也是他惟一的儿子。可如今,母女俩人隔着厚厚的水泥墓碑四目对视,大伟依旧那么阳光灿烂,那么爱笑,和小时候一样,用调皮的眼神望着她。可艾云却永远的看不见了,眼角的泪水在不停的流淌,心里充满了悔恨和自责。

他想起了大伟小时候刚学会走路的样子,那时候,她和罗阳的冷战刚刚开始,有时两人几乎整天都不说话,只有大伟在略显拥挤的屋子里蹒跚着走来走去,稚嫩的咿咿呀呀的叫声充斥着整个小屋,也融化了艾云已经冰冷的心,她总会一把抱起大伟,将头埋进孩子的胸口,止不住的眼泪簌簌地流下。

罗阳爱抽烟,可是自从有了孩子,他就不敢再在屋子里面抽了,屋子太小,抽起来满屋子的烟味儿,艾云总是训斥他,他也不还口,实在憋不住了,就趴在阳台上将窗户打开过过瘾。

艾云爱干净,对香烟深恶痛绝,一直要求罗阳戒烟,还把罗阳买的所有的烟统统给扔出去。可罗阳抽了十几年了,总戒不了,只得偷偷的买上几包藏在柜子里,可是,谁也没有预料到,一场巨大的家庭变故就从一包藏在柜子里的香烟开始了。

雨一阵紧过一阵,绵绵密密的,墓地边上的荒草有些黄,被雨洗刷的服服帖帖的趴在地上,一朵不知名的粉色小花在雨中倔强的开着,艾云蹲下身子仔细的凝望着那朵小花,小花瓣上的微珠晶莹剔透,像极了李勤寄给她的那朵,只不过,那是朵干花。

当罗阳费尽心思为藏好那包劣质的“大前门”拉开柜子,将烟掖进厚厚的棉被的时候,手指触碰都了一叠纸质的东西,好奇心驱使着他拿了出来,一个被艾云精心掩藏了好几年的秘密被揭开,瞬间这个原本贫瘠但依然充满温馨的家庭一下子紧张起来。

那叠纸是一个信封,是三年前李勤从美国寄来的,大意是希望依云尽快结束与罗阳的婚姻,到他的公司去辅佐他,信的结尾,李勤充满感情的回忆了两人在大学时的甜蜜,信里面就夹了朵干花。

“记得第一次约你出来的时候,你穿了件碎花的连衣裙,波浪般浓密的黑发上戴了朵小花,干净甜美的脸上洋溢着兴奋、羞涩和好奇,我轻轻的拉起了你的手,那种温润和光滑感像触电般的传遍了全身,我好像也感受到了你轻微的颤栗……

“记得第一次和你去看电影,是那种情色片,银幕上的男女主人公在欢愉的呻吟,那种香艳使人热血喷张,你轻轻的伸过来手,拉住了我的胳膊,我感受到了你的兴奋、紧张以及手心的汗水,我不失时机地扭过头……那是我们第一次接吻,我忘不了。”

……

够了!罗阳的手在颤抖,心在滴血。他没有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背着他还和另外一个男人在谈情说爱,竟然准备抛弃他和孩子出国,他千辛万苦为让她和孩子过上幸福生活的女人竟然脚踩两只船,自己的绿帽子竟然戴了这么久,自己却从未发觉。

当罗阳将这封信奋力的摔在艾云脸上,咆哮着将那些难听的话发泄在她身上的时候,艾云知道,纸终究保不住火,该来的还是来了。她没有辩解,也不敢辩解,她知道这一切是不道德的,可她摆脱不了,从心里到身体上。

接下来自然是长时间的冷战,尽管有大伟这个粘合剂,可是,生活习惯的巨大差异,清贫和繁重的生活压力让她极度崩溃。

从小在知识分子家庭长大的艾云和在弄堂里长大的罗阳自结婚时就过不到一起去,艾云是护士,爱干净,屋子里收拾的总是一尘不染,罗阳是钢厂工人,每天下班后筋疲力尽的回到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艾云总要数落他。

刚开始,罗阳还和艾云开玩笑,讥讽她是知识分子的臭毛病,穷讲究,时间长了,从吃饭睡觉洗衣做饭甚至到做爱,两人总是别别扭扭的,罗阳意识到了问题,和艾云谈了几次,可艾云和他的成长环境终究不一样,每次的交谈总是不欢而散。

慢慢的,两人的交流越来越少,加之罗阳和艾云的工作都是三班倒,每次这个凌晨才下班,那个却准备上班,感情就这样慢慢的淡了,可日子还算平静,直到罗阳发现了艾云的秘密。

……

一阵咯噔咯噔的皮鞋声由远及近,墓地的小道很狭窄,艾云站起来,准备让开道,那个撑着花伞的姑娘却停下了脚步,站在艾云的面前:“阿姨,您也来了。”

艾云恍惚了一下,马上认出,是大伟的女朋友。

丁媛没想到,大伟的妈妈竟然从美国专门赶回来专门来看大伟。不过,这个想法只是转瞬间,毕竟,她是大伟的妈妈啊,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出现在这个地方,也是自然的。

艾云的心里五味陈杂,眼前这个姑娘比第一次在咖啡厅里见到的时候更加的美丽,齐肩的长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双眸中的哀怨、惊奇一览无余,眉目间也略带些憔悴。这是儿子心爱的女孩,可是大伟却走了。

想到这里,艾云的泪水刷的就又流下来了,丁媛见状,连忙将手中的那束花轻轻的放在大伟的墓碑前,将伞撑到了艾云的头顶,拉住了艾云的手:“阿姨……

远处,一个黑影在默默的注视着站在墓碑前的两个女人,手中撑着把巨大的黑伞,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另一只手领着袋苹果,是大伟最爱吃的那种粉红水晶。

罗阳静静注视着儿子目前的两个女人,他的双眼模糊了……。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