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汉阳造】之三  

2017-04-30 19:25:3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老汉叔在儿子虎子和儿媳的陪伴下给三舅上完坟,回到家后,还是止不住的伤心,只是言语比以前更少了,更沉默了。然而,那个上坟时的那个军礼却让虎子很震撼,他以前只是听说过老爹是离休干部,以前上过抗日前线打过鬼子,可不知道具体情况。原来,老爹是三舅爷爷的老部下哩。

虎子有些好奇,一次趁着老爹心情稍好,给老爹买了几个渭南有名的时辰包子改善生活,老汉叔很高兴,吃完咂摸下嘴,“哎呀,好吃的太太,跟连部的包子有一拼。”

连部?虎子刚想问突然就回过味儿了,老爹有犯糊涂了,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于是,他就故意逗老爷子,打仗兵荒马乱的,还能吃上包子?

“是啊,打仗的确苦的很,俄们有一次三天三夜没下战场,子弹都快打光了,更别提吃的了,后来,你三舅爷爷亲自带领人马赶到,把鬼子给赶跑了。后来你三舅爷爷说俄们连拖住了敌人的主力,给大部队合围争取了时间,专门给俄们嘉奖,奖品就是时辰包子,连部专门杀了头猪,炼了块猪油包的,额一口气吃了五个。嘿嘿说到这儿,老汉叔自豪的比划了五根手指头。

几个包子将老汉叔带到了遥远的记忆中,他的脸上呈现出异样的神采,这种神采很久已经没有出现过了。其实,他没有说完全,其实人生第一次吃到时辰包子是在三舅回家省亲的那次。那还是在中条山会战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老汉叔至今还记得,三舅一身戎装来家的情景。那是在秋收秋播已完、刚摸到初冬的时候,天气不热不冷,忙完了自家的庄稼,孙秋娥也就是老汉叔他妈催促着他到原下的杨圩村去打工。原下川道人家土地高低不平,无论是用牲口还是人力,夏收秋播都比较慢,所以,原上的青壮劳力在忙完了自家的庄稼后都喜欢到原下川道打短工,挣几个油盐酱醋钱。

就在黑娃刚收拾停当,准备出发的那天早晨,孙秋石也就是黑娃他三舅骑着匹快马跟这个随处,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二姐家门口。

孙秋石早年在北京求学,抗战爆发后投笔从戎转战大江南北,十几年里和家里断了音讯,家里人不知他是死是活,可怜了年迈的爹娘在惟一的儿子失去联系后不久就散手人寰,还是村上的族人们帮忙给入土的。孙秋石起初还给家里写过几封信,可在兵荒马乱的时期能收到封信已是奇迹。这次,已经升任17314团团长的他就是在奉命带领部队在中条山集结的档口,专门请假回来省亲的。

然而,当他循着十多年前的记忆摸索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残壁断垣,墙倒房塌。敲开了邻人的家门,他才得知,二老过世前,两位姐姐已出嫁,大姐早年体弱多病,几年前已经过世,并没有留下子嗣;二姐嫁到了张家堡,前几年清明给二老上坟还来过,这几年来的少了。原本低矮的土房经年风雨侵袭,成了如今这般光景。

孙秋石眼前一阵眩晕,内心一阵悸动,他启程回家前设想好了很多要给二老汇报十几年的过往,孝敬二老的方式,就连父母最爱吃的甑糕等以及衣物等都差人置办好了,谁料想二老已经过世,他连一点儿音讯都不知。

在长满荒草的坟前,一身戎装的孙团长恭恭敬敬的敬了个军礼,接着,他脱下军帽,双膝跪倒,按照渭南当地的风俗点燃黄表纸、香烛,将带回的食物、衣物等供奉在坟前,俯下身子双肩不停的颤抖,过了好一会儿,随从将他扶起,孙团长脸上满是泪水。

当晚,孙团长执意要在断壁残垣的家里住下,村上的保长要给他安排好一点的地方,孙团长不肯,他说,想在父母住了几十年的老宅里重温年少时父母带给他的气息。保长无奈,只好抱来了被褥,好在只是初冬,天气不算太冷,孙秋石终于在那间留存着儿时记忆的屋里将就着过了一晚。

第二天早晨,顺着族人们的指点,孙秋石摸索到了二姐孙秋娥的家门口,姐弟一见面,就抱在一起嚎啕大哭。姐姐秋娥将十几年来的事情向秋石说了,孙团长悲痛不已,只恨自己忠孝不能两全。接着,孙团长也向姐姐说了此次回家省亲的原由:前方战事吃紧,兵源不足,按照军长的指示补充兵员,特别是西安、渭南和宝鸡一带的,因为军长就是西安人,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再说了,自古秦兵骁勇善战,此次到中条山的日寇皆是虎狼之师,军长害怕别处的兵员素质不能满足会战需要,特此向国民政府申请的。

黑娃一边吃着三舅带来的包子,一边嚷着要跟三舅去前线,被他妈孙秋娥挡住了,孙团长也觉着二姐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姐夫去世了,要给人家张家留个种,于是,也坚决回绝了外甥的请求。

谁也没有意料到,黑娃是如此的倔强,在三舅率领新招募的部队开拔之际,竟然背着他妈孙秋娥和村上另外一个小伙子张旺财偷偷的报了名,当晚就和部队下了原去了山西前线!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的确艰苦,好在黑娃自小在家就是个劳力,到没有觉着什么,射击训练的时候,黑娃拿着新发的步枪瞄准着靶心的小黑点,老想起小时候拿弹弓打鸟的情景,觉着这样的射击过于简单了。黑娃的确有天赋,三个月的训练下来,每次他的射击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射击水平不亚于已经摸了几年枪的老兵,于是,营长专门把他调到了狙击连,并给他发了一把崭新的步枪:纯正的汉阳造。

黑娃,这个自小夏天下河摸鱼,冬天吆细狗撵兔的农村小子,逐渐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国军狙击手。

中条山的战事很激烈,很紧张,部队不停的在山沟里设伏、打仗、转移,那次在会战前三舅来视察新兵训练的那次后,甥舅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