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怀念陈忠实之二  

2017-05-06 22:48:58|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子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着,倏忽间,一年过去了。人常说,时间就像流水,可以带走许多的往事,就像平静的湖面投下的石子,一圈圈的涟漪之后,归于平静。在这一年之中,究竟发生了多少事情,记住了多少回忆,已经不得而知,只是在有些敏感的时间节点上,有些尘封的往事还会让人的心中有所悸动,还会让人想起。

每个人在学业上、在工作上都会有他的导师,当面的指点他,提醒他,甚至喝斥他,使他尽快上道,成为行家里手。而在我的写作道路上,使我体会最深、受益最多的陈忠实老师却从来素未谋面,甚至也从未以任何方式对我有过哪怕一丁点儿的当面指导----因为他不认识我,我只是他千千万万个读者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然而,十多年研习忠实老师的作品,无论是名满天下的《白鹿原》,还是初露锋芒的《蓝袍先生》,乃至后期笔锋愈加老辣精到的《李十三推磨》等,都是我反复拜读揣摩许久的经典作品,甚至,我觉得忠实老师后期创作的《我的秦腔记忆》、《原下的日子》、《连接地脉》、《白墙无字》等散文作品的成就一点不亚于那部使他获得茅盾文学奖的枕棺之作,那些在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对曾经哺育了他、给予了他创作灵感与素材的故乡、故土的眷恋,对过往艰难求学艰苦日子的怀念,对曾经给予他关怀、帮助的老师们的感谢之情跃然纸上。那些似曾相识的人物、相同的风土人情、语言习惯和瘦硬苍劲、睿智淡泊的叙事风格以及沧桑劲道的表达方式让我获益匪浅,对我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在我迄今500多篇或长或短、或优秀或笨拙的习作的字里行间流露出的行文风格,总能看到忠实先生的影子,甚至部分的作品直接是摹写。

这也许是很多的文学爱好者在学习过程中必经的一段路。在这个过程中,我几乎找遍了市场上所有陈忠实老师所出版的书籍,在手机上也下载了很多文章,不止一遍的仔细精读和揣摩那些我认为是最为经典的作品,我仔细的体会着他的略带秦味儿的语言习惯,从容不迫的叙事方式,大开大合的文章结构。也曾经憧憬着如果有机会的话,能当面向他讨教关于小说的写作方式----这是我很多年来曾经狠下功夫却始终不得要领的文体。

可惜的是,当一年前的428日,报纸上、网络上、电视里铺天盖地的关于陈忠实老师去世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不仅和许多的文学爱好者一样,感慨陕西文坛失去了一位“陕军东征”的勇将,一位洞察一切却又不愿挑明的睿智智者,一位再也不能拜读到更多更新作品的作家,再也没有机会去讨教的前辈了。

尽管陈忠实老师去世一年了,可是一年来,他的那些经典的文学作品并没有随着他的离世而无人问津,反而更加的热销了,因为大众的眼睛永远都是雪亮的,对于那些用真心、真情写出来的反映当代社会真实状态的作品,总会得到大家的共鸣。在他的作品中,永远不会出现絮絮叨叨的个人私语,不会出现光怪陆离的奇谈怪论,不会出现以揭露社会丑恶、人性丑恶为卖点的伤痕文学,更不会为了得到某奖不惜迎合西方道德观念编造、伪造历史和民俗的所谓离奇作品。有的只是对真善美的弘扬,对人间真情的讴歌,对社会和人民的感恩,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永远都在传播者正能量,这也是我钦佩他的原因之一。

有人说,一个作家的历史地位,不是在他当红的时候,也不是在乎他有多么的高产,而是在于他作品的水准,在他去世之后究竟还有多少人能记住他,还在阅读他的作品,还能从他的作品中汲取到营养。正如另一位陕西籍的作家路遥一样,尽管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但他的《人生》、《平凡的世界》等作品仍然是各大书店的畅销书之一----无他,只是因为他的作品总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仍然能引起广大读者的共鸣,总能从他的作品中汲取到向上的力量。

约莫是20157月份,在已经不知道是多少遍的拜读陈忠实老师最为经典的散文名篇《原下的日子》的时候,我突然突发奇想:陈老师所在的白鹿原和我小时候生活的长稔原也就相聚几十公里,有着相同的口音,相同的风俗习惯和相同的思维方式,他的那些笔下的栩栩如生的白嘉轩、鹿子霖、黑娃、田小娥等,不就是我身边的七姑八姨么,于是我提笔写下了《从白鹿原到长稔原》,发表在我的博客里,引来很多博友的围观。一年后,当陈忠实老师去世的消息传来,我将此篇进行了修改,发表到了“秦腔微信公众号”里,得到了大量的阅读和转发,成为我阅读量较多的作品之一,甚至,我的一位如今在西安工业大学就职大学同学专门在微信中说道:尽管陈忠实老师在西安工业大学有专门的文学馆,也得到了很多的大学生的喜爱,在他去世后很多的大学生专门发文悼念,可是在她看来,那些大学生的作品与我的文章相比较,可以看出很大的差距来。

我知道,这是老同学对我的高抬和厚爱,其实,如今的大学生的文学水平不会很低,之所以她觉得感情不够深厚,那是因为当代的年轻人还没后那么多的生命体验和生活体验,还没有那么多的人生历练,如今的社会和陈忠实老师笔下描写的社会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已经没有了“代入感”。而我不同,尽管我与他有二十多岁的年龄差距,但是,他笔下的那个社会状态和人物状态,是我曾经经历过的,是十分熟悉的。所以体会较深也就不足为怪了。

陈忠实老师已经去世一年了,可我觉得他还活着,因为他的那些作品仍然在激励着我、感染着我,仍然是我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学习源泉。我知道,以我的愚钝和努力程度,和他有着万水千山的距离,但我仍不想放弃,因为写出一本有生命力,能代表我爬格这么多年水平的作品,仍然是我奋力向前的动力。我也想在自己年富力强的时候,能有一个“枕棺之作”。

在陈忠实老师逝世一周年的时候,我写下了以上这些文字,谨以此纪念他。

先生已逝,精神不朽。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