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威风读白诗之回眸一笑百媚生  

2017-08-13 13:48:28|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大唐元和元年(公元806年)腊月,一个很平常的日子,然而,在中国诗歌的历史上,却是极不平凡的----因为,大唐警界写诗最好的公安局白居易局长,想要出去逛逛了。

啥?逛下有嘛奇怪的。然而,就是这次违反中央规定的闲逛之后,中国诗歌历史上最有名的长篇叙事诗《长恨歌》就此诞生。

 话说那天的京都长安南郊的周至县城,北风呼啸,大雪纷飞,24岁的周至县县尉白居易,正在县衙审理本县居民张小三诉妻子通奸案。

按说,在大唐时代,这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从上到下,偷腥的还少?再说民不告,官不究。可这个张小三认死理,非要治妻子死罪不可,这下可把局长难住了。

冗长的审理持续了一整天,眼看着风雪愈紧,天色暗淡, 白局长内心愈加的烦躁了。

“你们先回去静下,下周再来,好吧。”

     “大人,不行,我不想跟她过了,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没个毛啊,这点破事,还审理了大半天,赶紧给老子滚,老子还忙着呢。”年青的白局长终于忍不住了,爆了粗口。

赶走张小三,白局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朝旁边的书记员陈鸿招了招手:“去把王质夫先生请来,咱们一同出去转转,休息下,真他妈的累啊。”

陈鸿会意,不一会儿,王质夫从后堂来了。

王质夫是个隐士,终日在终南山中静坐、喝酒、打禅,也是个文学爱好者。这天恰好来县衙拜访好友,准备和张白局长探讨下当代诗歌的发展走势和创作方式,不料被这个张小三给搅了。

“对不住啊,王隐士,耽误你时间了。咱们到一同去仙游寺逛逛,离这儿不远,边走边聊,好么。”

“好啊好啊,我一直想去看看,怎奈门票太贵了,今天能沾白局长的光,与局长同去游逛,实在是三生有幸。”

于是,三个人骑着高头大马,向着县城东南的杏林庄方向奔去。

走到一个岔路口,三人不知该向那个方向,想找个人打听下,无奈风紧雪密,连个人影都找不着。

等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一个村妇模样的老妪由远及近,陈鸿连忙上前:“敢问老者,我等想去仙游寺,不知该走那条道啊?”

“走中间这条,前面就是马嵬坡,过了马嵬坡就不远了。”

“马嵬坡?是不是那个环贵妃被赐死的地方?”

     “就是,就是,她的坟还在哪儿呢。”

白局长一听大喜过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他很早就听说过明皇这桩惊世骇俗、旷世绝伦的恋情,可始终不知道那个“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贵妃娘娘葬于何处,今日终于找到了。

三人告别村妇,策马扬鞭,不一会儿,赶到了仙游寺,顺着老妪的指点,登上了寺外的山巅,风雪之中,遥望“六军持戟不前”的马嵬驿,白局长一时悲悯弥漫,不能自已。

王隐士看出了局长的心思,上前道:“先皇的这段旷世奇恋,非得您这样不世出的才子才能记录下来,否则多年后就湮灭了。您深耕诗歌多年,又是个情种,要不,写首诗把他记录下来,如何。”(夫希代之事,非遇出世之才润之,则与时消没,不闻于世。乐天深于诗,多于情者也,试为歌之,如何?)

“好啊,好啊。要不,咱们在仙游寺住几天,你写篇文章,我写首诗,咋样?”

OK!”隐士爽快的答应了。

于是,三人敲开了仙游寺的大门,在仙游寺的的禅房住了下来,每日伴着青灯,吃着素斋,笔走龙蛇,三天之后,三人分别拿出了自己的作品:白局长的《长恨歌》,陈鸿的《长恨歌传》,王隐士……?靠,喝多了,忘了。

白局长接过陈鸿的文章后,虎躯一震,万千感慨:卧槽,写的这么好,自己身边竟然还藏着个高人哪,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陈鸿看了看局长的《长恨歌》,心里暗自沉吟,这家伙,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内心竟然如此丰富,唉,不过这写诗的水平实在是高啊。

“王隐士,隐士,该吃饭了。”

“卧槽,又喝多了。”

三个人当中,除了那个混吃混喝的王隐士,白居易和陈鸿各完成了一篇,然而此后,白居易的《长恨歌》广为流传,而陈鸿的那篇水准并不在《长恨歌》之下的《长恨歌传》却逐渐不为人所知了。

这就是命!

(二)

天宝14年(公元755年),被安禄山叛军一路追杀的唐明皇带着贵妃和大舅哥杨国忠等,在御林军的护卫下仓惶出逃,途径兴平马嵬坡的时候,人困马乏,准备休息一晚,明日再启程。谁知,这一晚,竟然发生了中国历史上惊天动地的一件大事。

御林军统领陈元礼也是一名老臣,他亲眼目睹了大唐“高楼起,宴宾客”,又看着大唐“楼塌了,猢狲散”,心中实在是忍无可忍,这不都是杨国忠等奸佞之臣在祸国殃民么,不行,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先皇开创的基业就此倒下,得挽狂澜于既倒,于是,他率领部下杀了皇上的大舅哥杨国忠,又准备再杀杨贵妃,以“清君侧”。

得知消息的明皇帝大惊失色,内心肝肠寸断,却也无可奈何,他明白,不杀贵妃,就难以慰军心,难以振士气,自己的性命或许也难以保全,大唐的江山可能就此终结,权衡利弊之后,他只有忍痛割爱,舍弃心爱的贵妃娘娘了。

就在茅舍前“雪在秋千往来处”的梨花树下,三尺白绫结束了贵妃的性命。

明皇帝躲在茅舍里,眼睁睁的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贵妃娘娘将头伸进了树下的白绫里,内心肝肠寸断、百转千回,往事一幕幕的在眼前回闪:

他想起了第一次在女儿咸宜公主的婚礼上看见玉环的情景,那时的杨玉环真是明眸善睐,丰艳照人,那一眼之后,自己后宫再也没有瞧得上眼的了,那个“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寿王妃深深的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他想起了在大明宫中,贵妃娘娘羽服霓裳,唱着李供奉的“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翩然起舞,体态丰腴,面似桃花,风情万种,“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那时的大唐“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真是歌舞升平,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啊。

他想起了那年春暖花开,他和心爱的贵妃娘娘到骊山踏青,青青终南山,涓涓滈河水,花红树绿,莺歌燕舞,是那么的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那晚夜宿华清宫,贵妃娘娘在专属浴池中“温泉水滑洗凝脂”,那时的贵妃娘娘“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他们两人“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是那么的惬意、舒坦。

他想起了那年盛夏时节,贵妃娘娘思乡心切,日渐消瘦,自己看在心中,却无以排遣。那日贵妃终于有了胃口,想吃小时候在成都定居时最爱吃的荔枝,自己不惜糜费民脂民膏,将“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的荔枝,由合江,经涪陵、达州、万源,穿越巴山,从成都不远千里的运来,为的不就是博得美人一笑么。

他想起了那日与贵妃娘娘相约在百花亭饮宴,谁料自己贪恋西宫梅妃的温柔乡,只留下贵妃一人在百花亭内独饮,贵妃娘娘酩酊大醉,伤心得“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后割下的一缕青丝,遣人送给自己,寄托了对自己的无限爱恋和幽怨之情。那年的七月七日乞巧节,他们相约长生殿,“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

这一切,都随着贵妃娘娘马嵬坡下的三尺白绫戛然而止。

这也是命!

(三)

白居易任周至县尉那年,正好24岁。

24岁,可谓少年得志。

那个写“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的王维,31岁才参加大唐高考,尽管是那年的状元。那个写“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元稹,早年曾与白居易同科及第,尽管是第一名,30岁的时候才被授左拾遗,奉命出使剑南东川。那个写“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陈子昂,24岁才登科,后才为武皇赏识,被授右拾遗。那个写“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李白,早年坎坷,流浪四方,35岁的时候,才因给玄宗献上《大猎赋》而获得赏识,为后来被玄宗降辇步迎,“以七宝床赐食于前,亲手调羹”,成为翰林供奉打下了基础。那个写“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杜甫,24岁才在洛阳参加大唐高考,结果……,落榜了。

白居易18岁即中进士,后被授秘书省校书郎,大唐官场上的一颗明星冉冉升起。

可是,有道是官场得意,情场失意。

尽管自己在官场上“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可在婚姻上,却并不如人意。

建中三年(782年),白居易11岁,跟随父亲寄居符离,正是情渎初开、懵懵懂懂懂的年龄。那年,他认识了邻家一个小姑娘湘灵,每日和湘灵一起在官道上嬉戏玩耍,在离塬上骑竹马,煮青梅,后来,湘灵跟随家人搬离了符离,让白居易很是伤心,为此,在中考的时候,特意写下了那首有名的“离离原上草”作为送别。

当两人再次相见的时候,湘灵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两个人暗暗地相爱了。后来,白居易的父亲白季庚因病卒于襄阳别驾任上,白居易要守丧三年,按传统习俗守丧期间男女间是不能相爱的,所以两人也只能暗暗来往。守丧期一满,白居易就立刻把与湘灵暗恋的事告诉了母亲,满以为母亲会满心喜欢。不料母亲说:“湘灵确实是个好姑娘,可是你们不能成婚?”

“为啥?”白居易问道。

 “唉!门不当户不对呗!”

白居易一听立马对母亲急了起来:“我喜欢湘灵,我不管门当不当户对不对,我就要娶湘灵!”

母亲从来还没见过儿子这样对自己说话,一时间竟急得哭了起来:阿谁(白居易小字叫“阿谁”)啊,你父亲丧期刚满就跟我闹气,你这个不孝的儿子啊!说完便号陶大哭起来。

古人最害怕自己摊上不孝的名声,白居易听到母亲骂自己不孝,一时也不好再与母亲折辩什么,只好违心地说:“母亲,我以后再也不提这件事还不好吗?但心里却说:“俺就是要娶湘灵!”。

在这以后的日子里,白居易被淹没在痛苦的漩涡中。一天晚上白居易趁着天黑又刮风下雨的时候来到湘灵家,湘灵见白居易一脸的忧郁,顿生怜意,就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起初白居易不管湘灵怎么问就是不说,急得湘灵只掉眼泪,白居易无奈这才把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湘灵听了眼泪随即就流了出来,半天没有吭声。白居易沉吟半天吟出一首诗来:

“不得哭,潜别离。不得语,暗相思;两心之外无人知。深笼夜锁独栖鸟,利剑斩断连理枝。河水虽浊有清日,鸟头虽黑有白时。唯有潜离与暗别,彼此伤心无后期。”

贞元二十年(804年),白居易任挍书郎之职后的第二年,趁着游览徐州的机会,专程来到符离寻找湘灵,经打听才知道湘灵一家早已搬家到邯郸,具体在邯郸什么地方不清楚。白居易随即又赶到邯郸,走遍了大街小巷,始终没有找到湘灵。白居易痛苦极了,一个人躺在旅店的房间里,漫漫黑夜里碾转反侧,往日里与湘灵相处的一幕幕浮现在他的眼前,潜别与暗离之痛吞噬着他的心,于是一首思念的诗便从心底生成:

艳质无由见,

寒衾不可亲。

何堪最长夜,

倶作独眠人。

两年之后,当白居易和陈鸿、王质夫三人在仙游寺外的山巅之上,看见苍茫的马嵬坡,听到明皇和玉环的旷世之恋之后,不由得境由心生,感慨万千,一首《长恨歌》喷薄而出:

……

在天愿作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

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得偿所愿,都能善始善终,都已婚姻为结束。明皇如此,白居易亦如此。

这还是命!

(四)

后世对这首诗的评价很高,不多说了,随手摘抄几个:

南宋的文学批评家张戒在《岁寒堂诗话》中写道:“首云: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后云: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又云: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此固无礼之甚。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此下云云,殆可掩耳也。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此等语,乃乐天自以为得意处,然而亦浅陋甚。

清代的赵翼在《瓯北诗话》中写道:“古来诗人,及身得名,未有如是之速且广者。盖其得名,在《长恨歌》一篇。其事本易传,以易传之事,为绝妙之词,有声有情,可歌可泣,文人学士既叹为不可及,妇人女子亦喜闻而乐诵之。是以不胫而走,传遍天下。”

近代的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也感慨道:“以长恨歌之壮采,而所隶之事,只小玉双成四字,才有余也”。

就连一代伟人毛泽东,也十分喜欢这首诗,在工作之余,曾手书了这首千古名篇的部分章节,即从首句汉皇重色思倾国始,到惊破霓裳羽衣曲止,没有写完。

为什么?

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