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香榭丽舍之二  

2017-09-16 13:44:1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姜溪一句无心问话勾起了乔安山无尽的回忆。

乔安山没有对姜溪撒谎,第一次来新都的确不是一个人来的,同行的还有张萌。

第一次来新都还是遥远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那时,他正在中科院攻读博士。他的导师是业界赫赫有名的李金灿老师,而张萌是李老师的惟一的女硕士研究生。

那年,李金灿老师只带了乔安山一个博士和五个硕士,六男一女。他们跟着李老师一起在做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那个项目很前沿,在国际上都属于领先的。项目的周期很紧,李老师全身心的投入了科研上,于是就委托乔安山来替他指导手下的硕士生。

这其实很正常,很多的硕博导师都是让在读博士对硕士进行日常教学和初步的科研训练的。乔安山在读博士之前上过几年班,在单位还做到了中层,自然在管理上很有一套办法,现在只不过用到了对李老师的硕士弟子管理上。乔安山经常给他们上基础课,带着他们做实验,给他们进行基础的科研指导。

在做实验的时候,要分组,经常是乔安山和张萌一个组。倒也不是乔安山故意的,而是张萌经常睡过头迟到,乔安山也说过她好几次,张萌每次都是扮个鬼脸,吐个舌头一脸的无辜状,时间长了,乔安山也就见怪不怪了。实验不允许一个人进行,乔安山只好去给张萌打下手。

有博士哥哥的帮助,张萌每次的实验都做得又好又快,经常得到李老师的表扬,一来二去的,张萌对乔安山充满了感激,偶尔还请博士哥哥去吃饭。一年之后,两人自然的走到了一块儿。

毕业之后,乔安山留在了中科院,而张萌去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和很多的年轻人一样,两人也喜欢旅游,他们在工作之余,经常到处走走。新都这个著名的旅游城市,自然的也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乔安山至今还记得,就在新都的海滩上,两人携手散步,夕阳下的余晖,将整个沙滩涂成了金黄色,远处海鸥翩然起舞,椰林婆娑,海水慢慢的没过了脚面,仿佛置身于一个童话世界。也就在那个海滩上,张萌羞涩的对他说:自己有喜了。

那句话刚落地,乔安山就好像被固定住了。这消息来的是如此的毫无准备,让他猝不及防。本来,他是想告诉张萌,自己公派出国的申请已经通过了,去澳洲的签证即将批下来,想和她一起分享着个好消息。可是,她的怀孕,打乱了自己之前一切的设想。

带着她一起去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只是太小。无它原因,国家政策。

沉默,长久的沉默之后,还是被张萌打破了,她看出了乔安山的纠结。本来,他们约好是他留学三年回来之后再要小孩的。而现在,要么孩子打掉,要么乔安山不去留学。

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接下来就是一段时间的冷战,两人的感情在慢慢的疏远。就在乔安山准备去澳洲的前夕,张萌搬离了同居的小屋,只留给了乔安山一封信,告诉他,自己回老家江西去了,让他再也不要去找她,也不必再纠结。

一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在开始不久后就戛然而止,的确让乔安山很唏嘘。

……

吃完晚饭,乔安山照例去散步,这是他在澳洲养成的习惯,几十年了,几乎成了他雷打不动的必修课。

夕阳几乎完全淹没在群山之下,几朵火烧云也逐渐暗淡了,海风阵阵,吹来一股咸潮的味道,很是惬意。

乔安山肚子一个人围着酒店的四周绕了一圈,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来新都的时候的记忆已经逐渐淡去,物是人非,尽管是故地重游,却早已不是旧时模样。乔安山好一阵的感慨:时间都去哪儿啦?

是的,时间怎么这么快就溜走了,快到他来不及感慨,来不及叹息,来不及伤春悲秋。

就在乔安山快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恰巧又碰到了刚刚洗完澡,穿着休闲服同样准备去散步的姜溪。

不得不说,青春是美丽的。尽管只是很随意的休闲服,可是姜溪仍给人一种自然健康的美丽,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一束大红色绸带扎在脑后的黑发,宛如幽静的月夜里从山涧中倾泻下来的一壁瀑布。

两人随意的打了声招呼,姜溪没有食言,邀请乔老师酒店的茶舍喝茶。姜溪自己点了杯庐山云雾,有很贴心的给乔老师点了杯普洱。又接着在餐厅关于基因重组方面的话题聊了起来。

作为业界著名的学者,乔安山这几年在基础性前沿性的研究课题很多,也取得了相当的学术成果,而作为后起之秀的姜溪,自然不能放过这个学习的好机会,热烈而又诚恳的向前辈讨教。

两个人的交流很顺畅,也很热烈,话题也逐渐的从学术方面自然的扩展到人生、哲学、宗教乃至生命等,交谈越火热,乔安山的内心却越苍凉,因为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真切的老了。

最近几年,乔安山当评委、开讲座、上电视,很多稀奇古怪的研讨会交流会都指名道姓的邀请他参加,讨论的话题从基因重组、生命科学到儒释道、当下社会阶层的撕裂、中产阶级的煎熬等等,他很头疼,甚至很痛苦,根本不想去,却又不得不去,因为,他需要一定的曝光率来提高他的知名度,有了知名度才好申请含金量高的课题,有了研究课题整天忙忙碌碌的,他才能忘掉于芬离世之后的孤寂与苍凉。乔安山明白:逐渐的走向老年,自己去日无多。

很自然的谈到了家庭,姜溪倒也没有见外,介绍了自己家庭情况:自己出身于单亲家庭,没见过父亲,母亲去世,自己有过一段婚姻,离了,现在是单身。

乔安山没有好意思细问离婚的缘由,姜溪也没有细说,脸上也很平静,看不出来悲伤。

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多么不堪回首的一段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