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威风读唐诗之白日依山尽  

2017-09-09 14:44:33|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唐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夏末秋初的傍晚时分,山西蒲州的鹳雀楼来了一位年轻的游客。

此人年纪不大,中等身材,但见得剑眉星目,俊朗不凡,只是由于长途跋涉显得风尘仆仆,衣衫有些破旧,脸色有些沧桑,但双目依然炯炯有神,踌躇满志,即便混迹在一群游客之中,仍显得气度不凡。

此时夕阳西下,残云镶着金边,远处群山环黛,脚下滔滔黄河水浪遏奔涌,与这座黄河边上高耸挺拔气度不凡的鹳雀楼浑然一体,构成一幅绝美的图画。只见他一口气登上二楼,看着盛世大唐的磅礴气势和壮丽景象,想着即将到来的科举考试,憧憬着自己美好的未来,一首意境深远的五言绝句喷薄而出:

夕阳依傍着西山慢慢地沉没,

滔滔黄河朝着东海汹涌奔流。

若想把远处的风光山色看够,

那就要登上更高的一层城楼。

吟咏完毕,仍觉得意犹未尽,于是掏出了笔,沾满墨汁,在鹳雀楼的外墙上龙飞凤舞的写了下来,最后落款:大唐开元十一年,蓟门王之涣。

旁边的游客看见有人在楼上笔走游龙,知道是在题壁,这在大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都围拢了过来,还有人跟着随口吟咏: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卧槽,好诗啊,好诗。”游客们纷纷竖起了大拇指,交口称赞。更有一位老者,捻着胡须,不住的点头:“此诗韵调优美,意境壮阔,气势昂扬,确是五言中的绝品。后生可畏啊!”

但见这个叫王之涣的年轻人收好笔墨,向围拢过来的游客拱了拱手:“承让、承让,让诸位见笑了,小生此番南下长安参加科考,若能高中,回来后还要登上这鹳雀楼再赋一首!让这鹳雀楼名扬天下!”

这一年,王之涣35岁,时任翼州衡水主簿,正意气奋发,踌躇满志的准备参加科考,准备为大唐盛世贡献一份力量。

其实,这一年,他也刚新婚燕尔,新娘只有18岁,是他顶头上司衡水县令李涤的三姑娘。注意:这还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而是他纳的小妾!

要知道,同为本家,写“红豆生南国”的王维20岁就已经中状元,任右拾遗了;写“一片冰心在玉壶”的王昌龄29岁已经进士及第,任秘书省校书郎了。后辈中的白居易更牛逼,24岁也已经进士及第,任周至县尉了。而王之涣那年都已经35岁了,还混迹于主簿这样的小吏,有啥可吹的?还能骗的上司将自己的小女嫁与自己做小妾?

因为,仅凭这首20个字的五言诗,就让山西蒲州黄河边上当时还是籍籍无名的鹳雀楼声名鹊起,名扬四海,一跃成为与武汉的黄鹤楼、岳阳的岳阳楼、洪都的滕王阁并列为中国四大名楼!

而且,这首随口吟涌而出的诗作也成为五言绝句中的顶峰,至今无人能及!

能让县太爷将自己的三姑娘嫁给自己的下属,而且还是做小妾,可见王之涣还是有相当有才华的。县太爷之所以敢下如此的重注,就是因为他“孝闻于家,义闻于友,慷慨有大略,倜傥有异才”,更多的是长线投资,看的是长远的收益。

你说,牛不?

(二)

然而,王之涣注定要让老丈人失望了。

因为那年的大唐科考,王之涣落榜了。更难堪的是,开元十四年(公元726年)即科考之后的第三年,他还因为遭人诬陷诽谤,被迫辞去了主簿的官职,从此赋闲在家长达15年,而那位县太爷的千金,也跟着他安贫乐道,过着清苦的生活。

赋闲在家,王之涣也没闲着,一方面和夫人小妾种庄稼,务桑麻;另一方面,也和几位志同道合的老朋友喝喝小酒、吟吟小诗,倒也自得其乐。

这其中,最为要好的朋友要数王昌龄和高适了。

没错,这两位都是当时边塞诗人中的大V,号称粉丝十万+,都留下了千古名句:譬如这首:“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再譬如这首:“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眼熟不?会不?小学都学过!不清楚作者和诗作含义、写作背景的请自行复习小学三年级语文课本上册。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哥三个都是仕途不顺,命运维艰,生活经历坎坷,经常聚在一起饮酒作诗、恳谈唱和。

话说又一年冬天,王昌龄出面邀请王之涣和高适三人,到一家旗亭饮酒闲聊。那天冷风飕飕,白雪飘飘。三人正到酒酣处,但见一位官家率领着十多位弟子也来到了旗亭宴饮,这帮人带着各色梨园女子和琵琶、胡琴之类的西域乐器,表演起来。不一会儿功夫,旗亭中琴瑟齐奏,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三人面有辒色,却也不敢发作,只好移步到旗亭的角落中继续饮酒吟诗闲聊。

过了一小会儿,四位艳丽妩媚的女子起身,站在旗亭中央,略一停顿,琴瑟四起,四位女子跟着乐声翩然起舞,随声吟唱。但见这四位梨园女子珠裹玉饰、摇曳生姿,看的四周的顾客眼睛都直了,叫好声四起。

其实,在大唐开元年间,这类的乐舞是很兴盛的,唱的大都是当时的流行曲和流行诗作,很多的诗作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得以传播广为天下人知晓的,就连一向恃才傲物的李白李供奉不是也给贵妃娘娘写过“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这样的马屁诗么。

三个人都停下了酒杯,欣赏起歌女的曼妙舞姿和清丽歌声,也不再闲聊了。不一会儿,还是王昌龄反应快,看出了门道,压低了声音对王之涣和高适说:“哥两个,按说咱们都是当代诗坛边塞诗人中响当当的人物,可是一直未能分出高下,要不今天咱们比试比试,悄悄地听下这些歌女所唱的歌曲,谁的诗作入歌词最多,谁的诗作就最优秀,在边塞诗人兵器排名榜上名列第一,如何?”

王之涣一听,捻着胡须,含笑着说“OK!”

高适听后,也不含糊:“好!比就比, whowho。”

一位歌女首先开唱:“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歌声百转千回,婉转悱恻,听得人柔情似水,苍凉四起。唱罢,叫好声四起,王昌龄傲娇道:“俺的。”

随后另一位歌女出场,开口唱道:“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这歌声如涓涓细流,洋洋盈耳,让人余音绕缭,沉鱼出听。唱罢,依然是叫好声一片。高适到底比较沉稳,矜持了一下:“是俺的”

一来二去,这些歌女唱了好几首歌曲,其中王昌龄的有四首,高适也有三首,可就是没有王之涣的。这下,王之涣的脸上挂不住了,对着王昌龄和高适道:“这几位歌女姿色平凡,歌声也一般,唱的都是些寻常曲子和不入流的歌词,那些阳春白雪之类的高雅之曲岂是她们唱的了的。”说罢,指着几位歌女中最漂亮也最出色的一位说道:“这个穿红色衣服最漂亮的小妮子出场,如果再不唱我的诗,我这一辈子就不再写诗了!”

不一会儿,那个歌女果然出场了,一开口便惊艳全场,但见那女子唱到:“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之涣一听,果然是自己的得意之作《凉州词》,便拍手说到:“二位,如何?”说毕,三人便放声大笑起来。

这一笑不要紧,一下子惊动了这些歌女,她们纷纷围拢过来:“请问几位大人,在笑什么,难道我们唱的不好吗?”

王昌龄一听,赶紧拱手道:“几位娘子,见笑了,刚才几位吟唱的诗作,都是在下三位的拙作,我们刚才是在打赌,看诸位唱谁的歌词多。”、

歌女们一听,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几位原作诗人在此,连忙施礼下拜:请原谅我们俗眼不识神仙,恭请诸位大人赴宴。三位诗人应了她们的邀请,一起晏欢。

你说,牛不?

(三)

王之涣生于武后垂拱四年(公元688年),其家世也算是名门望族,但到他这一辈就家道中落了。而王之涣本人在开元十四年(公元726年)辞官后,在家赋闲了十五年。后来他的亲朋好友觉得他这样一直沉于下层,不是办法,便劝他入仕。后来他候补文安郡文安县尉,仍是一不起眼的小职。他在职官风以清白著称,理民以公平著称,颇受当地百姓称道。谁料不久,他竟染病不起,以55岁之壮年,卒于官舍,葬于洛阳。

王之涣是盛唐的著名诗人,他边塞诗颇具特色,大气磅礴,意境开阔,热情洋溢,韵调优美,朗朗上口,广为传颂。其诗用词十分朴实,然造境极为深远,令人裹身诗中,回味无穷,为盛唐边塞诗人之一。可惜他的诗歌散失严重,传世之作仅六首,辑入《全唐诗》中。

然而,诗不在多,精品就行。乾隆爷号称一生写了一万多首,现在谁还能记得一首?可见诗作本身的质量才是是否能够长久流传的根本。

尽管王之涣仅传世六首,可一首《登鹳雀楼》就足以名垂青史,更不要说还有另一首名满天下的《凉州词》。

历史总是充满了遗憾,如果王之涣的其它诗作都能保留下来,那些所谓的“诗仙、诗圣、诗鬼”之类的称号还轮得到李白、杜甫、李贺们吗?

历史也不能假设,即便只有六首,即便他的一生充满了坎坷,我们还是要向这位“孤篇压唐诗”的伟大诗人致敬,不是谁都能在短短的20个字里,用极其朴素、极其浅显的语言,既高度形象又高度概括祖国的大好河山,也能反映出自己的胸襟抱负的。

还是要向这位盛世大唐的诗人致敬!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