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香榭丽舍之四  

2018-01-05 21:00:5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乔安山静静的听着姜溪慢慢的讲述,内心却像眼前烧沸的开水那样翻滚:眼前这个眉目清秀长相俊美的女孩儿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啊,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看着姜溪清秀的五官,乔安山努力的辨认着,哪一块儿和张萌有点像,哪一块儿和自己有点像。看的出来,这个姑娘是综合了自己和他妈妈的全部优点:美丽、聪慧、善良、好学。可是,另一个念头有浮上了他的心头: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参加这次研讨会的?她专门在餐厅与自己搭讪难道是故意的?

姜溪仿佛看出了乔安山的疑问,忙回答道:“乔老师,您别误会,我不是来找你认亲的。”

“哪你想……?”乔安山错愕了。

我这次找您来,纯粹是参加这次的学术研讨会,因为行业内的翘楚基本上都来了,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对这次的盛会自然是不能错过的。姜溪连忙答道。

“哦。你现在生活咋样,还好吧?”

“我很好,现在恢复了单身,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多好。”姜溪爽朗的答道。

“你和妈妈受苦了……

姜溪沉默了,对这个问题她不知道如何回答,长大之后,她终于理解了含辛茹苦这几个字的含义,也理解了妈妈这么多年的付出,可是一切都过去了,妈妈已经去世,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世上。尽管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爸爸,但是她没有感觉到亲情。况且,妈妈从来没有讲过爸爸的事情,可能是没来得及,也可能是妈妈对他恨之入骨压根儿就不想提及,乔安山的感叹她不知道如何应答。

过了好一会儿,姜溪抬起了头,问道:“乔老师,您想知道妈妈给你写的那封信吗?”

乔安山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资格?”

听到这句话,姜溪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她也沉默了,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茶舍里非常安静,只有墙上的空调在低声的嗡嗡作响。

还是姜溪打破了沉默,“于老师还好吧,怎么没来?”

听到这句话,乔安山猛地抬起了头,脸上显得很突兀,他没想到姜溪会问自己这样一个很私人的问题。

“她已经去世了好几年了。”乔安山的神色有些暗淡。

“对不起,乔老师,我真不知道,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哦,对了,你怎么知道于芬的?”

“您忘了,于老师也是基因重组方面的专家,自然在业内也是鼎鼎大名,只不过您的风头太盛盖住了她,要不然她肯定也会参加这次研讨会的,您肯定不会一个人孤零零在在餐厅吃晚饭了。”

听到晚辈这样的夸奖过世的老伴,乔安山觉得很受用,可也很难过,这样一个很好的老伴兼事业助手就这么去世了,他感觉好像天的一半已经坍塌了。这几年,他想利用自己腿脚还好的时候多到外边走走,没有了于芬,北京那个家实在太冷清了,他感到了无比的孤寂。

“妈妈的信里也提到了于老师。”冷不丁的,姜溪冒了一句。

“哦……”听到这句话,乔安山猛地抬起了头,厚厚的眼镜片的背后是更加疑惑的表情。他突然对眼前这个姑娘有了不一样的认识,他觉得这个姑娘也就是自己的女儿对他的情况知道的那么多,而自己却对她知之甚少。

我能看看你母亲些的这封信吗?乔安山觉得太有必要知道这么多年张萌母子是怎么生活的?眼前这个女儿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的?为何她在之前没有来认亲?太多的疑问需要去破解,也许很多的疑问都有可能在这封信里得到答案。

好的,回头我送到您的房间去。姜溪很爽朗的答应了。

“不用了,我到你的房间去取一下。”乔安山突然有些迫不及待了。

“好的。”姜溪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那咱们走吧。”乔安山恨不得立即结束这次的聊天。

“好的。”

 

信很厚,信封还是过去那种牛皮纸的,可能时间较长,牛皮纸的颜色有些泛白了。拿到这封信的时候,乔安山的手略微有些颤抖,也许,张萌很多的秘密都在这封信中。

打开信封,是一叠厚厚的信笺,字迹很娟秀,乔安山很熟悉,一看就知道这绝对是张萌的笔迹。

乔博士:

    你好。这是我写给你的第25封信,也许是最后一封信了。自从咱们的孩子姜溪出生后,每年我都会给你写封信,介绍下孩子成长的情况。虽然这些信我一封都没有给你寄过去,可是在心里我已经千遍万遍的念给你听了。

人生苦短,岁月漫长。26年恍若一瞬间,当年的那颗小种子,已经生根发芽了,从吖吖学语到长大成人,此间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和痛楚,不足一一道来。时至今日,孩子已经25岁了,也已经长大成人,尽管已经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婚姻,可也已经过去了,一切都照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都深深的祝福她吧,希望她能有一个更好的归属,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

这几年我的心脏一直不太好,前些年还差点过去了,南昌阴冷的气候我一直不太适应,冬天更是难过。一个人住在诺大的房子里,潮乎乎的,让人很难受。也许我更适合北京那样尽管一些干冷,但有温暖的暖气护佑的地方吧。

于芬还好吧。早年她的身体也不太好,不知道现在怎样----你不用奇怪,他其实是我的表姐,你还记得那年她到咱们所的实验室来找我吗,那是你们第一次见面,当时的你就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离开你之后,我曾去找过她,希望她能替代我好好照顾你,我相信她能做到。因为,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她对你的崇拜和爱,一如当年的我。我离开后,找过她一次,将一切对她进行了说明,希望她能替我好好的照顾你,她答应了。我相信她,相信她对你的爱。我对她惟一的要求是:不要将此事告诉你,于芬姐含着泪答应了。……

……

人生没有后悔药,一切都不可能重来。我走了之后,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咱们的孩子,毕竟他也是你的骨肉。她之所以没有跟你或者跟我姓,而姓姜,那是我妈妈的姓,我希望她能像她的外婆那样有一番自己的事业。

……

看着看着,乔安山的眼睛湿润了。那段刻骨铭心的恋情此刻在心中泛起,那个美丽姑娘的脸庞浮现在面前,逐渐的幻化成姜溪的模样。他不由自主的喊了声:

“我的女儿啊……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