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你所不知道的《苔》 也不知道的袁枚  

2018-02-20 11:50:01|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这几天,大家都被央视一档诗歌音乐节目《经典咏流传》刷屏了,这档节目在绚烂唯美的画面中,以“和诗以歌”的形式,让观众在歌手对古典诗词的重新演绎中领略传统诗词之美、旋律之美以及情感之美,同时还融合了经典的选秀节目点评方式,邀请文化学者和音乐大家即席点评,挖掘诗词音乐中的价值表达,使观众领悟古典文化在当下语境下的情感共鸣。其中,一首改编自清代大诗人袁枚的《苔》,在贵州山区支教教师梁俊和大山里的孩子们用天籁之声深情演绎之后一夜爆红,人们不仅记住了这首小诗,也记住了千千万万个如同梁俊老师一样的志愿者,他们如同诗中所歌咏的苔一样,尽管屈身于阴暗潮湿的角落里,很不起眼,可是也会和牡丹一样尽情绽放。正如网友评论所评论的那样“平凡而卓越才是生活的根本,非凡的牡丹毕竟只是少数,它们在变成牡丹之前,也一样追求着平凡与卓越,这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本真。”

其实,大家不知道的是,诗人的这组咏苔诗一共做了两首,除了这首爆款的“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之外,还有另一首绝句:“各有心情在,随渠爱暖凉。青苔问红叶,何物是斜阳?”身居在阴沟污泥浊水中的青苔,从来没有见识过斜阳之美,它悄悄的问身边的红叶,斜阳是什么?在这首清新灵巧的小诗中,作者用极简淡雅的笔触,描绘了对自然生命的多样品性的欣赏和赞美。正如其《遣兴》诗所云: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都为绝妙词。对于从未见过斜阳之美的青苔,诗人是为之惋惜还是庆幸呢? 不得而知,给人留下了无尽的遐想。

 诗的韵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二)

袁枚(1716.3.25.1798.1.3)是清代乾嘉时期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之一,也是著名的散文家、文学评论家及美食家。其实,我们了解袁枚,是从他的《黄生借书说》中的名句:”黄生允修借书。随园主人授以书,而告之曰:书非借不能读也。还是的。百度下,才知道袁枚其实不单是一个诗人,他于乾隆四年(1739年)高中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乾隆七年至十四年(1742-1749)外调到江苏,他七年期间先后担任溧水、江宁、江浦、沭阳等地的县令,为官勤政而颇得好名,但他仕途不顺而没有升迁。

袁枚为文自成一家,与纪晓岚齐名,时称“南袁北纪”。倡导“性灵说”,在艺术上不拟古,不拘一格,以熟练的技巧和流畅的语言,表现思想感受和捕捉到的艺术形象。追求真率自然、清新灵巧的艺术风格。认为“自三百篇至今日,凡诗之传者,都是性灵,不关堆垛”。主张直抒胸臆,写出个人的“性情遭际”。传世著作有《随园诗话》、《祭妹文》等。

太文绉绉。我总结了一下,袁枚这个人有三个特点:

一是有生活情趣。在他任江宁县令时,以三百金购得江宁小仓山下的随园,加以整治,随其丰杀繁瘠,就势取景 造屋不嫌小,开池不嫌多;屋小不遮山,池多不妨荷。游鱼长一尺,白日跳清波;知我爱荷花,未敢张网罗。如此诗情画意,令人想往,怡然自得,放情声色,不复作出仕之念。六十五岁以后,袁枚喜欢上了游山玩水,游遍名山大川,68岁时,游历黄山;69岁,他跑得更远,正月出发,腊月底才回家,从江西庐山一路游玩到了广东罗浮山、丹霞山,又到了广西桂林,之后经永州回返,顺路游衡山;71岁去武夷山,73岁游江苏沭阳,77岁二游天台山79岁三游天台山,80岁又出游吴越之间,即便是81岁还出游吴江……要知道,旧时交通不便,以袁枚这么大的年纪,能够承受舟车劳顿、跋山涉水之苦而兴致不减,如此频繁、长时间的出游,其身体状况之佳、精力之矍铄可见一斑,难怪当时便有人称赞他"八十精神胜少年,登山足健踏云烟"

二是眼光独到。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在政治上,尽管他仕途不顺,但却和当时朝廷的重臣和珅关系很好,他曾经在和珅、和琳兄弟年幼的时候,写过这样一句对两兄弟的评判:擎天兼捧日,兄弟各平分。"后面的事实证明,后来,和珅之后成为乾隆皇帝身边第一红人,和琳则成为著名将领,官至一等公爵。

在商业上,袁枚确为高手,他花费许多钱重修随园,修好了并不将其圈起来供自己一家人欣赏,而是故意拆掉围墙,让游客在园里随意游玩,目的是使人知道江宁城里有这样一个山美水秀境幽的地方。园子初具声名、有了一定数量的游客,他立马写了一本《随园食单》,极力渲染自家私园食物的精妙和家厨烹调的高水准,激发那些热衷口腹之欲的人的兴趣。每有客来,他都要叫人将餐桌摆到一些景致极美的亭榭,还安排自养的美女为之唱歌跳舞,随园的饮食生意非常火爆。当随园炒热,个人知名度激剧上升,袁枚开始扩大经营范围,在园子里售卖自己所著的《随园全集》、《随园食单》等著作,他的书果然供不应求,属国琉球都有人专程来购买。仅卖书一项,袁枚一年即可收入三四千两白银。中年以后,各方人士争相请袁枚写应酬文章,袁枚来者不拒,墓志碑记、寿序谀文,只要给足银子,绝对服务三包,又大赚了一笔。步步为营,思路极为清晰。

三是顺势而为。据说,袁枚在任沭阳县令之前,到自己老师家中拜别,他老师问他,你就要去当官了,你都准备了什么东西去当好这个官呢?原本是指望袁枚会回答“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之类的话。没料到,袁枚恭敬地回答道,学生没有准备别的,只是准备了一百顶高帽子,上任之后主要是先送掉这些高帽子。方正端庄的老先生一听袁枚这样说,气就不打一处来,我辛辛苦苦培养你,就是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对国家和人民有用的人才,十年寒窗,一朝成名,走马上任之前不先给我说说你兼济天下的大义,却先学会了这些庸俗的东西,老先生的脸都被气白了。于是他就劈头盖脸骂了袁枚一顿,等老先生发泄完,袁枚平静地擦拭干净满头的狗血。温声细语地对老师说,世俗上的人,其庸俗鄙陋哪里及得上先生您的万分之一呢?像先生您这样德高望重的大儒,自然不需要别人再恭维奉承您,但是,世俗的那些家伙,如果不先给他们送些高帽,可能学生为起政来就多有掣肘之处,到了那时,还怎么施展兼济天下的大义啊?还请老师您明鉴啊!正火冒三丈的老先生一听这话,犹如服了一剂清凉散,浑身受用无比。他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语气就缓和多了,但是还免不了要惇惇教诲一番袁枚要当好官,不要贪污,不要纳贿,不要包二奶之类的话。袁枚恭顺地听完,就拜别了老师。到了朋友那里,朋友问他面见老师的情形如何,袁枚就淡定的告诉那哥们,高帽子我已经送出去一顶了。

百度下,袁枚尽管才华横溢,但只当了七年的小官,后来父亲去世,他辞官回到金陵养母,归于乡野。袁枚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及时的抉择,如果在官场上继续混下去,把知县当到老,又能怎样?走仕途,混不到个省部级,都是芝麻官儿。说不定遇个变局,还有牢狱之灾。袁枚能活到82岁,就在于他的自由和随意,做人不必阳奉阴违,不必违背良心迎上欺下。不必用尽心机搞阴谋,一天到晚心里紧张。告别了官场上的袁县令,才有了文坛上的袁才子。这是个人的选择,是智慧的选择,也是历史的选择。

(三)

袁枚最有名的著作当属《随园诗话》,这本诗论集共二十六卷,其中《诗话》十六卷,《诗话补遗》十卷,可谓皇皇巨著。其体制为分条排列,每条或述一评,或记一事,或采一诗(或数诗),有其很强的针对性。《随园诗话》所论及的,从诗人的先天资质,到后天的品德修养、读书学习及社会实践;从写景、言情,到咏物、咏史;从立意构思,到谋篇炼句;从辞采、韵律,到比兴、寄托、自然、空灵、曲折等各种表现手法和艺术风格,以及诗的修改、诗的鉴赏、诗的编选,乃至诗话的撰写,凡是与诗相关的方方面面,可谓无所不包。

袁枚另外一篇广为熟知的名著是《祭妹文》,这篇祭文从兄妹之间的亲密关系着眼,选取自己所见、所闻、所梦之事,对妹妹袁机的一生做了绘声绘色的描述,渗透着浓厚的哀悼、思念以及悔恨的真挚情感。文章记述袁机在家庭生活中扶持奶奶,办治文墨,写她明经义,谙雅故,表现出妹妹的德能与才华。写的虽然都是家庭琐事,却描述得"如影历历",真切可信。评论家将该文与韩愈《祭十二郎文》、欧阳修《泷冈阡表》同称我国古代三大祭文。

袁枚的妹妹名袁机,字素文,容貌出众,"最是风华质,还兼窈窕姿" "幼好读书",小时指腹为婚,嫁于袁夫曾救助过的衡阳县令高清的胞弟高八的儿子高绎祖。可是,这个纨绔子弟"有禽兽行",且屡教不改,高八怕以怨报德,才托言儿子有病准备解约。然而,深受封建礼教毒害的袁机为了固守旧礼教的"一念之贞",竟不顾日后痛苦,仍坚持嫁给高八之子,一时被誉为所谓"贞妇"

二十五岁时,才貌双全的袁机嫁到了如皋高家。婚后,素文孝敬公婆,深得公婆喜爱。可是高绎祖不仅长相十分丑陋,而且品行极为恶劣。他性情暴戾,行为轻佻,整天吃喝嫖赌,无所不为,对袁机百般虐待。袁机在高家委曲求全,恪守妇道。后来,高绎祖聚赌输了很多钱,竟要卖掉妻子抵债。她被逼无奈,逃到尼姑庵,看到无路可走了,才请人通知了娘家。袁父接到书信,心痛欲裂,当即赶到如皋告到官府,判决离婚后,他把女儿和她的女儿阿印领回了杭州老家。那年素文二十九岁,结婚才不过四年。袁素文回到娘家以后,一方面悉心侍奉父母兄长,另一方面还惦念着婆母,经常寄赠衣食问安。三年后袁枚定居南京随园,袁机也随着全家一起迁徙。由于婚姻极不美满,心灵上受到的创伤,她除了读书作诗自我安慰外,终日都闷闷不乐,生了病也不愿求医,终于在乾隆二十四年病死,年仅三十九岁。

袁机这位贤淑的才女,从"淑女""贤妇",结果却差一点成了被卖掉的"弃妇",并因此过早离开人世,这是与她自幼深受封建礼教的教育是分不开的。袁枚作为她的兄长,也看出了这一点。他在《祭妹文》中说:"呜呼!使汝不识诗书,或未必艰贞若是!"这种无可奈何的叹息,正是一种既沉痛又委婉的控诉。 袁素文留在人间的,除了一个悲婉的故事,还有就是一本著作《素文女子遗稿》。

(四)

在中国文化历史上,不独袁枚,还有很多的文人墨客通过对藏于阴暗处的青苔的描写,抒发了或暗自神伤,或怀才不遇的心境。现摘抄几首:

晋陆机《婕妤怨》:“婕好去辞宠,淹留终不见。寄情在玉阶,托意唯团扇。春苔暗阶除,秋草芜高殿。黄昏履綦绝,愁来空雨面。借苔喻讽也,比婕悲凄之境地。

梁萧纲《有所恩》:寂寂暮檐响,黯黯垂帘色。唯有瓴瓶苔,如见蜘蛛织。

南朝鲍照《代陈思王京洛篇》:“但惧秋尘起,盛爱逐衰蓬.坐视青苔满,卧对锦筵空。

南朝江淹《悼室人》:“风光肃入户,月华为谁来。结眉向珠网,沥思视青苔。

南朝沈约《冬节后至丞相第诣世子车中作》:“宾阶绿钱满,客位紫苔生。谁当九原上,郁郁望佳城。

南朝谢灵运《石门新营所住四面高山回溪石濑茂林修竹》:“跻险筑幽居,披云卧石门。苔滑谁能步,葛弱岂可扪。

南朝谢庄《怀园引》:“夭桃晨暮发,春莺旦夕喧。青苔芜石路,宿草尘蓬门。

唐李白《长干行》:“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唐李商隐《端居》:“远书归梦两悠悠,只有空床敌素秋。阶下青苔与红树,雨中寥落月中愁。

唐王维其一《书事》:轻阴阁小雨,深院昼慵开。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其二《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影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唐刘禹锡《陋室铭》句:“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苔深则悲,苔新则喜,悲喜由人,非由物也。

唐王昌龄《题僧房》:“棕榈花满院,苔藓入闲房。彼此名言绝,空中闻异香。

唐杜牧《题扬州禅智寺》:“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

宋叶绍翁《游园不值》:应怜屐齿映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宋晏殊《破阵子》:“燕子来时新舍,犁花过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宋陆游《闲意》:“柴门虽设不曾开,为怕人行损绿苔。妍日渐催春意动,好风时卷市声来。

明高启《阶前苔》:“岂不爱佳客,客来残我苔。西园十日雨,三径不曾开。

……

青苔悄然的开着,不引人注目,更无人喝彩。它不会因为别人在意与否,仍然那么执著的开放,认真的把自己最美的瞬间,毫无保留地绽放给了这个世界。

生命有大有小,生活有苦有甜。人生的进程中,有完美,也有残缺。

  评论这张
 
阅读(92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