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我的遥远的隐村之十  

2018-03-29 20:56:0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章

中考终于结束了,大家也终于放假了。成绩要等一个多月才出来,然而这段时间也是最难熬的。红利是小伙儿,放假后顺理成章的到生产队上工了,瓜婶家劳力少,本来就不情愿让红利上学,还指望着他回来挣工分哩。这下刚好,瓜婶再也不在红利面前抱怨了。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鸭蛋和红利搂在一块儿接吻的事情被另外一个班的同学碰巧看见了,回到旅馆就添盐加醋的嚷开了,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孙保和的耳朵里。孙校长一听就知道这事儿坏了,赶紧让同学把鸭蛋和红利叫来询问情况,俩个孩子都胆小,一五一十的给校长说了。

孙校长上过学也见过大世面,知道这是青春期男女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也就没有再追究,只是提醒他俩要集中精力好好准备接下来的考试。然而,后面发生的事情让他始料未及。

第二天进考场的时候鸭蛋感觉到了不对劲,同班的很多小子对她挤眉弄眼----女孩子到底敏感,出考场回旅馆的路上,和鸭蛋平日里要好的一个女孩儿忍不住把听到的事儿给鸭蛋说了。

鸭蛋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回到旅馆趴在床上就哭了,哭得还很伤心,几个女孩子劝了好一会儿没顶用,就去找老师,跟班的班主任又过来劝了好一会儿才劝住,鸭蛋这才止住哭声,去吃饭了。

考完试回到家,鸭蛋越想这事儿越害怕,她知道乡下人守旧,她妈知道了肯定会打她的。然而,这事情的发展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料。

流言愈传愈广,愈传愈离谱,最后竟然传成了鸭蛋已经怀上了红利的孩子,这让鸭蛋受不了了,在挨过蛋婶的斥责、谩骂和殴打后,小姑娘顶不住了,她跳崖了!

鸭蛋选的地方离南甸不远,崖畔上的草很高,比自己高出一头,草里面的蛇较多,村上的人很少过来。那天天很蓝,湛蓝得动人心魄,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头顶,草丛中的知了在声嘶力竭的叫着。她在崖畔上坐了大半天,一动不动。尽管是七月流火,可根本感觉不到热。她恨自己那天的冲动,恨红利的无动于衷,更恨那个嚼舌头的同学。可自己一个女孩子又能怎样?她觉得自己没脸再活下去了,于是把想说的话都写了出来,纸还是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的。她写了满满两页纸,写完了以后,突然想起来蛋婶根本就不识字,自己写的没有一点用处。想到这里,她放声大哭,一点点的撕碎了那两页纸,用力的洒向了空中。她觉得上天或许知道自己的清白和无辜。撒完了以后,两眼一闭,顺着崖畔跳了下去……

蛋婶这下子可傻眼了,哭过去了还几次,还是邻家于婶把她弄醒的。好在村长孙解放清醒,安排人安葬了可怜的鸭蛋,就在南甸的崖边上。

下葬那天,红利没有出工,躺在炕上不吃不喝一动不动,约莫到了天黑的时候,他起身到了鸭蛋跳崖的地方,天边残留的一丝红色尚在,而崖畔下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但他知道,鸭蛋就在崖畔下面,仿佛两个人隔着暗夜在对视,他不敢往下再看了,他害怕鸭蛋那双大眼睛,他不知道如何向鸭蛋解释,也不知道自己想对鸭蛋说些什么,只有眼泪在不停的流,自己又不敢出大声,浑身不停的抽搐。他就坐在草丛中,直到天色微明村口的大喇叭响起的时候才回去。

鸭蛋死了,可这事儿并没有过去。蛋婶不止一次的去找红利和瓜婶论理,要求赔赏。起初瓜婶也很紧张,把红利骂了好多次,也打了好几顿,逼问他到底和鸭蛋发生关系没有,红利真是有口难辩,赌咒发誓解释了好几次,瓜神才住了手。

其实,对于自家的孩子,瓜婶是知道的,红利平时蔫蔫的,话儿不多,胆子就小,这种毁坏人家女孩子身子的事情是不会做的,可是架不住外边风言浪语的乱说,她又羞又恼,百口莫辩,只好把气洒在红利身上。

蛋婶知道,鸭蛋一死,便没了证据,只是可怜了命苦的姑娘了。

鸭蛋死后,红利愈加的沉默了,说话更少了,也时常的发愣,村长让干啥就干啥,干活也不惜力气,工分挣的也较多再说,流言到底是流言,没有真凭实据,这事儿慢慢就过去了。

这件事对红利的刺激很大,流言刚起的时候,他没在意,可是愈传愈烈,愈传愈不像话了,很多人包括同班的同学们都来问他,这时他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他不停的给很多人解释,好像把前些年没有说的话全都说了,可也没有制止住流言的传播,直到鸭蛋跳崖。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红利躺在炕上,脑海里都会浮现出鸭蛋的身影,她俊俏的模样,丰满的身子和温润的嘴唇,那天在渭南县城路边的大胆的举动已经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中,就像放电影一样不停的回放,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过来,鸭蛋其实是爱上他了!可他就傻到对此一无所知,没有丝毫的反应!

然而,这个美好的瞬间却只能留在回忆之中了,鸭蛋死了,鸭蛋被这些没有丝毫根据的流言击垮了,也是被自己间接害死的。这个念头一直压在红利的心底,让他终日惶恐害怕,无法排遣,只得用繁重的体力劳动在麻痹自己,让他有一丝喘气的机会,解脱的机会。

那天,村长孙解放指派他去土壕挖土的时候,他没有言语,闷着头就去了,天快黑了,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一镢头下去,那个骷髅头滚了出来,他这才想起了这是南甸,顿时小时候听到的那些关于祖坟、关于龙脉的事情一下子笼上了脑海,他害怕极了,脑子一团乱麻,突然在乱麻中闪过一道闪电,顿时点燃了那团乱麻,一团火球瞬间就在脑海中燃烧起来,他连滚带爬的去报告村长,刚看见孙解放,那团火光就已经充斥了脑海,燃烧的更剧烈了。,他的头很痛,像是要炸裂了,觉得自己的灵魂出窍了,而另一个人的灵魂仿佛占据了自己的身体,身体和嘴巴已经不由自己的控制,变成另外一个人的一部分。这个人是谁?他觉得自己既清楚又陌生,好像是个女的,到底是谁?自己也是迷迷糊糊的,突然间两眼一黑,倒在了孙解放的脚下。

再醒来的时候,他看见自己周围围了很多人,有自己的母亲瓜婶,有富贤哥,有村长孙解放等。他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