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我的遥远的隐村之十三  

2018-04-10 21:34:4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三章

 

王连湘是早晨一上班的时候得到这个消息的。早上八点整,孙解放的普股就已经坐在了公社革委会主任的办公室了。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一个宿舍,里面摆着一张床和一个衣柜,外面是一张办公桌,桌上有个小书架,摆满了毛主席的著作和一些农技方面的书。一个笔筒,一叠稿纸,一个茶杯,再无他物。桌子旁边放着两张椅子,不用说,一张是主人用,另一张是为来客准备的。整个宿舍很干净,可以看出主人的秉性。

这是一间典型的公社干部的宿舍,宿办一体化,既是办公室,也是宿舍。当孙解放一屁股坐在主任办公室的时候,王连湘刚吃过早饭,坐在桌子旁正准备批阅秘书送来的文件,一看见孙解放,连忙让座。孙解放也不客气,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王连湘给倒了一杯茶,忙问来有何事。孙解放便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给说了,最后,请示了主任一句:“你说咋处理?”

王连湘坐在旁边,静静的听孙解放将事情的经过讲完,他没有着急表态,甚至在孙解放请示他的时候,也没有急着答复,眼睛直直的看着孙解放,看的孙解放有些发毛:“你咋光看我呢,咋处理么?”

其实,尽管王连湘眼睛在看着孙解放,但脑子却在飞快的转动着。他明白,按说,这事村上就可以处理,可孙解放将这事情报告给公社,请公社给出处理意见,肯定是另有目的的。无非就是因为肇事者是王连友,是自己的远门兄弟,是王姓的。他明白,这是个烫手的山芋,处理不好就会惹火烧身。

王连湘听完,顿了一会儿,问道:“村上是啥意见?”

“村上还不是听公社的。”

“你这是啥话么,村上具体的事,肯定是村上自行处理,公社只会对一些涉及面广,性质较为严重的事情才会直接处理。这事肯定算不上涉及面广,也算不上是性质严重,一般都是村上直接处理,顶多到公社备个案。”王连湘不愧是有文化也在领导身边待过的人,脑子转的就是快,一下子把皮球又给踢回去了。

“王连友这是蓄意严重破坏集体财物,我们已经将他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准备交给公安局去判刑。”

“交公安局,你不觉得有些过火么,不就是砍了颗果树,有这么严重么。”王连湘有些不耐烦了,脸色也沉了下来。

“这还不严重?果树结的果子可是要按照公粮上交的,上级每年是有任务的。”孙解放一听就急了。

是有任务,可也不能把矛盾扩大化吧。再说,他看的只是一棵树,又不是一个人。王连湘明显的有些意见了,说话的口气也愈发的强硬了。

“你说咋处理就咋处理吧,我听公社的。”孙解放也有些恼怒了。

“这样吧,你们隐村大队队委会研究下,拿出个正式的处理意见上报公社你看如何?”王连湘不动声色的将皮球给踢了回去。

“妈的,狗日的到底是王姓的。”孙解放暗地里骂了声,说了声那也行就离开了王连湘的办公室回村上了。

在回隐村的路上,孙解放边走边想,他明白,隐村整个村支委连同自己这个村支书算在内共五人,除去一个妇女主任孙兰英和自己算是铁杆,另外三个人中会计李英才是外姓,属于墙头草性质,王铁毛和王福才是王姓的人,一般都是和自己对着干,如何让这个问题处理的干净利落,就要看李英才的表态了。想到这里,孙解放有些踯躅了。

这倒不是孙解放害怕李英才,而是有更隐秘的事情在孙解放和李英才两个人心中心照不宣。

原来,在孙解放当兵之前,和李英才的媳妇王美丽曾经谈过两年恋爱,后来王美丽的父亲王聚财嫌弃孙解放家里穷,没有答应这门亲事,一气之下孙解放当兵走了。李英才是塬下庙底人,哪里地多粮足,但交通不便,很多娃都以上门女婿的形式入赘到塬上。王聚财贪图李英才家里的有余粮,便不顾闺女的反对将李英才招募到家里当了上门女婿。后来孙解放复员回家,凭借着在部队上的良好表现不仅脱产成了民兵队的队长,而且后来还当上了隐村的村支书兼大队队长,成了叱咤一时的风云人物,王美丽后悔死了,在一次夏收抢收避雨中,两人在柿子树下避雨,周围空无一人,旧情复发,亲热在一起。后来两人借故偷了好几次情。不知怎么的,这事情让李英才给知道了,不仅将妻子王美丽打了一顿,而且要和孙解放去拼命,让王美丽送后面死死抱住了,才没有发生后果。孙解放知道后,感觉有些对不住李英才,孙解放找机会让李英才入了党,刚好有个机会原来的村会计王莲芳不愿意干了,便提议让李英才干,理由是让外姓人干,不偏不倚,以利于公正。

尽管李英才成了隐村大队党支部的支委兼会计,成了决策层的核心人物,但是他明白,自己媳妇和孙解放那层不明不白的关系一直没有断,还在来往着,可自己不敢说,一来自己媳妇让别人睡说出去太丢人让别人笑话,自己带个绿帽子也抬不起头来;二来自己成了支委兼会计毕竟全脱产了,不用再出苦力下地干活了。

可不管怎样,这口恶气出不出去让他也憋屈,所以每次在支委会上他都明里暗里给孙解放使绊子,说不同意见,可他也害怕孙解放,毕竟自己是外姓人,在隐村无根无底,也不敢和孙解放闹得太狠,所以经常显得自己不偏不倚孙解放虽然恨的咬牙铁齿,但也没有将他怎样。

可是,这次在处理王连友的问题上,孙解放犯了难处,如果不凭借这件事狠狠的教训下王姓,那自己以后的支书和村长也不好当;如果要想在支委会上通过,就必须得到李英才的支持,那么,怎么才能拉拢下李英才呢?孙解放有些犯难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