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我的遥远的隐村之十一  

2018-04-08 20:50:3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一章

 

自那件事之后,红利愈加的沉默了,反应也更迟钝了,好几次,孙解放指派他去干活,都是再叫几次后他才起身答应的,干活也不比往日麻利了。孙解放起初还想骂他几句,可想想他那次的遭遇和最后的结局,也就忍住了。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如同天上的白云,飘过来又流过去;又如同隐村旁边的那条涧峪河水,不紧不慢的直向塬下的渭南城流去,永不回头。

生产队的收成越来越差,日子越来越紧巴了。究其原因,不能完全怪孙解放指挥不当,村民偷奸耍懒出工不出力,也和年景有关。那几年,每年冬春连着干旱,一连两个多月滴雨全无,不仅那些红薯、辣椒等经济作物种不进去,就连返青的麦苗也干巴巴的,很多已经枯死。而到了夏收秋播的时候,连天的淋雨将一年的收成全部泡了汤,苞谷大豆等也入不了地,阴阳颠倒、雨晴失调的局面持续了好几年,隐村人坐不住了,好几个老人暗地里掐指:该不是南甸地里的龙脉被动了吧?要么去请下祖宗,让活人安心?

起初,孙解放对这些说法是嗤之以鼻的,这都是封建迷信的余孽,哪来的什么龙脉和妖孽。要说妖孽,现在就有,就是当权的走资派的余孽至今还在隐村暗地里掌权,自己无法施展。

他的话当然是有所指的,其矛头直指崇凝镇镇革委会主任王连湘!

王连湘也是隐村人,早年也是崇凝镇响当当的人物。早在他上初中的时候,不仅学习成绩出色,初中三年基本上都是全年级的第一二名,而且十分刻苦,自律,对老师和同学都很有礼貌,口才和组织能力也很强,再加上个子也高,身材也好,曾经的很多的女生暗恋他。时任班主任李民铎曾放言:竖子前景光明,不可限量。

后来,王连湘如愿以全长稔塬第一、全渭南县城第三名的成绩考上了蒲城师范学校,立时轰动了整个塬上。可以说,当年的王连湘是崇凝镇的光荣,更是隐村的骄傲。塬上人都说,隐村不仅出义士,也出秀才、状元。

王连湘毕业后,渭南县城的几所初中抢着要他,可后来却被县革委会要走了,直接成了县革委会办公室的秘书科副科长,平步青云了!

后来人们才回过味儿了,谁让人家和县革委会副主任王桂花是同村人呢。

作为王连湘的老乡和同村,论起辈分来王连湘将王桂花应该叫姑,当然是远房的姑。尽管王桂花如愿以偿成为县革委会副主任,其实她心里清楚,自己在四个副主任中尽管排名第二,可也没有什么实权。她心里明白,主要原因,就是自己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核心圈子,身边很多人都是革委会一把手严东方安插在自己身边的,自己的一举一动,严主任都了如指掌。

这也难怪,尽管王桂花是严东方一手提拔起来的,可是,作为在渭南县纵横数十年的老资格的政治家,严东方心里还明白,之所以看重王桂花,无非就是她的背景很纯粹,不属于任何一个派别的,所以将她放在了四个副主任的中间。然而,严东方还是留了一手,给王桂花安排的办公室秘书、司机等都是自己的心腹,每每王桂花有任何的异议,严东方都能第一时间知晓,也给自己留下了操作的时间和空间。

当然严东方不是没有想过给那几个副主任安排密探,然而,那几个副主任也都是革命老油条了,一眼就看出了严东方的心思,借故将严东方安排的人排挤走了。

王桂花起初没在意,可几次在县革委常委会上每每想发表与与严东方不同的意见的时候,都被严东方在会前暗示过。王桂花终于明白,是自己身边的人出卖了自己。

她装作不吭声,后来在一次批林批孔的大会上,借着秘书小王迟到的理由将他批评了一顿,后又借着农业学大寨的机会将他小王安排到渭北的下吉公社去当革委会副主任去了。严东方知道后,起初想发作,可后来一想,给那个小伙子安排的也不错,是个好去处,也就作罢了。

小王一走,王桂花起初觉得挺好的,可时间一长,就忙不开了,再说,当了领导,很多时候自己亲自出面多有不便。于是,她琢磨着该给自己另外物色一个秘书了。就在这个时候,王连湘闯入了她的视野。

那是在一次全渭南行署召开的学雷锋座谈会上,出席的领导有渭南行署副专员李连昆以及各县分管文化工作的副主任,王连湘作为蒲城师范学校的学雷锋标兵在会上作了交流发言,尽管他的普通话略带些长稔塬上人特有的口音,可是,整个发言思路清楚,逻辑严密,感情充沛,给李连昆和各县的领导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王桂花一下再就记住了这个尽管皮肤黝黑可是发言干脆利落、十分干练的小伙子。后来,她打听到王连湘刚好要毕业了,蒲城师范正准备给行署打报告准备让他留校任教。于是,王桂花立即给蒲城师范的刘明华校长打了个电话,说明了自己的意思,而且想让王连湘直接到县革委会秘书科任副科长!刘明华校长一听,这太好了,尽管他也看中了这个小伙子,可是一个师范中专的老师和县革委会秘书科的副科长那个孰轻孰重还是分得清的,于是,就痛快的同意放行了。

王连湘在王桂花的身边工作后,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不仅将王桂花的生活打理得的井井有条,而且在工作上给王桂花出了不少主意,的确是王桂花的参谋助手。后来,王桂花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和控制范围,借着崇凝公社两派斗争不可开交的机会,将王连湘提拔为崇凝公社的革委会主任,三十出头的王连湘正一步步的走在人生事业的巅峰。

尽管已经独当一面了,可是,他明白这一切都是王桂花给予的,在政治上,他肯定是站在王桂花这一派的,暗地里也帮着王桂花打击另外三个副主任出了不少注意,立下了汗马功劳,眼看着一步步的王桂花的排名上升,影响力和话语权不断扩大,他明白,自己的前途命运已经和王桂花密不可分,和王桂花成了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按说,王桂花和王连湘作为在渭南县和崇凝镇赫赫有名的人物,一个小小的隐村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也没有必要掺和进去,然而,很多时候,工作一旦和乡情、亲情掺杂在一起,就没有办法分开了。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第三生产队一个叫王连友的,一天傍晚在收工回家的途中,随手顺走了生产队果园里的几个苹果,准备回家给孩子吃,被人发现了,告到了孙解放哪里。按说,这是件小事,批评教育一番也就算了。可是,王连友不是个省油的灯,觉得孙解放是在故意整他,于是怀恨在心,一天夜里,将果园里的一颗果树给砍了!

这事就闹大了。果园的苹果树,那是集体财产,偷着砍苹果树,那是严重破坏集体财物,孙解放一听就怒了,立即指派人将王连友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准备游街示众,警示他人特别是王姓的人。

孙解放心里很明白,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自己一定要抓住,把王姓的人名声搞臭,彻底踩在脚底下,最次,也要让他们吃点苦头,明白自己的厉害。于是,他放出风去,王连友游完街还不算完,作为严重破坏生产队公物的阶级敌人,王连友已经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成了专政的对象,后面还要上报公社和县里,严肃处理。

王连友的妻子一听急了,这可咋办呀,于是赶紧去找王富贤帮忙。原来,王连友是王富贤的侄子。王富贤一听,也很挠头,知道孙王两家历来不睦,臭小子这样做不是给自己添乱么。王富贤想了半天,这事情侄子错在先,理儿在孙解放手里。

王连友的妻子来找王富贤的时候,他正在吃午饭,客气了一番后,王连友的妻子哭哭啼啼的将事情的缘由给大伯讲了,王富贤一听就怒了,当面将王连友和妻子训斥了一顿,让她先回,自己再想想办法。

吃过饭,收拾停当,王富贤坐在自家的客厅里,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嘴巴却在一开一合之间,一股股的旱烟从嘴里吐出,旱烟锅上的红点一明一灭,脑子却像是开足了马力,高速的运转。

王富贤明白,这是孙解放拿这事儿故意在整王姓,可是,自己的把柄让人家抓住了,即便是上纲上线,自己理亏也不好发作。想了半天,王富贤决定自己出马先去探探孙解放的口风。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