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我的遥远的隐村之十二  

2018-04-09 21:09:1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二章

 

傍晚时分,社员们都收工回家喝汤(当地人将吃晚饭叫喝汤)的时候,王富贤的卫生服务站也送走了最后一批病人。劳累了一天,王富贤有些累了,说是隐村的卫生服务站,其实就他一个人,这些年隐村大大小小的病人都经过他的手,很多的妇女生产也是他接生的。尽管从职位上来讲,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社员,也不是党员,可是,他的威望却很高,潜在的,王姓人都将他当作与孙姓对抗的头面人物,他也乐意这样,因为家家户户都有可能生病,谁都有求他的时候。

当王富贤走进孙解放家里的时候,孙解放正在泡脚----这是前些年当兵留下的习惯,除了泡脚,还有就是刷牙。当地隐村人是没有每日刷牙泡脚的习惯的。

王富贤推开了孙解放的门,叫了声:“队长在么?”昏暗的灯光下,孙解放正在呲牙咧嘴----水有些烫,脚伸不进去。听到王富贤的声音,孙解放应了声:“是富贤啊,赶快进来。”

王富贤走进了孙解放的老屋,这件老屋是孙解放的父亲留下的,作为一个老贫农,孙解放的父亲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值钱的家当,孙解放当兵多年,复员后回乡当生产队的队长,和社员同样出的牛马力,吃的牛马饭,给自己没有搞什么特殊待遇,所以这么多年,尽管隐村依旧没有脱离贫困,还在吃返销粮,但社员提及他都很服气。

当王富贤走进这座破旧的老屋的时候,他有些不甚习惯,这老屋实在太破旧了,屋檐低的能碰到自己的头,和自己的刚翻新过的三间敞亮的瓦房实在不能比。落座后,孙解放的媳妇就给王富贤端上来一杯茶,搪瓷缸的,上面还印着“复员光荣”字样----不用说,这是孙解放的复员纪念品。

其实,自打王富贤进门的时候,孙解放就知道他的来意了,可是,在王富贤还没有挑明之前,自己不能先出牌,所以,孙解放打哈哈的从红利说起。直言那天要不是富贤出手相助,红利怕都没了命了。

孙解放这话绵里藏针,提及红利无非是给王富贤提前打预防针:一是王姓门上最近不太顺利,红利的事情刚过去,又出了王连友这档子事;二是王富贤你能救得了红利的病,却不一定救得了王连友这个人。

王富贤纵横乡里几十年,孙解放这点路数还是摸得到的。他风轻云淡的谈着红利的病,又从红利的病谈及了脑血栓,从脑血栓车扯到了孙解放母亲的身上,原来,多年前,孙解放他妈得了脑血栓,还是王富贤托了人才从县医院搞到药的,按说,这事孙解放还欠王富贤一个人情。

孙解放一听王富贤提及这事,也没有回避,连忙表示感谢,他媳妇金姬雨也在旁边帮腔,连说要不是他富贤叔,婆婆估计也不会这么命大。

王富贤摆摆手,连忙表示,这是他婶子福大命大,自己只不过是碰巧认识人弄了些对症药罢了。三个人越说越热乎,就在这个当口,王富贤将王连友的事情摆出来了。

孙解放听明白来意后,半天没吱声,金姬雨一看家里人没表态,自己也不敢吱声,只是一个劲儿的招呼王富贤喝水。

还是孙解放先打破了沉默:“富贤,不瞒你说,按说连友那几个苹果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去砍那颗果树,这可是村集体的财产,你是知道的,那几颗果树是村上的自留树,大伙儿都盼着结几个苹果卖了钱换些油盐酱醋哩。可连友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把树砍了,这不就是把全村人都得罪了么。”

王富贤见状,忙搭腔道:“连友这货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混不吝的去砍果树,这不是和全村人作对么。就是把他杀了,也不解恨。可事已至此,你是队长,你说咋办?”又把皮球给踢了回来。

“我能咋办么。这么大的事,我也做不了主,今早给崇凝公社革委会王连湘主任进行了汇报,让他给个处理意见。”孙解放不动声色的将皮球踢给了王连湘。

其实,按说,这件事在村上就能处理,孙解放之所以将矛盾上交,是有他的小九九的。因为,这件事如果是孙姓哪个二杆子干的,他会毫不犹豫的将外个瓷锤瓜怂收拾一顿,并骂他个狗血喷头。可是,这件事是王连友这个不长眼的王姓二货干的,这不是瞌睡处送来了个热枕头么,这就有了操作的空间,事实上,在将这件事交给公社主任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下一步棋的走法。

他明白,这事是个烫手的山芋,王连湘也不好处理,处理的轻了,就有人说公社主任以权谋私;处理的重了,他给王姓人不好交代,他毕竟是整个长稔塬上王姓人中的代表,也是隐村的父母官。

看见孙解放已经将事情捅到了公社,王富贤暗骂了一声:“这个狗日的。”但在面上,也陪着笑脸说:“也好,毕竟是个大事,让公社处理也妥当,再说给这小子一点教训,看他以后还敢胡来么。”

“队长,你先忙,我走了。如果公社有了处理意见,你告诉我一声,也好给连友媳妇交代下。女人家的哭哭啼啼来找我,也好给人家回个话。”

“没问题。你富贤能来说,我肯定会认真对待的。你是谁呢,是咋村的药王爷呢。”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王富贤便告辞了。

眼见王富贤走了,孙解放的妻子金姬雨忙问孙解放:“你啥时候给公社主任说了连友的事?”

“你个妇道人家懂个屁。赶紧把洗脚水到了去。”孙解放瞪着大眼呵斥了下媳妇。媳妇热脸贴了个冷屁股,气鼓鼓的将洗脚水泼到了院子中。

这时,一轮明月挂在了孙解放家老宅的山墙上,孙解放站在院子里,感叹道:“这房子太破了,确实该修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