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一个落榜生的内心独白  

2018-06-10 12:02:33|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放榜之后,一切尘埃落定,几家欢喜几家愁。金榜题名固然可喜可贺,但是落榜也不是世界的末日。看看一千二百年前的一名落榜生,正因为有了他,我们有了这首千古名篇。而当年的状元们,又有几人识?

 

唐天宝十二年(公元753年),约莫38岁的张继落榜了,尽管此前的进士科他曾幸运的高中,也算进士及第,可是,这次的吏部铨试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放榜的那天,天色很好,瓦蓝瓦蓝的,没有一丝云彩,空气透亮而清澈,。大唐的环保工作做的真好,京城长安尽管人口众多,贵为世界第一大都市,但没有重工业的污染,街上流动的净是些牛车、马车和人力车,也没有机动车的尾气。

大大的红榜就贴在吏部的门口。吏部官衙就在西大街的中段,四方四正的三进三出的院子,门口有一颗大槐树,长着圆形的枝盖,挂满了黑绿色的叶子,开着一串串白中透黄的花朵,散发着幽香,像是一个天然的大帐篷,遮住了偏西的阳光。

红榜的名单很长,考中的士子姓名一笔一画工工整整的被写在大红纸上:姓名、籍贯,年龄等。红榜已经发布,考中的士子天下皆知,一跃龙门;考不中的士子,也天下皆知,继续回家等待来年吧。

张继和众多的学子们一样,争相挤着站在红榜前,伸长了脖子从上往下,望眼欲穿的盼着自己的名字能够出现在榜上。

可是,这一科的科举注定要让张继失望了。

他从最上面的甲级甲等一直到最后的癸级癸等,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但他没有死心,又从头到尾连看了三遍,甚至在籍贯襄州这一部分士子中,来来回回仔细的看了好几遍,但都没有自己的名字,他这才确认,自己落榜了。

尽管时值仲夏时节,但一股寒意立刻传遍全身,让他周身寒彻。

昨晚在小客栈里,他辗转了一夜,彻夜未眠。他想到了放榜自己高中后,自己端坐在高头大马上,身着大红官袍,头戴插花官帽,前有鸣锣开道,两边有衙役护卫,志得意满的俯视着两边的人群,人群中或许有同乡同好,或许有普通的京城百姓,那都是一脸羡慕的神色。也还梦到自己还乡袍笳,乡邻的道贺;也曾梦到皇帝的琼林宴上,自己如何的一醉方休……。他为这个美丽的梦想而激动,而骄傲。其实,这个梦想也不是在小客栈里才萌发的,多年之前,这个美丽的梦境就已经经常的出现在自己的梦里,自己也经常的被甜蜜的梦境而笑醒。

如今,已是梦醒时分,一切都破碎在这一张大红榜上。

他,很不忿。自己也曾寒窗十年,悬梁刺股,也曾进士及第,为何今日仍然名落孙山?

他,很无奈。一切一切的梦想都戛然而止,羞愧与沮丧一同袭来。

走吧,离开京城吧,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吧,让江南的吴侬软语来平抚自己日渐消瘦的身体,让时间来疗治受伤的心田。

轻舟南下,船行似风。三个月后,苏州城就在眼前。

来到苏州城下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但见此的刻苏州城里星星点点,房舍里万家灯火,他的眼睛湿润了……

今夜,在舟上,在城外,在这个秋冷雁高的季节,注定无眠;今夜,在异乡,在江畔,在触动乡愁的地方,仍然充满了忧伤。

这忧伤,是一个落魄士子放肆的忧伤;这泪水,是一个心愿不遂心有不甘的士子凄绝的泪水。

他,就这样静静的坐在船上,一动不动,任一行清泪高挂。

月亮西斜了,一幅意兴阑珊的样子。岸边黑漆漆的树荫上有一只乌鸦在粗嘎嘶哑的叫着。那月亮,仿佛都被它叫的更加暗淡了。

他,感觉到了一阵寒冷,仿佛有细小的雨滴滴下。他顺着幽暗的灯光向舟边的江面望去,江水依然波澜不惊。

没有雨滴下,那是秋日的寒霜落下。落在舟上,落在他的衣服上,在眉宇间凝成早秋的霜花,森森的凉意,贴缀着他惨淡的容颜。

江枫如火,霜结千草。夜空里,一颗颗点点星辰是如此的寥廓,亦如这秋霜,零落而又凄绝,宛如挂在脸上的泪水,又宛如江上的渔火二三。

那渔火,也星星点点,与天上的星辰浑然一体,让人分辨不清那儿是天空,哪儿是江面。

江水悠悠的流着,舟欸静静的滑动。………………一声声浑厚的钟声传来,悠远而辽阔。坐在船上驻足聆听,仍能感受到那钟声冲击着自己的心坎,细碎着自己的疏影,幽怨着心中的幽草,暗淡着自己的心神……

他的心绪莫名的悸动起来,不能自已,他觉着自己要写点什么,但是,到底是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觉着,他不能这样坐在这里了。

他在黑暗在摸索着,回到船舱里,调亮了灯光,掏出了纸笔墨砚,趁着幽暗的江水和幽暗的灯光,写下了不朽的《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钟声仍在耳畔回响,笔在纸上轻轻的划过。夜色幽静,天空辽阔,星辰点点,寒鸦嘶哑,心情幽怨,这一幕幕如同电影般的在心田划过。

还有,还有,三个月前吏部门口那面刺眼的红榜……

……

一千两百年过去了,那长长的榜单不知还有几人知道?那年的头名状元是谁?那骑着高头大马游街的又是谁?已无从而知。

只是,那周身寒彻的痛彻,那落榜的落寞,那如火的江枫,那点点的渔火,仍在心田……

……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