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与自己久别重逢  

2018-06-10 21:25:02|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他轻轻的推开了这座古庙的门。

古庙建在一座高台上,很破旧,房上的青瓦有些损坏,上面长满了暗绿色的青苔;四角的房檐也有些坍塌,一个翘起的檐角已经彻底的断掉,就像一头青牛断了犄角;廊柱早已被虫蛀得坑坑洼洼,外面也被风雨浸蚀,腐朽的厉害;原先的红窗剥落的只剩下了木头的本色,并且窗棂也七扭八裂;四周墙上的壁画不知什么时候让人用白灰胡乱涂抹过,原先的壁画被涂得残缺不全,只留下一些残损的线条和底色,依稀能辨出是一条蛟龙的麟爪和一只猛虎的额头,其它的,已经全被白灰覆盖了----很显然,这座古庙彻底的衰败了。

其实,他明白,这不是一座古庙,而是一座幼儿学堂。

学堂设在古庙里?这不奇怪,古代的学堂不就设在文庙里么文庙,不就是纪念孔圣人的宗庙么

他站在古庙或者说是学堂的门口,依稀听见了里面朗朗的读书声,他停顿了下,静静的站在门口,仔细的听着里面传来的稚嫩的童音,和着从西面吹来的凛冽的寒风和被风拉斜的雪花,顺着漏风的门和窗吹进去,俨然拉起了凄厉的哨声。

他怔住了,犹豫着是不是进去。他明白,自己这个陌生人一旦进去,肯定会打扰里面的孩子们,那朗朗的读书声一定会戛然而止。那些孩子们一定会齐刷刷的扭过头,用惊奇的小眼睛看着自己这个陌生的闯入者。

可是,这却是自己用了四十多年的时间,跋涉了千山万水,经历了数不清的坎坷,才找到的地方。他,不想再失掉这个历尽千辛万苦才的来的机会。

这儿,也是他魂牵梦绕的地方。

正进退维谷之间,一阵悠扬的钟声传来,“咣,咣,咣……”。那钟声,古朴而悠远,寥廓而浑厚,在空旷的黄土台上久久回荡。那庙门,轰然间被一群孩子掀开了,光着头的小子和扎着羊角小辫的小姑娘们蜂拥着冲了出来,把他裹挟在其中。

他,惊奇的打量着从身边飞奔而过的孩子们,企图找到他想找到的那一个孩子。

然而,孩子太多,跑的太快,穿着黄黑色衣服的小子和穿着花色衣服的小姑娘混杂在一起,他根本分辨不清楚。

他茫然的站在哪里,任那些孩子们飞快的从身边跑过。这时,一位梳着两根长辫子的姑娘从庙里走了出来,来到他的跟前。

这位姑娘个子不高,梳着两条小辫,身材婀娜多姿,上身穿着天蓝色的衬衣,下身一袭黑色长裙,眉清目秀,眼睛传神,用惊奇的眼睛打量着他。

他也惊奇的打量着这位姑娘:“这不是……不是……慕容老师么?”突然间,他有些结巴了。四十年前的那一场刻骨铭心,几回回梦里遇见,多少次的天涯海角的追寻,如今就在眼前。他禁不住的轻声呼唤起来。

那个叫慕容老师的姑娘也惊奇的看着他,不知道眼前这位身着一袭长衫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是谁?为何到这儿来?更奇怪的是,他们从未相见,为何能一口叫上她来?

两个人就这样四目对视了好一会儿,他的眼睛湿润了……

(二)

雪,下的更大了。

雪花漫天卷地落下来,犹如鹅毛一般,纷纷扬扬。轻轻地落在高台上,落在古庙的屋顶上,落在学堂前的空地上。和着凛冽的寒风,大片大片的雪花,像千万只白蝴蝶漫天飞舞着,又像柳絮,似杨花,所有的躁动都开始安静下来了,大地静谧而安祥。

他,静静的站在哪儿,像一尊雕塑,一动不动,任漫天的飞雪在眼前舞动,任西风将衣袂飘然卷起,任两行清泪挂在脸上,瞬间又被风干

这是他魂牵梦绕的地方,也是他千里万里追寻而来的地方。

时光如梦似幻,时光如露似电,时空如平行的两条线却又交织在一起,让人辨不清真实还是虚幻……。

一个小男孩看见他俩站在哪里,于是跑了过来,好奇的打量了他一眼后,对着那位姑娘轻轻的喊了声:“慕容老师好。”

那位慕容老师听见有人叫她后,猛然间从怔住的神态中恢复过来,脸色有些娇羞,弱弱的回答了一声:“子衿,你好。”

但见那个小男孩身着一件小长袍,五官精致,脸上因嬉戏打闹而呈现出粉红色,眼眸漆黑,仿若晶莹的黑曜石,清澈而含着一种水水的温柔,激澈而明亮。那小男孩看了他一眼,也是满眼的惊奇,但一句话也没说,问候完老师,那位名叫子衿的小男孩迅速的跑开了,和其他的小孩子一起在学堂前面的高台上嬉戏起来。慕容老师满怀慈爱的目光看着他,直到他远去,这才回过头,问道:“您是何人?到这儿有何公干?”

“慕容老师,您不认得我吗?我是子衿啊。四十年前您曾给我教过课啊。”这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满眼热泪,轻声回答道。

“哦,我糊涂了。四十年前?我今年也才二十多岁啊,怎么会有四十年前?”那位慕容老师不由皱了皱眉头,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三)

“咣,咣,咣……”钟声又起,上课的时间到了。孩子们一溜烟的跑回了学堂,学堂的门吱呀着又掩上,将漫天的飞雪挡在了外边。

他,满怀深情的目送着孩子们回到了学堂,只留下一阵阵的嬉笑声在空旷的校园里回荡,和着寒风,和着雪花,和着那口熟悉而又陌生的钟声,冲击着他的心田,让他激动不已,宛若一股暖流游遍全身,在这寒冬的清晨,在四十年之后的久别重逢。

这里的一厅一舍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是这般的熟悉,也是他经常梦到的地方。刚才跑过的那群孩子们,不就是自己的小伙伴么?

那个梳着两根小辫子姑娘,是芳苓吗?记得他的妈妈每天都来送她,临别的时候还要搂一下妈妈的脖子,真害羞;那个一脸皴红的男孩,是峻茂吗?他跑的很快,连经常来学堂里逛游的那条小狗都追不上他;那个穿着花布衫的姑娘,是柔嘉吗?他的爷爷很厉害,有次书没有背会,爷爷还打了她的板子,不过不疼;那个个儿最高的男孩雅楠,书背的最好了,先生经常夸他;还有,那个子衿……

子衿?这个名字是如此的熟悉而又陌生,真的是四十年前的自己吗?

他恍惚了,回过身,雪小了,西边的天空上的乌云裂开了一道缝,透出了一丝亮色。

(四)

其实,慕容老师最喜欢的还是子衿,也就是自己。这是他很多年之后回想起来最深的体会。

他至今仍然清楚的记得那天的大雪来的很急,走的也很快。钟声响后,孩子们回到了学堂,慕容老师给大家讲授地理课,黑板上是老师手绘的国家地形图,就像一只雄鸡高昂着头颅,两条蜿蜒曲折的细线从东到西横亘在雄鸡的中央,老师说:这是中国,这儿是蒙古,哪儿是江南,这两条细线是黄河长江。

说这话的时候,慕容老师像是想起了什么,轻声问道:“大家很记得我教给的《忆江南》吗”?

“记得。”一阵童音在学堂里回响。

“好,让雅楠同学给大家背下,好不好?”

“好。”又一阵童音滚过。

那位名叫雅楠的学童倒也不怯场,很熟练的背了起来: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学堂里响过一阵掌声。

“慕容老师,我家有个地球仪,能看到世界上好多国家。”那个叫子衿的学童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家里的不远,我给大家去取。”

“好的,子衿,快去快回。”慕容老师用慈爱的目光看着他,微笑的答道。

那个叫子衿的学童飞快的跑出了学堂,向校门口奔去。

地上白茫茫的一片,雪地里有些滑,子衿顺着平展展的雪地奔向学堂的大门口,雪地里留下了两行浅浅的小脚印……

突然间,天地间响起了轰隆隆的声音,一瞬间地动天摇,小子衿突然间觉着地面在晃动,眼前的学堂木门在晃动,周围的围墙在晃动,晃得他站立不稳了。

轰隆隆间,围墙倒塌了,木门倒塌了,高台上的学堂倒塌了……

子衿听见了慕容老师和孩子们的哭喊声……

……

(五)

他的头很痛,像是要炸的感觉。

恍惚间,他醒过来了,眼睛有些睁不开,他努力的想看清这是在哪儿。

“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一阵急促的女音传来,是那样的陌生,但又是那样的熟悉。

“这是在哪儿?”他努力的张开嘴唇,喉咙干渴的要死,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是在医院。”他听出来了,这是妻子的声音。

“刚才我去了哪儿?”他努力的回想着梦中的情景,恍恍惚惚的,又不是非常的清楚。

“你,你一直躺在这儿啊。”妻子惊奇的看着他,提高了声音答道。

“哦。我感觉又回到了四十年前,看见了自己。”他有气无力的说道:

“好像还看见了慕容老师。”

……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