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一个油腻中年男的高考之路  

2018-06-16 13:19:30|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唐贞元十二年(公元796年),一个阳光明媚、春风灿烂的清晨,46岁的孟郊和数千个来自天南海北的考生一样,内心忐忑的站在西大街吏部的门口,焦急的等待着放榜时刻的到来。

这已是他第三次参加科考了,不消说,前两次肯定落榜了。

时值仲春,此时的长安城内,春风轻拂,桃红柳绿,五彩缤纷。城东南的曲江、杏园一带春意更浓,正所谓“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然而,对于这些美景,孟郊根本无暇观赏,他的心思都在即将揭晓的那个榜单上。

突然间,他听见了吏部门口那颗大槐树上有只鸟鸣,他抬头看了看这颗大槐树,但见圆形的枝盖上,挂满了嫩绿色的叶子,透过稠密的叶子向上看去,他发现树上有一个鸟巢,一只喜鹊站在鸟巢的旁边,笨拙的拍打着翅膀,不时秀一个往前扑的姿势,旁若无人的在鸣叫。“喜鹊叫,有吉兆。”他暗自安慰自己道:“或许自己这一科有戏。”

等待的时光总是漫长的,也是难熬的。半炷香过后,吉时已到,吏部那扇紧闭的大门打开了,几个穿着官服的衙役走了出来,双手捧着的正是数千名考生、数万个家庭乃至全国上下举世瞩目的红榜。

大红的榜单被张贴在吏部的门口,数千名考生像潮水一样涌了上去,伸长了脖子,睁大了眼睛,急切的在密密麻麻的榜单上寻找自己的名字。

此刻的孟郊,就像一个等待在产房外面的丈夫,搓着双手,在人群外来回踱步,有点激动,也有点心跳,或许还有点按捺不住,他急切的想知道结果,却又不敢看,害怕那个已经重复了两次的噩耗在此再次来临……。

突然间,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狂放的笑声,紧接着又传来几声撕心裂肺的嚎哭。不消说,狂笑的肯定是及第了,嚎哭的自然是落榜了。数年的寒窗苦读,数月的漫长等待,如今瓜熟蒂落,水落石出,一切的一切尽在那个写满了名字、籍贯的榜单上,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该来的终归会来。”、“勇敢点,你是最棒的,一定能赢。” 他暗自给自己打气。终于,他不再犹豫,勇敢的挤到了那个人头攒动的榜单前……

“孟郊,湖州武康,戊级乙等。”突然间,他在密密麻麻的名字中间发现了这行小字,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用右手揉了揉眼,睁大了眼睛再次仔细的观看。

没错,就是自己!他忽然觉得这一行略显呆板的小楷字是那么的好看,耐看,是那么的舒服,在那一堆密密麻麻的名字中间,又是那么的醒目。

自己终于进士及第了!终于高中了!

他呜咽着喃喃自语道。一行热泪瞬间流了下来,他没有去擦拭,任它横流。

这是幸福的泪水,这是委屈的泪水,这是五味陈杂、难以言尽的泪水。

这泪水,包含了多少艰辛,多少苦难,多么沉重的压力。这一刻,他的心情得到了彻底的释放,四十多年的挑灯苦读,二十多年的漫长等待,自己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突然间,他想起了刚才在大槐树上看见的那只喜鹊。他赶紧抬头望去,那只喜鹊早已不知踪影了。

“姓名已入飞龙榜,书信新传喜鹊知。”或许,这就是对此情此景最好的描述。

(二)

确信过自己高中后,孟郊飞一般的向自己居住的客栈奔去。

他在长安城已经住了大半年了,来的时候,还是去年秋天,他来参加科考。那时的长安城云物凄清、紫艳半开、疏离菊静、红衣落尽。待到放榜的此刻,已是城春草深、林花似锦、绝胜烟柳、春意盎然了。

这大半年来,他广泛的社会交游,干谒权贵,也被迫着违心的打通关节,也希望韩愈为他揄扬举荐。尽管这从内心来讲都是他不情愿的,可是,尽管自己的诗文已经名扬天下,但已是四十六岁的年纪,五年三次参加科考,两次落榜,他明白,自己的日子不多了,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他不想放弃。

人生,有时很无奈,明明是自己不情愿的,却又身不由己。这或许是每一个中年男都会有的纠结。

要明白孟郊此刻的心境,或许,还得恶补下唐代的科举制度。以下内容来源自娘度:

“科举,即分科举人,是通过考试选拔官吏的一种制度。隋炀帝时设置明经、进士二科,明经科重在经义,进士科重在试策,这是科举制度的开始。唐承隋制但又有所改变,明经考试重帖经墨义,进士考试则注重诗赋。明经科只要熟读经传便可以考中,进士科则需要具备相当的文学才能,所以进士及第很受人推重,缙绅虽位极人臣,不由进士者终不为美。另外,由于进士科录取的名额极少,所以黜落的士子相应较多,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的不在少数。”

那日,他回客栈的步子非常轻盈,也很快。一路上,灿烂的阳光透过路旁的垂柳照射下来,斑驳在青石板上,两旁的孩子们伴着跳跃的阳光在追逐、嬉戏,两旁的行人看着他行色匆忙的样子,都给他以微笑,他感觉像一股清泉从心底流过,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他一边走,一边看,一边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他想象着自己高中之后,骑在高头大马上,身着大红官袍,头戴插花官帽,前有鸣锣开道,两边有衙役护卫,志得意满的俯视着两边的人群;憧憬着自己能到曲江池游宴,到慈恩寺塔下题名。他想到了很多很多……。他边走边想,略作思考之后,一首《登科后》喷薄而出:

昔日龌龊不足夸,

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

此刻的他,感觉自己像是从苦海中超渡了出来,登上了欢乐的顶峰,眼前满是春风。他感觉到了天宇高远,大道空阔,自己蹄下生风了……。

(三)

此刻的孟郊有N个理由为自己的进士及第狂喜,因为这欢乐与幸福真的来之不易。

他出生在一个贫寒之家,父亲为一名小吏,曾任昆山县尉,母亲在家持家。此时的大唐正处于鼎盛时期,政治开明,经济繁荣,国力强大,无数的士子梦想着“怀经济之才,抗巢由之节”“自谓颇挺出,立登要路津。”他们对前途充满了乐观的憧憬,梦想着有一天能考取功名,拯世济时,为国家、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

孟郊也不例外,一边饱读诗书,一边游历山水,一边品味生活,为即将到来的科考积蓄着知识和见识。他很自负,很豁达,也很昂扬开朗。

前途是光明的,现实是残酷的,追求梦想的道路是曲折的。贞元七年(公元791年),孟郊在湖州举乡贡进士。那年,他已经41岁了。

年逾不惑才冲出乡试,按说没有什么可骄傲的。可是孟郊不以为然,他觉着此刻的自己才饱身自贵,也已经有了较为丰富的游历经验,各方面才刚刚成熟,自己的梦想才刚刚开始,于是,他唱着白鹤未轻举,众鸟争浮沉,踌躇满志的向京城长安进发,开始了向进士的冲击。

他把这个社会想的太简单了。

去长安应进士试,才是他得以深入了解社会、深刻地体验人生的开始,其实,以前的,仅仅是游历。而他人生一连串的悲剧也从应进士试开始了。

尽管唐代社会确立了科举制度,使得一大批寒门弟子“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得以走上政治舞台,打破由门阀世族一统天下的局面。然而,这只是表明世族开始走向衰微,它的淫威余焰没有完全消失,门户等级观念还有广泛的社会影响,不少当朝主政的寒族又逐渐蜕变为新贵。他们一方面通过门荫爬上高位,一方面操纵举场堵塞寒门士子的仕进之路。

眼熟不?从古到今,一切皆然。

然而,孟郊就是孟郊,那是的他不愿像别的士子一样去巴结公卿,结交权贵,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就可平步青云路,一定会在科考鹤立鸡群,旗开得胜。

他有些太自负了,高兴得太早了一点。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他的第一次科举不出意外的落第了。

其实,按理说,凭他莫肯低华簪的脾气秉性,此次进士科落第是意料之中的。然而,他仍然感觉这是一个意外的打击,看到榜上无名后,他觉得天地失色,晓月无光,感觉是对自己极大的羞辱。

他痛苦万分,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结局,感觉自己人生的道路似乎已走到了尽头,甚至想到了和屈原一样去自尽。

为此,他甚至写下了一首诗,名字就叫《落第》!现摘抄如下:

晓月难为光,

愁人难为肠。

谁言春物荣,

独见叶上霜。

雕鹗失势病,

鹪鹩假翼翔。

弃置复弃置,

情如刀剑伤。

他以雕鹗自诩,却不料科举落第;而那些鹪鹩般不学无术之徒,通过旁门左道却时运亨通。他感觉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痛。

人生的道路似乎已走到了尽头。他决定闭门谢客彻底反思,他觉着这次落第不是考官不公平,也不是他们缺乏鉴赏力,而是自己这块至宝,决非凡眼能别的,要等到非常之人才能识别这非常之器。

(四)

贞元九年(公元793年),经过三年的闭关修炼,孟郊决定重出江湖,再战科场。

然而,仍然没有人识得他这块至宝,他又一次被拒绝于进士的大门之外

这次落第之后,孟郊彻底失眠了,想起从家乡湖州到长安城路上的颠沛和困顿,不禁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两次进出科场,始而自负激动,继而绝望痛苦,接下来便是明白真相后的愤愤不平:王门与侯门,待富不待贫。

可这,又能如何?

其实,在此前的游学中,他结交了不少文坛大腕,韩愈就是其中一个。韩愈比孟郊小十七岁,但是成名很早,进士及第也很早。两人惺惺相惜,互相吸引。韩愈为了孟郊的进士及第梦想,也不遗余力的给他捧场,给他写过很多的诗篇。两人有很深厚的情谊。

此刻的孟郊万般无奈之下,想起了韩愈,想让韩愈能助一臂之力。韩愈深刻的体会到了孟郊急迫的心情,于是他在京城文坛上不遗余力的推广着孟郊,带着他出入各种酒肆茶楼,拜访各路文坛大腕,世家权贵,以期能打动各路神仙,在来年的科考中给孟郊以方便,帮助他实现梦想。

皇天不负有心人,有了韩愈的大力举荐,孟郊在长安城的诗坛上名声大震,成为一个名士。

有了名气和人脉,接下来就好办了。唐贞元十二年(公元796年),在他第三次的科考中,他终于进士及第了,这才有了那首脍炙人口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他,真的梦想成真了么?

(五)

命运再一次的捉弄了孟郊。

尽管他进士及第、金榜题名了,可这并没有改变他潦倒穷困、仕途多蹇的命运。他等了四年才弄到溧阳县尉这顶头衔,那年,他已经五十岁了。

五十岁时才得到一个溧阳县尉的卑微之职。孟郊自然不把这样的小官放在心上,他整日寄情山水,吟诗咏歌,公务自然有所废弛。县令自然也不待见他,俸禄只给他发一半,他的日子过得很穷困。

尽管如此,生活也算安顿下来了。于是,他便将老母亲接来与他同住,仕途失意,饱尝了世态炎凉,此时的他愈觉亲情的可贵。

一日寒冬深夜,他与同好饮酒归来,看见屋内依旧亮着灯光,原来是母亲就这幽暗的灯光,在为他赶制一件棉衣。母亲佝偻的身子,花白的头发,胳膊一屈一伸之间,针线在穿梭,爱意在传递。看到此情此景,孟郊感到了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他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流着热泪、饱含深情的写下了这首千古绝唱《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平凡的场景,白描的手法,这是一首母爱的颂歌,寄托着赤子对慈母发自肺腑的爱,温暖了孟郊那颗冰冷而苍老的心,也温暖了无数中国人的心。

(六)

孟郊是不幸的,四十六岁才进士及第,五十岁才录得小职。他的精神生活充满痛苦和矛盾:明明知道自己与上层社会格格不入,却又要拼命挤进这个圈子;他本来就厌恶官场的虚伪应酬,却又急于希望通过科举得到官场的承认和上层的接纳。他整个一生就是一个凄凉而又矛盾的存在。

孟郊又是幸运的,他有像韩愈一样的挚友可以依靠,有心爱的诗歌可以寄托。这些都给他以温暖和力量,他没能用诗获得世俗的利禄,却在诗国里享有千古令名;他没能在政坛上呼朋结党,却在诗坛上开宗立派。

他是幸运呢还是不幸?

无论如何,他是参加过高考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