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威风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日志

 
 

【原创】一顿饭引发的回忆  

2018-09-01 12:42:37|  分类: 感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朋友聚餐,没有什么正经话题,全是随心所欲的即兴发挥、东拉西扯,从国际形势到国家大事,从历史地理到生活轶事,对着满桌子虽岁谈不上是玉盘珍馐但也算是比较精美的菜品,大家却意兴阑珊,寥寥几筷品尝之后,便停下了快著,害的主人不停催促下筷喝酒,唯恐菜品不合大家胃口,好几个却都以晚饭不能多吃、减肥、血脂稠血压高为由,住杯停筷,嘴巴却没有歇息,海阔天空的聊得更欢实了。

不知由谁引开了一个话题,就是大家都说说幼时最难忘的一顿饭。甲说小时候兄弟姐妹多,饭老不够吃,于是兄妹三个总是吃抢饭,自己年龄最小却吃的最快最多,每每少不了因吃饭与两个姐姐有一番战争,一次喝包谷糁子熬成的稀饭,三个人之间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竞赛,喉咙被烫的生疼仍不认输,最后还是被母亲拦下了,要不自己可能那时就被报销了。乙说小时候家里吃饭吃馍都要定量,一人两个绝不多给,一次饿极了,趁大人去生产队上工,便偷偷的解开被母亲用勾绳挂在二梁上的馍笼,谁料脚下一滑馍笼直接砸下来,一笼馍满地散开,自己顾不上头痛随手抓起一个边往嘴里塞,直到现在想起来都觉着好笑。丙说小时候家里穷,吃的全是麦子和包谷混合而成的黄面馍,当兵到部队之后,第一次在食堂看见笼屉里白花花的大蒸馍就直了眼,一口气吃过六个,曾创下了所在班的纪录,现在战友聚会还有人拿这说事开他的玩笑。

……

由此引发了我对于吃饭的回忆,便凑热闹的说了两三件有关吃饭的事,大家都觉得有趣,我自己也觉着有意思,回来后略作整理记录下来。我想,一个人一生不知道要吃多少顿饭,吃过的也就忘了,在这几十年中,只有为数不多的几顿饭会长久的留在自己的记忆中,这几顿饭也就成了自己生命中的印迹,或许也记录了自己成长的过程……。

 

第一顿难忘的饭就是平生第一次吃大米饭的情景。

我的老家是在秦岭北麓渭水南岸的长稔塬上,这里气候温润,“春温暖,夏不燥,秋凉爽,冬不寒,但就是有些缺水,不适合种植水稻,只适合小麦包谷豆子之类的耐寒作物,所以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吃过米饭,顶多是熬的极稠的小米粥。

塬下是华县(今渭南华州区)高塘镇,有几条从秦岭山上流下来的河流穿过,所以当地人们有种植稻谷的传统,只是到塬下的土路太过于崎岖难走,加之路途也比较遥远,所以一直到约莫七八岁之前,我从来没有去过,也从来没有见过稻谷长得什么样子。高塘镇的阳峪村有个老亲戚,由于路途太过于艰难,平时走动不多,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去,一般都由父亲一个人去,后来哥哥长大了,他也跟着去。

一次从阳峪回来,哥哥很神秘的给我说,他走亲戚的时候吃了顿白花花的大米饭,很好吃,还眉飞色舞的给我描述了好久,引起了我极大的羡慕,我实在想象不出米饭长什么样子,只是今年已经去过,我不能再去,只能等来年了。这顿哥哥口中的米饭让我记忆了一年,第二年过年的时候,我便央求父亲带我一起去,父亲看我已经长大能走得了长路了,便带着我和哥哥一起去。

路果然难走,一路上沟坎交错,尘土飞扬,下坡的时候人直往前冲,几次都是哥哥拉住我才没有一下子冲到路旁的田里。由于有我的缘故,那次走的较慢,约莫日上三杆的时候,才到了亲戚家。老家一般都是吃了两顿饭,早饭是平常吃的包谷糁子,没有啥稀奇的,这更加引起了我对于午饭的向往。

由于路途较远,亲戚家很体贴的将午饭有些提前,约莫三点钟,午饭开始了,果然是期待已久的米饭,看着碗里白花花的大米粒我很惊奇,天底下还有这么白亮的米粒儿,闻着诱人的米香味儿,我全然不顾吃相,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刨,偶尔在亲戚的提醒下夹上几口菜,不一会儿,一碗米饭见底,再乘上一碗。到底人小饭量小,第二碗的时候便不行了,巴拉了几口便吃不动了,还是哥哥给解了围,将我的剩饭全倒到他的碗里。

那顿米饭带给我的印象是如此的深刻,不仅仅是第一次吃到米饭,还有的是在回家的时候,上坡路走了不久便觉着饿了,父亲笑着说米饭就叫“哄上坡”,你不多吃些就爬不动了。只是那时哥哥却没有兴趣和我开玩笑,有些不太高兴,回到家后他才对我说,去年走亲戚的时候,压岁钱是一角;今年跟我一起去,变成了五分……。

 

第二顿难忘的饭是一次吃麻雀的经历。

约莫还是十一二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放暑假也没有多少作业,一般都是憋到快开学的时候才草草完成,所以暑假里并没有多少事,一天到晚的要不跨个草笼给猪割草,要不到地里拔草,总之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干农活,其实说真的,也干不了多少,顶多是帮个下手。

傍晚的时候大人们都在院子里乘凉,村上的小孩子们可并不安分,上串下跳的在村里疯跑。一天晚上,哥哥很神秘的问我,有个好吃的敢吃么?我问他是啥?他却不告诉我,拉着我的手和村上的几个小孩跑到了村子外边的机井旁,原来他们几个大孩子不知从哪儿用弹弓打了几只麻雀,准备烧着吃,人手不够,拉我来和泥巴。我一看顿时来了兴趣,马上加入了他们的团队,用捡来的破碗舀来机井旁水塔里的水,和起了泥巴,另外几个孩子从村上的麦秆篷上顺来好多麦秆和捡来的枯枝,用泥巴将麻雀仔细的裹起来,串在树枝上用火烤。

火光不大,但在夜晚空旷的场地上仍有些亮眼,照亮了一个个期待的眼神,大家摩拳擦掌,看着泥巴一点点的变干变硬,过了还一会儿,大家觉着应该熟了,便迫不及待的敲掉泥巴,麻雀身上的毛便被敲掉的泥巴粘走。烫手的泥巴慢慢被扒开,被温度极高的泥巴烙烫的小手在身上乱摸,有些心急的孩子被烫的抓耳挠腮,样子滑稽极了。

包裹着泥巴的麻雀被一个个打开了,一股香味儿扑鼻而来,麻雀的肉不多,极细嫩,每个人限量只能吃一点。不一会儿,便吃完了,大家还兴奋的分享着美味的感觉,也期待着明天继续……。

只是四散走的时候,谁也没有熄灭那堆火,后来听说险些酿成了大祸,还是一个在村外乘凉的村民看见火势蔓延开来后,喊来几个村民才扑灭的。自然,我们这些孩子少不了挨一顿训斥。

记忆里小时候曾得过一种病,民间土方用冰糖水煮麻雀肉吃能治好。自然少不了哥哥去各家的门楼下掏麻雀窝,自己也吃了不少,但据我的感觉,还是用泥巴裹起来烧着的风味最好……。

 

第三顿难忘的饭是在大学食堂第一次吃饭的情景。

那时候好像是刚报完名,放下行李安顿好,忙碌了一早上也有些饿了,刚好饭点也到,不辨东西的稀里糊涂的跟着舍友去了西大食堂。第一次进食堂我便被这场景和阵势震惊到了,几十米长的各色菜品和面点分两溜排开,中间是排米饭的长队,几千人同时在一个食堂吃饭,那真是人山人海人声鼎沸,场面十分宏大。我有些刘姥姥进大观园挑花了眼,真不知道吃些什么。转了一大圈,稀里糊涂的跟在别人后面打了四两米饭,却不知道再打点儿什么菜品,又转了一圈,终于在一家西红柿炒鸡蛋的排档前驻足,看着黄亮亮的炒鸡蛋铺满了整个不锈钢餐盘,下面是油汪汪红红的西红柿,直觉这个应该好吃不贵,好下米饭,再说那么多黄亮亮的炒鸡蛋可是我的最爱啊……。于是掏出了六毛钱的菜钱寄给了那位掌勺的阿姨。那位戴着白高帽一身白工作服的阿姨头也不抬,铁勺下去,半勺多混有很多鸡蛋和西红柿的直奔饭盒而来,快到饭盒跟前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突然间只见阿姨手一抖,几块硕大的鸡蛋块儿瞬间跌落到餐盘里,只剩下半勺的西红柿和几乎碎成渣的鸡蛋碎块倒到了我的饭盒里,我的期待瞬间变成了失望,整个人都有些凝固了……。

后来,逐渐的适应了大学生活,对食堂每个排档前大师傅们打菜的习性也熟稔了,基本上对于诸如西红柿炒鸡蛋、青笋炒鸡蛋、木耳炒鸡蛋之类的有鸡蛋块儿的菜品再也不轻易下手了,除非是饭点儿已过,吃饭的人已经稀少,而排档上的餐盘里西红柿、青笋和木耳已经微量,只剩下扑了满盘炒鸡蛋的时候……。

 

年逾不惑直奔天命而去,平生吃过多少回饭,粗粮野菜也罢,鱿鱼海参也罢,大都记不清了。唯有这三顿饭,让我记忆犹新,难以忘记,如今记录下来,博大家一乐。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